“你,你,你什么你?你这个色狼。空长了一副道貌岸然的外表,其实却是一个欺世盗名的伪君子。原本你几次帮我,我还以为你是个值得交往,可以信赖的好人。可谁知,你帮我,并非出自真诚,而是抱有邪恶的目的,是想占有人家。哼,算我瞎了眼了,当初师兄说你这人不是好东西的时候,我还替你辩护,为你说话。毕世明,我告诉你,今后你别再纠缠我了,要不然我师兄不会放过你的。”

    他说不出话来,吴梦雪却是有满肚子的话要讲。她扶着王落辰的肩膀,好像被人欺负的人找到靠山了一样,对毕世明痛斥了起来。

    在她说完之后,沙傲云冷笑一声,向毕世明问道:“毕世明,听听,听听,连当事人都这样说了。看来你这家伙的确是品行恶劣,色胆包天,想要玷污同门师妹的清白。你说吧,要是我把这事儿报到戒律院木长老那里去,你会落个什么下场吧?”

    “身正不怕影子斜。尽管连她也误会我,可我向天发誓,我对吴师妹真的只是爱慕,并没有其他意思。你爱信不信。再说了,所谓‘捉贼捉赃,拿奸在床’,你们说我对她用强,可有什么证据证明?没有证据,就凭你们信口雌黄,红口白牙地说,戒律院也是不会信的。”眼见说不过对方,毕世明耍起赖皮来了。

    “呸!无耻!毕世明,你还是不是个男人?是男人的话,自己做过的事儿,就得认。说什么证据,我师妹的话就是证据。难道她一个女孩儿家,会不顾自己的清誉,故意诽谤你这个色狼、癞蛤蟆不成?”

    “好啦,我们也不跟你废话了。今晚,如果你能够识相儿点,主动让开,我可以看在你的坏心思没有得逞的份儿上,放你一马。对你轻薄我师妹这事儿暂且不予追究。若是你还执意阻拦,那就别怪我不客气。哼,我先宰了你,然后再把你当成色狼,扔到戒律院去接受审判。”

    王落辰被他的赖皮给气到了,情绪激动地对他进行了一通声讨,并提出了解决此事的办法。

    “傻弟弟,宰了他还审个屁啊?我看,也不用打死,打个半死不活的最好,那样才好拖去戒律院审讯嘛。哈哈。”沙傲云指出王落辰话里意思不通之处,笑着向毕世明出手了。

    大家心里都明白,道理说不通,就只有武力解决。要不然,你就是在这儿说上一夜,也白搭。

    沙傲云一出手,王落辰也跟着出手了。吴梦雪重伤才刚好,不宜出手,就站在一旁为他们两个加油助威。

    论实力,毕世明现在比王落辰是高出很多,但却远远不及沙傲云。所以,原本沙傲云自己,就可以把他给拿下。但那样多少会有些难度,浪费些时间,远不如两人一起上快些,也省力些。

    只是这样一来,毕世明就惨了。

    他跟王落辰打了半天,本就累得要死,用了一招杀招儿更是耗费了许多元力。如今,被两个人夹击。仅仅数招儿,就已经露出疲态。出招之时不免连连出现破绽,被王落辰和沙傲云趁机给很尅了几下。

    “胡闹!大晚上的也不让人省心。都给我住手。”

    眼看着毕世明就要被沙傲云和王落辰给打得没有还手之力了,寒冰洞内突然传出一声带着几分不耐烦地怒喝。

    这怒喝还仿佛带着几分灵性,一传过来,即刻就在他们之间形成一道元力屏障,将三人分隔开来。这是灵力被人用到极致的现象,能做到一点的,五极门恐怕也没有几人。而在这寒冰洞外这样的做的,显然就只可能这儿的主人,水长老了。

    “长老,他们合起伙儿来欺负我。”这声音和这道屏障一出现,毕世明就像打架打输了的孩子见着自己亲爹娘一样,指着王落辰和沙傲云向其告起状来。

    “你放屁,明明是你自己耍流氓在先,居然还有脸耍无赖,向水长老告状。真是太可恶了。”他会说话,沙傲云也不是哑巴,当然不能任由他在水长老面前胡编乱造,诬赖好人。

    眼看双方停下手脚,又动唇枪舌剑,水长老从寒冰洞中飘忽而出,挡在他们中间,用力摆了摆手制止道:“行啦,别吵吵儿啦,事情我已然知道了。世明,你喜欢雪丫头你就好好说嘛,干嘛动手动脚的,弄得人家女孩子对你误会?王落辰,你这惹祸精,我老人家的寒冰洞,你非但不请自来,来了之后还偷偷摸摸地进来瞎溜达,你觉得你做得对吗?”

    “长老,我……”毕世明听水长老这话好像没跟自己争理,就想解释。

    “水长老英明,弟子知错。”王落辰一听水长老没有偏袒毕世明,倒有各打五十大板的意思,聪明的他赶紧主动认错。

    人要知足嘛,他不求水长老帮自己,只求他别帮着毕世明就行,如今他已经做到这一点了,他当然要识相儿点儿,给他点儿面子了。

    而且,你给别人面子的话,别人才好找个台阶儿下,把事儿给处理得比较圆满嘛,何乐而不为呢?

    果然,水长老听了王落辰的话,一摆手就封住了毕世明的嘴,示意他不用辩解,接着说道:“嗯,既然你们各自有错,那也就算是你们俩扯平了吧。今晚的事,我也就不说什么了,就这么算了。你们呢,也不要将这事儿到处乱说了,免得又招来许多麻烦。还有,雪丫头的伤已经好的差不多了,我原本打算今天就送她回去的,可考虑到她回到祖庙还得拖着个伤病的身子干活儿,就打算多留她两天,让她再养养的。但既然王落辰耐不住性子来了,那就别等了。一块儿回去吧。”

    说到这里,他停顿了一下,瞅了瞅沙傲云说:“云丫头,你又是怎么回事儿?王落辰是来找他师妹。你呢?哦,我明白了,你是追着王落辰来的。哈哈,你们三个,这关系还真有点儿意思啊。唉,算啦,算啦,我老人家也管不了这么多了。你们的事情,自己去解决吧。”

    说完,也不待众人回话,抬起一脚踢在毕世明的屁股上,说:“还不跟我回去?这儿没你什么事儿了。”

    “长老,我……”

    毕世明没想到水长老出来处理这件事,竟然会是这种结果,心中难免不甘,还想说点什么。可想到水长老的威严,嘴巴张了张,又不敢说了。只好,默默转身,跟着他朝寒冰洞内走去。

    “扑通”

    他们身后,王落辰跪倒在地,向水长老磕了一个响头,大声说道:“长老,无论如何,这次您救了梦雪,我还是要谢谢您的。”

    “扑通”

    明白他的这番举动,是不想欠人家人情的意思,吴梦雪自然也随着跪下,朝水长老磕头称谢。

    “好啦,都起来吧,一条人命,岂是一两个响头就可以还清的?世上可有这么便宜的事儿?所以,这份人情,你们就先欠着吧。等有一天,或许我会要你们还的。哈哈。”水长老脚步不停,也没有回头,只是随口说了这么一句。

    “好,只要水长老要我做的事情不违背门规,我王落辰甘愿听命。”王落辰站起身来,抱拳说道。

    “嗯,那是自然。好啦,就这么说定了。你们走吧。”水长老的声音再次响起。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