毕世明也不是笨蛋,他自然也是看出了这场战斗他若想取胜,光这样打来大打去的是没用了。他必须得用杀招儿才能取胜。

    因而,在狠狠地跟王落辰对了一掌之后,他便趁机跳到一旁,微微一调息,暗自调出丹田里的元力,使其沿着经脉上行,并由头顶百会穴涌出、汇聚,快速地凝结出一把晶莹剔透的寒冰枪来。

    “我本不想杀你,可你今晚的表现太惊艳了。让我觉得,若不杀了你,恐怕将来就会为你所杀。所以,王落辰,你不要怪我。安心地死去吧。至于师妹,你放心,我会照顾的。哈哈。”

    毕世明待那寒冰枪一成形,立刻从自己体内调集出更多的寒冰元力,朝那枪中灌注。

    随着元力的涌入,须臾间,那寒冰枪就变成了一条长约三丈,成人大腿粗细的巨@枪。

    此枪一成,毕世明整个人马上变得更加疯狂,口中叫嚣着,手指朝王落辰一指,那枪就向着王落辰暴击而来。

    “呜”

    飞快地劈开空气,迅猛地刺向王落辰,低沉地“呜咽”声,就在这一过程中从巨枪的枪尖儿发出,显示出它这一击裹挟了多强的力道。

    “师兄!你快走,别管我了。”

    刚走出寒冰洞看到洞门口这一幕的吴梦雪,大声叫了起来。

    可是,到了这个时候,面对如此快速袭来地巨枪,即便王落辰想走也已经晚了。

    他,似乎只能硬扛了。

    可他心里也清楚,硬扛这支枪可跟硬扛毕世明刚才的小打小闹时所使用的招式不一样。这枪硬扛下来,弄不好可是会要人命的。

    但事到如今,他也没办法啊。这次攻击,他扛也得扛,不扛也得扛。退一步是死,进一步还有生的希望,只好硬着头皮上了。

    何况,又不光他毕世明有杀招儿。他王落辰也有杀招儿没用的。

    他的杀招儿,就是五彩轮盘。只要他能够像上次在妖精森林那样,将五彩轮盘直接调出体内,肯定就能把毕世明的这一招儿给扛下来。只是问题在于,上次五彩轮盘离体而出,是它的自主行为,并不是王落辰用神识控制的。因而,对于现在能不能像上次那样把它给调出来保命。王落辰心里一点儿底都没有。

    尽管这样,还是那句话,他没办法啊,是生是死,只好不管不顾地顶上去了。

    眼看,巨枪扎到,电光火石之间,王落辰双掌叠起来,挡在了胸前。而脑海中的神识则是再次化成五条玉龙,调动起丹田中的五彩轮盘。

    五彩轮盘经过这几日五行之力的吸收,越发显得凝实。为他的神识所驱动,在丹田中高速旋转着,将毕世明巨枪上所透出的冰寒元力的前锋,一点点地吞噬吸收掉。然而,令人焦急的是,它也只是做到这一步,连一点儿离开丹田,冲出身体,迎接那巨枪主力军的征兆也没有。

    那巨枪的威力巨大,若是五彩轮盘迟迟不出,王落辰是万万防御不下的。

    “难道,我今天就要死在这小子的巨枪之下了?”

    王落辰的手掌仅差寸余就会和对方的寒冰巨枪发生碰撞了,而五彩轮盘还是没有离开他的丹田,出去迎敌的意思,王落辰心中着急,不禁暗自感叹了一句。

    “毕世明,你好大胆子,居然敢谋害同门。”

    可能“吉人自有天相”这句话,就是古人专为他而发明的。因为就在此时,巨枪马上就要结果了他的性命的时候,他的救星就到了。

    那一瞬间,他只感觉自己的脖领儿被人一下从后面抓住,然后他的身体被拽离了刚才的位置。接着,就听见了一个女子甜美的声音,向毕世明发出了指责。

    “轰”

    几乎就在他在听到那甜美声音的同时,他看到一支金色飞箭带着金灿灿的光芒,将毕世明的那杆寒冰巨枪给击得粉碎,归于无形。

    元力巨枪与毕世明心意相通,中间还有元力通道连接。一时碎去,立刻引起元力反噬,猛地一下就把毕世明给震得倒退了几步。

    “落辰,你没事吧?”

    巨枪碎掉,毕世明被震退之后,他闻到一股自自己的身边传来的馨香,然后就看见了沙傲云满是关切之情的娃娃脸。

    “云姐,是你?你怎么来了?”他转过头,对着这个近在咫尺的美丽女子,轻声问道。

    毕世明被沙傲云一下给击退了本来很有可能将王落辰杀死的一招儿,心中大为恼火,不等他们俩说上话,就朝沙傲云吼道:“沙傲云,这是我和他之间的事儿,跟你没关系。我劝你最好不要多管闲事儿。”

    “毕世明,我告诉你,你别说什么这事儿跟我没关系,无论什么时候,王落辰的事就是我的事,谁对他出手,我就对他不客气。”

    沙傲云依旧一袭绿裙,身姿曼妙,看似人畜无害,但同毕世明说话时,那眉宇间和话语里,却隐隐透出一股杀气。

    “哼!这么说,你当真要管?那好,我这就去禀告水长老,就说你沙傲云伙同王落辰私闯长老修行重地,意图不轨,治你个以下犯上,叛宗离教的重罪。”毕世明指点着沙傲云,气呼呼地威胁到。

    “哈哈,笑话。说我叛宗离教?你有病吧?我祖爷爷就是五极门的大长老,水长老的师兄。我在五极门混得风生水起的,我有什么理由叛教?切!”沙傲云好像听到了什么样的大笑话一样,大笑了起来。

    “就是就是,这家伙就是有病。云姐,你不知道,他这家伙居然打咱们梦雪师妹的主意,还强行向她表白。表白之后,见师妹不接受,他还厚颜无耻地纠缠师妹,甚至还想强行非礼。若不是我一步赶到,用神识伤了这混蛋,恐怕师妹就已经被这个畜生玷污了。就这事儿吧,我也一定要禀报长老,替师妹讨回一个公道。”

    在她之后,王落辰把已经走出寒冰洞的吴梦雪挡在自己身后,并向沙傲云描述了一下自己刚来时所撞见的毕世明的恶行。

    “你血口喷人。我对梦雪师妹是真心爱慕,今晚只是去向她表白的。哪里有纠缠,哪里又非礼啦?你不要胡说,侮辱我的人格和清白。沙傲云,你若不信,可以问梦雪师妹,我对她怎么样,她最清楚。”面对王落辰的指控,毕世明当然是死不承认了。

    “哦,是吗?梦雪师妹,毕世明说的是真的吗?”沙傲云看了一眼被王落辰挡在身后的吴梦雪,问道。

    “沙师姐,你别听他狡辩。他这家伙就是对我心存不轨。刚才在寒冰洞里,还意图强奸我。若不是师兄及时赶到,我、我恐怕就被他给玷污了。呜呜……”吴梦雪指着毕世明控诉着他的恶行,然后,适时地哭了起来。

    “你,你,你……”毕世明万万没有想到,自己对吴梦雪那么好,她居然会站到王落辰的一边,和他一个鼻孔出气。顿时气得说不出话来。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