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不可能?你,你明明应该接不住的。你到底练了什么功法?”毕世明一手捂着自己被王落辰那虽无半分元力,但却异常坚硬的拳头给打痛的胸口,一手指着王落辰以惊讶地语气问道。

    “废话真多。接不住那是你希望的,可不是事实。事实是,你看你软趴趴的拳头打在我胸口,小爷却完全没有什么感觉。嘿嘿,毕世明,你是不是最近拉稀,浑身无力啊?再来!”

    面对他满是惊讶地询问,王落辰用手扯了扯自己胸口被他的拳头给弄皱的衣服,大叫一声,变被动为主动,施展自己刚学的武技《家居功》,向他展开了进攻。

    “开门见山”、“笑脸迎客”、“执手相看”、“宾至如归”、“童子奉茶”、“请君品茗”、“把酒言欢”、“举杯痛饮”、“击节而歌”、“踏月弄影”、“长袖善舞”……

    他的进攻一展开,便不停手,一口气就攻出了十一招。

    这些招式,因为是五极门的入门功夫,并无多大杀伤力,根本就伤不到毕世明。却也让他疲于应付,一顿手忙脚乱,消耗了不少元力。

    “混蛋,你又是什么时候学会这些招式的?你不是被罚到祖庙干杂役了,一天学都没有上,这些招式又是谁教你的?”毕世明挡住那招“长袖善舞”中王落辰衣袖的甩抽,气呼呼地问。

    “什么时候学的?就是师妹受伤那晚。谁教的?我另一个师妹。好奇心满足了吧?那就继续接招儿吧。”

    说着话,王落辰便抖动双肩,甩动手臂,将自己被毕世明挡住的衣袖给抽了回来,骤然变招儿,打出打出一记“深夜送客”。

    这一招,讲究的是一个“送”字,乃是取得执子之手,以礼相送之意。

    招式起时,左脚斜着向前踏出一步,到达对方身侧,左手快速探出,握住对方右手手腕。接着,当左手将对方手腕握住扯起之时,右腿踏出,右手一掌击向对方胸口。若对方反应不过来,这一掌便在对方胸口打实了。若对方反应够灵敏,以其左手来挡,便化掌为爪,抓住对方左手手腕。

    这样,对方两手都已为自己所制,则身躯向自己右手侧用力一转,带动自己抬起的左脚,猛力踢向对方腿弯处,令起跪倒在地。这便犹如客人醉后走路不稳,不慎跌倒,双膝着地,而主人执手相扶之情形。

    故此,这招儿才被称做“深夜送客。”

    毕世明中了这一招儿,虽然因为他双腿有力,并未被王落辰给踢得双膝跪地,但腿弯处也是疼痛不已,叫他非常气恼。

    “你小子一定是在撒谎,哪有人仅仅练习七天,就能把家居功练得这么纯熟,且拳法招式的攻击力尽出的?”毕世明手一翻,也抓住王落辰的手腕,再次质疑他的说法。

    “呵呵,你错了。不是练习了七天。而是练都没练,就看了一遍,小爷就把这功夫给学会了。事实就是这么残酷,小爷就是比你天才,你爱信不信,不信或许心里还好过点儿。信了,说不定你会自叹弗如,羞愧地一头撞死,反而更惨。”

    王落辰一击得手,占了个便宜,心中自然高兴,又趁机将自己学习这套功夫的惊人速度向他炫耀了一番,也算是给他一个羞辱。

    只不过,王落辰这种说法太过荒唐,毕世明还是不信,只当他是为了羞辱自己故意这样说的。

    这倒是他想歪了。王落辰这个说法,的确是真的,并没有说谎。他的确是仅仅看着卓应儿将这套功夫演练了一遍,就将它给学会了。

    至于为什么会这么快?他也想过了,或许这就是天一生水所说的,等他的气功有所成就之后,它可以借助他的气功所提供的能量,帮助他快速学习和掌握武技和知识。

    但这也只是他的猜测,并没有从天一生水那里得到确认。

    因为,最近一段时间,不知怎么了,任凭王落辰想尽办法跟那小东西联系,天一生水就是毫无反应。所以,他的这个猜测,目前也只能是猜测了。

    不过,不管是不是这样,反正他学习东西的速度的确就是这么快的。什么武技和知识,只要被他给看过一遍,便会在脑海里深深记住,不会忘记。甚至,当他回想那些知识和武技时,那些知识和武技还会自动在他脑海里像播放视频一样,一遍遍地清晰浮现出来。十分有趣。

    这些呢,他自然是没有闲工夫跟毕世明一一解释的。当然,毕世明也没那闲工夫听他解释。

    他们两个还在你来我往的斗个不停,打得热火朝天。

    众所周知,这打斗呢,是很耗体力和元力的。他们两个打了半天,毕世明感觉,随着自己体内的元力被不断使用而感到越打越累,渐渐有些跟不上王落辰的招式了。

    “你这混蛋,莫非学了什么妖法?怎么越打越猛?出招儿越来越快?”毕世明累得连喘了几口气,又向王落辰问道。

    “靠,你问题真多?别废话,你还能打不?不能打就干脆认输,让我把师妹带走。”王落辰脸不红,气不喘地反问。

    心说,经过修炼,小爷我跟那晚遇袭是相比,吸收元力的能力更强了,速度也更快了。

    你打在我身上的元力也因此都被我吸收了,所以我跟你打架,并不受你元力攻击的影响。而我的体力,经过修炼五极元体,再加上在厨房挑水锻炼,已经是非常的恐怖了。跟你战斗一两个时辰也没问题。你跟我耗,那不纯粹是找死吗?

    王落辰所分析的,正是这场战斗的关键所在。

    若论实力和经验,王落辰绝对不是毕世明的对手,可若论消耗和耐力,王落辰却是完全可以耗死毕世明的。

    就毕世明来讲,为今之计,只有放弃这种拳脚的比拼,直接祭出杀招儿,一招儿将王落辰给击败,否则,今晚他绝无获胜的可能。

    什么是杀招儿?

    就是五极门武者其所掌握的武技中,被称作元力化形与攻击术。

    这种武技,简单来讲,就是将自己体内的元力依照自己的神识所构想的,化成一种有形的武器,向敌人展开攻击。

    这种攻击的手段,因为是体内精纯的元力所化,非常厉害。一旦祭出,真可谓无坚不摧,所向披靡。令对手防不胜防,只能认命。

    当然,这也只是相对于实力比自己弱的对手来说,若是大家旗鼓相当,都会使用元力化形与攻击术,那双方还是得进行元力化形的技巧比拼以及消耗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