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对毕世明的这副熊样子,王落辰真的很想趁机痛打落水狗,再给他来一下。可惜,他的神识还不够强大,刚刚攻击了这家伙一下之后,也是受到了不小的损耗,变得十分虚弱,没有攻击力了。

    因而,他只好忍住心中这一口恶气,与这混蛋的神识交流道:“毕世明,你竟敢欺负我师妹,有种的你给我出来,我就在千丈崖寒冰洞的洞口那儿等着你。今天定要你为自己的行为付出代价。”

    “王落辰,是你?你竟然能够将神识离体了?不过,看来你也就是初步离体,没什么攻击力,不然你也不会如此小人行径,背后偷袭了。好,你既然敢来,还敢对我出手。那,你就给我等着,我这就出去。我今天非好好教训一下你这不知天高地厚的东西不可。哼!我要让你知道知道。在五极门,有些人你是惹不起的。”

    毕世明感受到王落辰的信息,立刻就猜出是这小子攻击了自己,心中的愤怒更是强烈了几分,不禁对着空气挥舞了几下拳头,也用神识发出了自己的战斗宣言。

    “靠,又一个声称自己是别人惹不起的家伙。可惜,在我王落辰这里,这样说话的,都没有什么好下场。今天,你也一样。好啦。废话少说,给我滚出来吧。”

    王落辰又听到了一次这种招天雷的狂言,心里感到十分好笑,不明白为什么这些混蛋都这么的自信,口口声声把自己封成惹不起的人。

    靠,惹不起怎么了啦?打得起不就行了?因此也是毫不示弱地向对方发出了应战宣言。

    两者现在都是满腔怒火,犹如两只装满炸药的爆破筒,当真是到了一触即发的程度,战斗已经不可避免了。

    吴梦雪虽然没有听见他们的神识交流,可看毕世明的表情和动作,也已经猜出这房间里来了别人。

    她对着空气说:“师兄!是你吗?你的神识可以离体了?”

    虽然来到圣境不长,吴梦雪也已经知道,五极门门内虽然将战力给划分成了三个方面,武魂、武魄和武力。但一直以来,却偏重于武力的提升,却不怎么重视武魂和武魄的修炼。

    这固然有武魂和武魄在对敌方面不如元力直接有效的缘故,也有这两者的修炼比较费时费事,难以见成效的原因。

    人们做什么事情总是要考虑成本和收益的,在练功方面也是一样。

    浪费时间修炼还没有什么进步,有点儿小成绩还没什么杀伤力,人们自然不会在这样的修炼方向上浪费时间。除非,是那些武力修为方面已经很强,武力提升的可能性已经很小,闲着没事儿干的强者,才会干这种无聊的傻事。

    所以,也就导致五极门门内可以将神识离体的人和体魄特别坚硬的人都很少。

    而王落辰正在锤炼神识的事儿,吴梦雪是知道的。但没想到他会进步这么快,才短短半个月就做到神识离体了。这可是门中很多老家伙的神识才能达到的程度啊?

    可是,看这密室中的情形,她又觉得,若非自己的师兄,还有谁这么关心自己,来管这种闲事儿?因而,她当即就认定了这房间中所出现的看不见的人,必定是自己师兄的神识。

    “梦雪,你不要慌。我已经到了寒冰洞的外面了,并也向这小子约战了。他马上就会出来,你待会儿就趁机跟着这小子出去,只要你到了门口那里。我自有办法救你。”

    王落辰见她猜到是自己来了,怕她慌乱之下,着急离开,引起毕世明的戒备,并会采取什么禁锢她的措施,就赶紧向她嘱咐了两句。

    吴梦雪听了,马上明白了他的意思,又对着空气说道:“师兄,你为什么不回答我?师兄,你在哪儿啊?”

    毕世明听见吴梦雪这样说,就以为王落辰的神识在撞击了自己之后,没有能力跟吴梦雪沟通了,所以吴梦雪才并不知道王落辰已经来到寒冰洞口,并跟自己约战的事。就向吴梦雪说:“师妹,对不起,刚才是我失态了。那什么,天色不早了,你早点儿休息吧。有什么话,咱们明天再说。”

    说完,这小子就假惺惺地一抱拳,出门而去。

    因为已经把吴梦雪当成了不知情的人,为了不加深她对自己的反感,在出门之后,他并没有因为王落辰地到来就对房间的门采取什么措施。仅仅是直接带上,就快步离开了。

    这给了吴梦雪机会。她马上就依照自己师兄说的,跟在毕世明的后面,悄悄溜出了房门。

    王落辰见自己的师妹已经出了房门,应该很快就能到寒冰洞洞口了,就把神识收回泥丸宫里温养了起来。接下来,他跟毕世明之间,肯定会有一场战斗,他必须得打起精神来。

    心中满怀愤怒,毕世明冲向寒冰洞洞口的速度很快,仅仅十几分钟,他就从这巨大的山洞里走了出来。

    “轰隆隆”

    他打开了山洞的大门,向着外面叫嚣道:“王落辰,给我出来受死!”

    “毕世明,你瞎啊,小爷就在这里,你瞪着两颗泥蛋子眼,狂吠什么?”王落辰从洞门的一角的隐蔽处走了出来,笑着向气呼呼地毕世明问道。

    敌人越是生气,越容易在自己面前将破绽给露出来,王落辰当然明白这一点。所以,又故意在他的怒火上面浇了一勺油。

    果然,他的这一句笑骂让毕世明真的变成了一条吃牙咧嘴的狗,怒气冲冲地对准他就蹿了过来。

    “去死!”

    到他近前,也不讲究什么武技,挥手就是一拳,砸向王落辰的胸口。

    这一拳带着毕世明的满腔怒火,还有他武帅级上品的战力,威力极为惊人。看来,像他嘴里所喊的那样,出手之时,他就没有打算给王落辰留一点儿活路。

    而他此刻看向王落辰的目光,也的确是那种看向死人的目光。

    或许在他看来,经过最近这一段时间在护宗大殿里的修炼,已经将战力提升到武帅上品,连荡平毒元山这样的有点实力的帮派都毫不费力的他,杀死王落辰这种无法凝聚元力,战力为渣的新弟子,简直就跟捏死一只蚂蚁一样。

    因而,此时,王落辰在他眼中才变成了死人一样的存在。

    可惜,世间的事,从来都不是完全由自己的意志所决定的,而是往往取决于自己的意志所指向对象的实力强弱。

    他想让王落辰死,也只不过是他的想法,可并不就是王落辰必然就死在他一拳之下的事实。

    因而,当他的拳头打到王落辰的胸口时,王落辰硬怼了上去,在他那倾尽全力的那一拳之下,非但没有死,反而还在被他拳头打中之时,抬手反击了他一拳。

    “砰”、“砰”

    两人的拳头互相轰在对方的胸口,发出了两声巨响。

    “噔、噔、噔”

    两人同时退后的三步。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