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巡天兽的怒火面前,华羽兽本能的往后缩了缩,不敢乱说话了。

    巡天兽满意地点了点头,对它说:“这才像话嘛。人有人的规矩,兽有兽的法则。咱们飞行兽不能因为自己跟了个什么了不起的主人,就把咱们自己的规矩法则给忘了。”

    它的话,让华羽兽彻底放弃了自己的傲慢,低下了头,表示了自己的臣服之意。

    见它这样儿,巡天兽才跟自己的主人王落辰说:“主人,这里就是那个寒冰洞了。我的身躯庞大,飞不进去,只能在这里等你。你自己进去瞧瞧吧。只是,请主人答应宝宝,为了咱们更远大的目标,你一定要惹,好吗?”

    “知道啦,谢谢关心。你放心,我会先用神识探察一下洞里的情况,看看没什么危险,找准师妹的所在再进去的。”王落辰轻轻抚摸了一下巡天兽的大脑袋,飞身跳到开在山崖上的那十分隐蔽的洞口处。

    那里有一个平台,专门供人员站立和装卸物品。他就隐藏在平台的一角,闭目调息,将自己的神识外放了出去。

    神识是无形之物,是一股由精纯的元力汇聚而成的脑波。所以穿过这寒冰洞石门的缝隙悄无声息地进入这山洞,一点儿也不费力,当然也更无人可以察觉。除非,那人是对天地能量的波动,有非常强的感知能力的强者。

    王落辰的神识进得山洞以后,迅速地在山洞各处寻找起吴梦雪的身影儿来。

    由于它可以专走直线,挑选捷径,所以它在洞中搜寻的速度很快。仅仅几分钟,它就将这山洞给搜了一个遍儿。终于发现了吴梦雪所居住的那间密室。

    “师妹,我对你是真心的。真的,我毕世明可以向天发誓,定会一生一世对你好的。师妹,你就接受我的爱意吧。”那间密室中,毕世明正在手指苍天,信誓旦旦地对吴梦雪表白。

    可他也不想想,你才认识人家几天啊?就向人家表白?

    更何况,你跟人家认识的这几天也没有过多的接触。不像人家王落辰,同这女孩儿因她父母的关心,有那样的渊源,那样的情谊,以及那些共同的患难与共的经历。人家女孩儿怎么可能会接受你呢?

    可是这小子太自负也太自恋了。

    他以为凭着自己这副玉树临风的长相,精心修饰出的风采,万人敬仰的名号、实力和权势地位,以及自己肯纡尊降贵,谦虚和蔼地去恳求她的态度,自己面前这位女孩儿,一定会向自己献出她的折服和爱慕的。

    可谁知,任凭他在这儿磨破了嘴皮子,说出多么令人动容的海誓山盟,许下怎样诱惑人心的承诺与交换,可对方就是一直低着头,不发一言。

    这让他有些急了,也恼了。若不是努力克制着,恐怕此刻他就已经对着面前这个女孩儿咆哮起来了。

    “师妹,行不行你倒是给个痛快话儿啊?你这样,师兄心里真的很着急,也很伤心的。我对你那么好,你怎么就不明白人家的心意呢?”

    毕世明双手交叠在一起,又搓又捏地说着这些话,表明他心里的确是已经很不耐烦了。

    “毕师兄,我也知道你对我很好。这次若不是你,我也脱离不了危险。可是,毕师兄,你也要明白,你对我的恩情,我用其他什么方式还给你都行,唯独我这颗心和这副身子不行。因为,它们已经属于我父亲的弟子,我的亲师兄,王落辰了。”

    见他已经焦虑到极点,若自己再不说点儿什么,或许这家伙就要崩溃了,失控了,冰雪聪明的吴梦雪赶紧说了几句劝慰他的话。

    只是不曾想,原本是她劝慰他的话,却让他产生了误解,他的情绪彻底失控了,怒气冲冲地向着坚硬的地面打出一掌,吼道:“什么?你的心和身子,都属于王落辰了?难道,难道你们已经,已经那样了?真是可恶,他怎么敢,怎么敢碰我的女人?我要杀了他。”

    这一掌所激起的灰尘和他的这句话,彻底暴露了他毕世明想占有吴梦雪的想法,也彻底暴露了他的自私、狭隘以及龌龊。

    “什么叫你的女人?毕师兄,你疯了吗?我和你可曾有过半点不清不楚的地方?再说了,我刚才的话你也理解错了,我和我师兄才没那么、那么不堪呢。随随便便就怎么样了呢。你这样说,我很生气的。好啦,时间也不早了,我该休息了,请师兄你回去吧。”

    见他这副德性,吴梦雪心里已经生出了讨厌,根本就不想再和他谈下去了,就毫不客气地下了逐客令。

    可毕世明此时已经是情绪失控,对她的话根本就听不进去了,他一下抬起双手,用力抓住她的双肩,说道:“师妹,你不要生气,也不要赶我走好不好?我知道错了。求求你原谅我,求求你接纳我好不好,我真的会对你好的。真的啊,师妹。”

    他嘴里虽说着求对方接纳自己,可手里的动作却一点儿都不客气,他抓住吴梦雪的双肩,就把她往自己的怀里带。情绪失控,本能冲动大爆发后,他竟然想跟自己眼前这个女子进行亲密接触。

    “毕世明,你给我住手!”虽然不在现场,只是神识降临,看到这一幕,王落辰也是气得不行了。

    他原本是打算通过神识交流,告诉自己的师妹要她虚与委蛇,骗骗对方,然后找机会跟着自己逃出去的。可此刻听了他的话,再也忍不住了,直接就控制着自己的神识,朝着毕世明脑海中神识的居所泥丸宫撞击而去。

    “嗡”

    神识的撞击虽然不像拳脚刀剑那样对人的形体具有杀伤力,可对人精神意识方面的冲击威力却是不小。

    他就那么气势汹汹地撞过去,一下就扰乱了毕世明的脑波,冲击了他的大脑机能。让他头脑中响起一阵让人头痛欲裂的嗡鸣声。

    “啊!我的头,我的头。是谁?是谁在攻击我?有种的你给我出来!”因为头很痛,他不得不把双手从吴梦雪的身上拿开,抱住自己的脑袋,蹲了下去。

    不过,他也不是简单的人物,脑袋里的头痛刚刚好了一点儿,他马上就明白了是怎么回事儿。

    自己身体出现这样儿的症状,肯定是被人家的神识给攻击了。因而,他立即就对着房间的空气大吼了起来,想要弄清那人是谁,也好找到他的本体,狠狠教训他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