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师弟,别冲动。水长老没说让她离开,你这么贸贸然过去要人,是很容易惹他不高兴的。”听了他火急火燎的话,沙傲云怕他惹事儿,赶紧劝说道。

    “放心吧云姐。我过去之后,就说担心师妹的伤势,只是看看,没别的意思。若是他能让我见上一面,我自有办法把师妹给接回来。如果他们不让我见,那就说明他们心中有鬼了。我也不会跟他们计较,会再想别的办法的。”王落辰听她担心自己,就缓和了一下情绪,慢慢地说道。

    “好吧,那既然这样,你就去吧。不过,最好今晚不要去了,大晚上的去不好。”沙傲云又说。

    “知道啦。谢谢云姐提醒。我会注意的。”王落辰随口应道。

    两人的通话到这里就结束了。

    王落辰收起音灵石,朝身后的祖庙大殿看了看。见大殿内那灯火阑珊处,自己的两位师妹正在闭目练功。他便转身离开大殿的灯光所及处,在一处较为阴暗地地方,默默召唤了自己的巡天兽。

    “小子,你干什么?我刚刚才用法阵封印了它孢子体的分裂能力,你就把它给招来了。怎么?你想偷偷溜出去啊?”

    巡天兽随着他神识的召唤,飞到他的身边,而元化极自然也随之搭了个顺风车,跟着一块儿来了。他到了之后,一看王落辰的神情,马上就看出了王落辰的企图。

    “我想去看看我师妹。祖师爷,你先去休息吧。我天亮前一定会回来的。”

    这时才不过戌时和亥时相交的时候,夜才刚刚开始。王落辰估摸着以巡天兽的速度,去看看师妹,然后回来,在时间上是绰绰有余的。

    至于说答应沙傲云的不在晚上去,要去白天去,那不过是为了不让她为自己瞎担心而敷衍她的话。

    白天去,在他看来会有诸多不便。又要请假,又要被卓应儿她们两个给跟着,去到水长老那儿还要通报等待,作揖行礼什么的。远不如晚上偷偷溜去跟师妹见上一面,问清情况,再想办法把她给接回来省事儿。

    “去看你师妹?是不是去那个长老那里?那你小子要一切小心啊。可别忘了老祖给你讲的五百年前那名弟子的故事。他们这些人心狠着呢。万不可将他们当好人待之,掉以轻心。”元化极知道自己拦不住他,就向他嘱咐了几句,向他挥了挥手,回去歇着去了。

    王落辰也是知道轻重和好歹的人,沙傲云和元化极的提醒,他自然是放在了心里。因而,他飞身上了巡天兽,让巡天兽谁也不要惊动,缓缓地离开了祖庙大殿前的小广场。

    要说他的离开,谁也没有惊动,那也是不可能的。至少,有三个人是知道他的离去的。

    他们分别是祖庙主事,黑师兄,幽隐司密探。

    此刻,祖庙主事正在自己舒服宽敞的卧室调息练功,察觉他的离开,只是微微摇了摇头,并无任何动作。

    黑师兄自从上次王落辰出事儿受伤,暗地里被蔡不离给批评了一通后,天天跟在王落辰保护他,唯恐他再遇到什么危险。如今见他撇下卓应儿和赵思雅去找吴梦雪,赶紧放飞了自己手中的信鸽,将这消息告诉了他的上级,并请他们将消息转给蔡不离。

    而那名密探,则是直接召唤了自己的飞行兽,悄无声息地跟了上去。

    王落辰只顾着着急去见自己的师妹,对他身后这些人什么反应,一点儿也没有察觉。

    “巡天宝宝,你可以全速前进了。目标,重峦峰千丈崖。”达到距离祖庙稍远的位置,王落辰命令道。

    飞行兽从幼兽开始,就被飞行兽苑的人训练着熟悉整个五极门的地理。所以个个都对五极门很熟悉。要到哪儿,你只要告诉它们一个名字,它们不用你指挥,自己就能直接飞过去。

    因而,王落辰将自己从沙傲云那儿听来的地名,告诉了巡天兽之后,就什么都不管了。舒舒服服地坐在他背上调息起来。

    约莫一个多时辰后,王落辰被巡天兽给叫醒了。

    到地方了,这里就是千丈崖?

    王落辰睁开眼睛,看到那一面好像被天神用巨斧从山峰的峰顶直接劈出来的千丈悬崖,不用问巡天兽,就猜出这是什么地方了。

    “千丈崖这么大,云姐所说的那个寒冰洞在哪里呢?不行,我得用神识好好地观察一下,看能不能找到地方。”

    王落辰看着这面巨大无比的悬崖,有点蒙圈了。不知道自己该如何才能找到自己师妹所在的那处地方,就轻轻自语着,打算将神识放出去找找看。

    “主人,不用这么麻烦。让我帮你问问我在这里的小伙伴儿不就行了?”他刚要闭目运功,放出神识,巡天兽却给了他一个意外惊喜。

    “哟,你还有这本事?那好啊,那你就问吧。谢谢你啊,宝宝。”听说他能帮忙,王落辰高兴地拍了拍他的后背谢道。

    “切,主人,你太见外了。等着啊,看我巡天的本事。”说完,它就用神识朝这面悬崖大吼了一嗓子,“不知哪位朋友在这里?可不可以帮忙告诉我一下,这里有个什么破洞,你们知道吗?”

    “什么叫破洞?那是我主人专门用来疗伤的宝地。小屁孩儿不懂就别瞎说。”巡天宝宝刚吼完,一个非常苍老,但却又无比高傲的声音,对它做出了回答。

    “哦,是翼龙兽冰髯老前辈。我认得你的声音。怎么?这里是你主人的地方吗?”

    巡天兽作为飞行兽中的王者,听力比一般的飞行兽都要好得多,它平常的时候,对于它所见过的飞行兽的信息也是都有所掌握,因而听到冰髯的声音,立刻就认出了它。

    “好说好说,这里正是我家主人水长老的地方,那个洞府就在千丈崖距离崖顶百丈处。你上来吧,我就在这儿恭候你这幼年王者的大驾。”

    翼龙兽虽然生的凶悍,但血统却不如巡天兽高贵。出于本能,尽管它所服务的主人是大人物,但它还是对巡天兽表现出了应有的尊重。

    “好啊,我这就带我主人一块儿上去。”巡天兽用神识回答着,然后就猛地扇动了一下自己的双翼,如流星般飞向了翼龙兽所在的位置。

    “巡天,你家主人来这儿干什么?你告诉他,这里可不能随便来的。”巡天兽驮着王落辰刚刚到达翼龙兽的面前,从翼龙兽庞大的身躯后面,飞出一只比较瘦小的长得跟飞蛾挺像的华羽兽,神气十足地对巡天警告道。

    “呜”

    巡天被它语气中的傲慢给激怒了,发出了低沉的声音,那代表了威胁。

    它在告诉华羽兽,在它巡天兽这飞行兽中的王者面前,不要摆架子。否则,不管它的主人是谁,它都不介意要它知道知道自己的厉害。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