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们的对话,被刷碗的卓应儿和洗菜的赵思雅听到了,两人目光一对,立刻会意:师兄表现的太扎眼了,很容易被人怀疑,得赶快劝劝他,要他保存点儿实力。

    于是,晚饭后,去祖庙的路上,她们就把这想法跟他说了。

    王落辰听后,也是深以为然。他也觉得自己短短半个月就将挑水的速度给搞成了这样,的确是有点儿快了。就表示,自己今后一定注意。要不,干脆就把挑水的速度给保持到这个速度,别再增加了吧。

    以后的半个月,他果然就这么做了。却因此被两位臭脚师兄给送了个绰号新“六百小师弟”,成为今后很长一段时间内,被新罚到祖庙厨房当杂役所崇拜的偶像。他的这半月达到六百的速度,也被他们给当成了自己人生的小目标。

    只不过,这人跟人之间的机遇和际遇真的很不同,也导致大家的能力大小彼此间很不一样。以至于,他们中很多人,终其一生也没有达到这个小目标儿。

    这是后话,不多说了。且说王落辰他们三个,这晚刚刚来到祖庙后不久,住在祖庙塑像里的元化极,就被王落辰给磕头请出来了。

    以他现在的实力,巡天兽的事儿,他解决不了,只好央求自己这位祖师爷替自己去给巡天兽做“阉割”手术。

    元化极被他给搞得哭笑不得,摇着头苦笑了一声说:“唉,想不到啊,想不到。我堂堂一代宗师,五极门的祖师爷,今天却成了阉猪匠了。”

    “祖师爷,你可千万不要当着巡天宝宝的面儿这样讲,他会伤心的。”王落辰听了他的这种说法,赶紧嘱咐道。

    “为什么?难道他还没想通?”

    “不是,因为它不喜欢别人认为他蠢。要知道,它可是飞行兽中少有的有灵智,能跟主人交流的兽兽啊。”王落辰笑着解释。

    “哦,这样啊,那好吧。待会儿我老人家夸夸他好了。可惜,它也听不到啊。”元化极一本正经地开了个玩笑。

    尽管不怎么好笑,王落辰还是很给面子地笑了笑,说:“对啊,祖师爷,我研究过了。它能够跟我用神识交流,是因为连心锁的缘故。可一个连心锁就只能连接一个飞行兽,所以,它跟别人是无法交流的。”

    “这问题我也想过。这或者跟连心锁中只住着一个飞行兽的祖灵有关。好啦,这个问题以后再说。说不定等我的神识全部出来,就能把这个问题给解决了呢。哈哈。”吹嘘完,他就消失了。

    “什么事情都是说等到你的全部神识出来后怎么样怎么样的。祖师爷,我真想看看你的全部神识是不是真如你所说的那样厉害呢。好吧,为了早日见到那一天,我决定了,明天就正式开始学习法阵。相信,以我这天才的脑壳,肯定会很快将法阵的秘密给掌握的。到时候,您就等着好好谢我吧。”

    王落辰跟元化极接触时间长了,也沾上了他的牛气。在功法上取得突破之后,又把创造奇迹的目标放到了圣境中最玄奥的东西——法阵上面。

    就在他正想着搜刮一下自己脑袋里有关法阵的知识,好于明天参悟的时候,他的音灵石突然在自己怀里跳动了起来。他知道这是有人在向自己发通话的请求。就赶紧站起身来,走出大殿,去跟对方通话。

    “喂,谁啊?是李英晨吗?”出得大殿,离开一段距离,确认别人听不到自己的声音之后,王落辰拿出音灵石问道。

    “臭小子,是不是云姐不跟你联系,你就永远都不理云姐啦?呵呵。”音灵石连通了对方,里面传来一个他非常渴望听到的声音。

    “哦,云姐啊,你又想找个人打屁股了?”王落辰懒洋洋地回答道。

    只是,因为意外接到沙傲云的通话,他有些激动,思维有些混乱,这话说的就不免有点容易让人产生歧义了。

    他原本是想说,你是不是又想打别人的屁股了,却不想嘴一哆嗦,就给说错了。

    因为,就字面意思来理解。他这话可以这样理解成,你又想找个人打人家的屁股了;也可以理解成,你又想找个人打你自己的屁股了?

    不过,他说过之后,当然是希望沙傲云理解成前者了,可谁知,也不知她是不是故意的,她却偏偏给理解成后者了。

    “好啊,你这小子越来越顽皮了,居然敢调戏姐姐。哼!你真想打姐姐屁股吗?只怕,借你个胆儿,你也不敢呢。”沙傲云笑着说道。

    “不是,云姐,我不是那个意思。好啦,我也不多解释啦。上次的事情,我也不跟你计较了。只希望你以后别再无缘无故地打人家屁就行了。”沙傲云的笑声,比师姐上所有的声音都甜美,让王落辰的嘴也跟心一样,软化了。

    “什么无缘无故?还不是你先做了对不起我的事儿,我才对你小小惩戒一下的?不过呢,事后想想,也的确是有些重了。所以姐姐今天才特意来弥补你一下嘛。”沙傲云这话,就算是认错了。王落辰还能说什么呢?

    他朗声一笑说道:“行啦,姐姐也不用这样儿说。我又没说你什么。至于说弥补,不知道姐姐打算给我怎样的弥补呢?”

    “关于你秦师兄还有咱们梦雪师妹的消息,算不算弥补呢?”沙傲云听他不怪罪自己了,转而用含了几分羞涩的娇柔地声音问道。

    “真的?云姐你真有他们的消息?哎呀,太好了,我正想知道他们的消息呢,你就给送来了。你真是我的好姐姐啊。”听说有师兄师妹的消息,王落辰立马儿激动了起来,连说话的声音都大了几分。

    “知道你想知道他们的消息,你不是让李英晨打听来着吗?他自己没打听到,就央求到了我这儿。我托了好多人,才替你打听到了。你听着啊,你秦师兄已经没有生命危险了,目前正在青华宫养伤。听说木长老很赏识他,正打算将他培养成戒律院的人呢。至于咱们貌美如花的梦雪师妹,她体内的毒也排出来了。目前正在水长老位于重峦峰千丈崖的寒冰洞中养伤,不过你不用担心,因为据说她可是被毕世明给照顾地挺好呢。”

    沙傲云的消息很详细,看来的确是费了不少的功夫,找到了非常得力的人才打听来的。

    这让王落辰心中一阵感到,忙说:“谢谢云姐。你这消息对我太重要了。尤其是关于梦雪的。唉,我当初就说嘛,毕世明这家伙是不能求的,瞧他对我师妹无事献殷勤的样子,明明就是对我师妹有所图谋嘛。不行,云姐,我不跟你聊了,我得去把我师妹给接回来去。”

    想到毕世明看师妹的眼神儿,还有他有事儿没事儿就讨好师妹的“劣迹”,王落辰心里着急了,说话间就要结束跟沙傲云的通话,去接自己的师妹去。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