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票、订阅、打赏的拿来卖了啊。作者用故事换购。哈哈。)

    元化极带回的好消息,自然就是关于巡天兽的。

    他经过昨夜一夜的研究和思考,终于弄清了巡天兽的经脉和丹田所在,并为它量身定制了一套简化版的五极化极归元神功,且给这套功法取了一个名字,《巡天兽神诀》。

    王落辰一听,真是高兴坏了,赶紧向他要来了这套功法的口诀和经脉运行路线图,也好自己参详熟稔了,拿去给巡天兽修炼。

    元化极不能直接跟巡天**流。想要看到自己这套具有开创性的兽类功法,能在飞行兽身上起到什么效果。自然是只能将其传授给王落辰,由他去教给巡天兽了。

    因此,他也不吝啬,当即就把这套功法原原本本地复刻到王落辰的神识里。

    王落辰得到了这套功法,马上就在脑子里参悟了起来。这一参悟,他便发现了巡天兽的许多有趣之处。

    原来,巡天兽的身体结构果真是与人体不同的,最显著的区别,就是它们没有***官和性腺。也就是说,它们原本就没有性别差异,属于无性生命体。繁衍靠的是分裂,因而它们比人类多了一个器官,就是孢子体。

    这个器官中的细胞从巡天兽诞生之日其,就处于不断地分裂生长过程中,等到巡天兽成年,并存储到足够多的能量后,它便迅速地吸收那些能量,并从巡天兽体内分裂出去。

    从诞生开始就在准备着孕育出另一个自我,这便是巡天兽也是所有飞行兽的特殊生育方式。

    正因为这种差别,它们的经脉都是围绕着这个孢子体往身体的各处生发延展的。也因此,这孢子体便成为了它们的丹田。

    这便产生了一个矛盾。若是巡天兽想要修炼,想要吸收宇宙间的能量,那么它们就要通过经脉向这个孢子体中注入能量。可是,如果它们往这个孢子体中注入的能量太多,那么这个孢子体就会成熟,从它的体内分离出去。

    而孢子体一旦分离,巡天兽的练功所得来的能量也就被它给带走了。它之前一切的努力也就白费了。那样的话,练功还有什么意义呢?那还不如不练呢,至少不白费力气吧。

    为了避免这种结果发生,元化极想出了一个可以说比较狠的办法,那就是先想办法将这个孢子体的生长给它停止,然后再练功。

    这让王落辰想到了自己在一本老书上看到的那句名言:“欲练神功,必先自宫”。

    靠,要想变强,就得先断子绝孙,这就是巡天兽的命运。还真是有些残酷啊。

    王落辰觉得,这事儿他不能替巡天兽做主,得去问问它,让它自己拿主意才行。

    因而,在离开祖庙大殿回厨房的路上,他特意放弃了步行,骑上了巡天兽,与它交流了一番。

    “宝宝,情况大体就是这个情况。欲练神功,必先自宫。你觉得你能接受吗?”王落辰拍了拍它的后背,有些难为情地给他介绍了一番练功和子孙的问题,然后将决定权交到了他手上。

    “主人,如果我要回家的话,是不是要走很远很远的路,冒很多很多风险啊?如果是那样的话,带着个孩子,会不会很麻烦?而且,自身很弱,没有实力的话,恐怕就算有了孩子,在这样的征程中,也保护不了吧。何况,主人,我想我的寿命还有很多年才会终结,在此之前,根本就不需要考虑子孙的问题。所以……”

    说这番话之前,巡天兽还是经过了一番深思熟虑和痛苦挣扎的。不过,它最终还是在子孙和变强之间,选择了后者。

    “你说的对,没有实力的话,就是有了孩子,也保护不了的。比如我,没有实力,就连我的亲人和我喜欢的女孩儿都保护不了。所以,宝宝,咱们俩是通病相怜的,都需要力量来完成自己的心愿。那么就让咱们振作起来,一起进步,一起变强吧。等咱们都成了厉害角色,宝宝,咱们就冲出这圣境,去为了家,为了爱,一起闯荡宇宙吧。”

    王落辰因为巡天宝宝的话触动了他的伤心处,不禁变得情绪激动了起来,忍不住又说了一通豪言壮语。

    “嗯,主人,宝宝支持你,无论你去哪里,宝宝都跟着你。”巡天兽微微晃了晃自己的飞翼,向他表示了自己的支持和忠心。

    这件事就这么说定了。王落辰告诉巡天兽,因为假期已经结束,他们现在先得回厨房,它练功的事儿,得晚上再说。

    于是,巡天兽就很听话的把他给载回了厨房。

    回到厨房,他还是继续干他挑水的活儿。只是大家都看到,尽管此前刚受过上,他挑水的速度非但没有减慢,反而给原来更快了。

    一天下来,他居然跳了六百桶水。比没受伤之前居然多了一倍。这不禁让大家为之咂舌,并纷纷怀疑自己这师弟之前受伤的事儿,到底是不是真的了。

    六百桶水,就得在厨房和小溪间走三百个来回。

    一天六个时辰,也就是十二小时,差不多每小时要挑五十桶水,也就是来回走二十五趟。算起来,平均每两分多钟就得来回一趟。

    而来回一趟的路程是两公里。这个速度,换算成秒,就是七秒钟多点儿跑挑着一百二十多斤水跑一百米。

    在尘世中,若是有人跑出这个速度,肯定会被抓到研究所里当成小白鼠来研究的。但在圣境中就不会。因为圣境中的气功修炼者,别说七秒跑出一百米,就是七秒跑出一千米,一万米都是有可能的。要不然,那些高战力者,哪能那么快就杀死一个人呢?

    不过,即便如此,他这速度也是够骇人了。远远超出他的同龄人。这让厨房中的众人对王落辰立刻就刮目相看了。并因此而相互议论了起来。

    “师弟怎么变得这么厉害了?真是了不起啊。他这是遇到什么奇遇,并高人灌注了元力了吗?”臭脚师兄之一,猜。

    “不可思议,一天挑水六百桶,我是在厨房里挑了三年之后才达到的。而师弟却只用了短短半月,这莫不是吃了补药了吧?”臭脚师兄之二,猜。

    “自己办不到,并不代表人家办不到。你们俩懒惰,就不要瞎猜了。什么奇遇,什么补药的。你们看不见师弟在你们睡着了之后,天天都去祖庙或后山山坡儿上练功吗?切!”黑师兄怕他们俩瞎琢磨,瞎怀疑,教训道。

    “黑师兄真黝黑(幽默),我们都睡着了,怎么看得到师弟去练功?难不成我们睡觉的时候还睁着眼?切!”被黑师兄给训了,他们两个很不服气地给切了回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