毕世明看出她的尴尬,也是后悔自己话说的太多也太直接了。心中不免有些惴惴不安,怕她会因此而被自己吓到,影响两人今后的交往。

    因此,听到了她沉默了一会儿之后的问话,想都没想,就直接回答说:“是啊,上上下下,三千余口,一个不剩,全灭了。谁让他们伤害师妹来着,伤害师妹的人,就得死。”

    “嗯!是他们先伤害我的。师兄杀得好。不愧是咱们五极门年轻弟子中赫赫有名的人物,毕万灭。”

    吴梦雪听他这样说,头低得越发低了。然后,用十分细小的声音说出一句称赞他的话。

    她的声音很低,毕万灭以为是她受伤后身体虚弱,中气不足的缘故,也没听出她这话是多么言不由衷,还以为她真的是在赞赏自己呢,就笑着说道:“师妹谬赞了。所谓万灭,都是师兄弟们瞎起哄时叫的,不算数的。哦,对啦师妹,我光顾着说话了,把一件很重要的事情给忘了。”

    说完,他就手忙脚乱地从自己音灵石中取出一颗大如拳头的黑色珠子,一下塞到了吴梦雪手里:“师妹,这个给你,这是那毒元山毒元老道的镇山之宝,能解天下万毒的‘降毒珠’,是我从毒元老道那老家伙丹田中取出来的。有了她,师妹你以后就再也不用怕别人对你用毒了。”

    降毒珠被毕世明塞进自己手里后,吴梦雪感到一阵冰凉,手不由自主地哆嗦了起来。而当听他说这降毒珠是从毒元老道的丹田中取出时,她的手哆嗦的更厉害了。

    她等毕世明刚一把话说完,就将降毒珠塞回到他手里说:“师兄,这么贵重的东西,按照门规好像应该上缴师门吧?你给我,不合适,你还是拿回去吧。”

    “哎,师妹怎么净说傻话啊。以师兄我在门中的地位,以及水长老对我的照拂,拿一颗珠子送给你自己在意的人还不是小事儿一桩?谁敢说我什么?所以说,师妹你尽管放心收下,绝对没有任何问题的。再说,师兄诚心送你,你却再给师兄退回来,这让师兄多难为情啊。你说是不是啊?师妹。”

    吴梦雪把珠子还给自己,并说了那样的话,让毕世明怎么听都觉得自己的师妹是怕收了珠子,让自己犯错误。心中因此认定师妹是在关心自己,不由地心花怒放,将珠子再次放回她的手里,笑嘻嘻地吹嘘了一番自己的能耐。

    珠子再次回到自己手中,吴梦雪脸上露出为难的表情。

    看了看执意要让自己收下的毕世明,叹了口气说:“唉,毕师兄,既然你这样说,这珠子我不收下就显得师妹太不给你面子了。那我就收下了。咳咳!”

    “哎呀,师妹,你咳嗽了。是不是伤还没好啊?要不我再去求水长老过来给你看看。”

    毕世明见吴梦雪收了珠子之后,又咳嗽起来,赶忙过来轻轻拍了拍她的后背,表示了自己的关心。

    “我的伤已经没什么事儿了,就不用再麻烦师兄和水长老了,我只是说了会儿话,累了而已。要不,师兄,你让我先休息一会儿吧。有什么话,咱们以后再说,好吗?”

    吴梦雪在自己刚才打坐的床上坐下,一手撑在床上,一手轻按额头,做出一副累到不行的样子,向毕世明下了逐客令。

    她这话说的在情在理,令正想表达对她关心在意的毕世明不好说不行,就简单跟她交代了几句要注意休息之类的话,告辞离开了。

    他前脚刚走,吴梦雪就从床上站了起来,焦急地搓着两只玉手在房间里踱起步来。

    “师兄,你在哪儿啊?你怎么不来找我啊。你知道嘛,你师妹现在正在跟一个杀人不眨眼的刽子手在一起啊。唉!原本他多次帮助我,还救了我的命,我以为他是个君子,是个好人呢。谁知,他竟然是这么可怕一个人哪!师兄,我该怎么办才好呢。用音灵石跟你联系也联系不上,我可怎么办啊?”

    原来,吴梦雪刚刚被毕世明刚才的话给吓到了。

    杀人家毒元山上上下下三千多口人,其中必定有老弱妇孺吧,他都下得了手。可见这人是多么的冷酷无情。

    从人家老道的丹田里挖出降毒珠,还不上缴师门,私自送给自己的师妹,可见其残忍,亦可见其自私和品行不端。

    想想自己跟这样的人孤男寡女的共处一室,吴梦雪不禁头皮发麻,浑身直起鸡皮疙瘩。一个劲儿地向着天空念叨起自己的师兄王落辰来。

    “阿嚏!阿嚏!”

    王落辰被吴梦雪一遍遍地给念叨了,或许是心生感应了,正吃晚饭的他,连着打了好几个喷嚏。

    “喂,师兄。我说,你打喷嚏的时候能不能用手或袖子挡一下,别这么跟喷泉似的直接乱喷好不好?这样大家都会接触到你的唾沫星子,很恶心的,你知不知道?”

    卓应儿在他打出喷嚏之后,赶忙挥手打出一道冰玉元力,将他的唾沫星子给冻结成了冰粒儿,免得它们到处乱发,恶心人。

    “师妹,这不是喷嚏来得太突然,没来得及挡嘛。再说,我要是用袖子挡了,那衣服不就脏了。脏了以后,不还得劳累师妹你去洗嘛……”王落辰被她嫌弃了,赶紧为自己辩解起来。

    “我看哪,师兄这喷嚏打得蹊跷。又没受凉,也没吃什么辛辣的食物,怎么就突然打起这么响亮的喷嚏来了呢?难不成是被人家给想念了?”赵思雅在一旁插了一句嘴,说。

    一语惊醒梦中人,卓应儿被赵思雅给提醒了,放下碗筷儿,瞪着俩眼,向王落辰审问道:“哎,对啊。师兄是多情种子,爱慕之人甚多,难不成是哪个姐姐又想你了?师兄,你是当事人,你心里最清楚。给说说,到底是谁?”

    “嘿嘿,师妹别忙,说到这想我的人到底是谁,这真得让我想想。你看吧,尘世中的那些个女孩儿,小娟儿、小翠儿、小花儿啥的,离得那么远,她们就是想我,也传播不到这儿啊。圣境里呢,除了云姐,就是师妹,云姐还在生我的气,师妹受伤了,好像也没人想我啊?难道,难道是师妹你刚才趁我不注意,偷偷地想我了?哈哈!”

    王落辰故意掰着手指头假装数了一圈儿,最后绕来绕去,还是把账算到了卓应儿的头上。引得卓应儿恶狠狠地追着他一通猛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