丑陋的跟毛虫一样的飞船,悬停在秀美的洛神湖上空,齐赞被从飞船中传送了出来,正游荡在洛神湖水面上,四处寻找着什么。

    但转悠了半天之后,他什么也没有找到,只好又回到了飞船的驾驶舱内,望着操控台上那一盏已经不再闪烁的信号灯,郁闷了起来。

    片刻后,被他和飞船触发的警报所吸引而飞速赶来的埃尔将军,带人将他围住了。

    “来者何人?”埃尔在飞船外向他喊话。

    “你瞎啊?”他一拍飞船操控台上的按钮,飞船上霸神院那有点像地球人杂耍舞台上的小丑一样的图案,立刻闪亮了起来。

    “恭迎大人。”埃尔将军领着士兵们,跪倒一片……

    与此同时,地球大气层外他的飞船所钻出那条时空缝隙里,又悄无声息地钻出一只浑身布满亮闪闪的晶片,外形像一只海螺的飞船。

    透过飞船的舷窗可以看到,宽敞干净的驾驶舱中,端坐着一位和赵思雅变身后长相差不多的星族少女。

    她正在发火儿,手指在操控台上“噼里啪啦”的一通乱按,嘴里碎碎念道:“该死的、丑陋的、无耻的、贪婪的宇宙强盗狂霸星人,怎么把我给带到了这种鬼地方?这是哪儿?我的导航仪怎么完全不起作用了?唉!气死我了。”

    她乱发了一阵儿脾气,见导航仪还是没有好,就按下了一个银色按钮,说道:“星空战士1687号飞羽,命令海虹号,给我探索附近的狂霸星人,并绘制这颗行星周围的星图。”

    “是,我美丽可爱、温柔娴淑、萌倒众生的主人,海虹这就为您开启搜索引擎。”她面前的操控台上,传来一阵略显滑稽可笑的电子音。

    “哈哈,有一台懂我心思的智能操控系统就是好,最起码经常可以听到赞美。唉,只是,你要真是一个懂我心思的男人就好了。”飞羽摸了一下自己被它给赞美了之后,有些发烫的脸,笑着说道。

    “主人,检测到你身体荷尔蒙分泌有些不正常,根据与数据库数值比对,我认为你是想异性了,也就是所谓发春了。主人,要不要我给你模拟一个虚拟异性出来,为你缓解一下情绪?以利于你的身心健康。”海虹号智能系统一本正经地建议。

    “去,一边儿去吧。刚夸了你两句,就开始胡说了。我这么坚强的星空战士怎么会想异性?即便是想,你以为我就不会去占有一个吗?还用得着靠你提供那么色情的服务?切。”

    说着,她便关闭了对讲系统,让海虹号恢复了沉默。而她则是紧盯着屏幕,等待着这家伙搜索的结果。

    几分钟后,结果出来了。

    “什么?你不会是脑袋短路,出现故障了吧?这么一颗小小的星球,居然会有这么多狂霸星人?还有他们那么多的雇佣兵?怎么可能?”

    她的眼睛,看着屏幕上跳出来的表示狂霸星人数量的八位数字,以及代表狂霸星雇佣兵数量的九位数值,她有些不相信自己的眼睛,也不相信海虹号的探测数据的准确性了。

    “可是,主人,这是真的啊。生命探测仪是不会出错的。”海虹号给了她非常肯定的回答。

    “这些该死的家伙,是什么时候瞒过咱们的侦察兵,把这么多兵力投送到这里的?不行,我得去看看这是什么情况,也好报告给总部,让他们派兵来剿灭了这帮强盗。”

    说着,她开启了海虹号的隐身模式,随着齐赞那艘飞船的能量轨迹,也飞向了面前那颗蓝色星球。

    对于尘世太空中所出现的这两艘飞船和两个外来人口,无论是地球上的人们,还是圣境中的人们,都没有察觉。

    地球上的人们还在继续着他们身为奴隶的生活,而圣境中的人们,还在为修炼、权势和爱情烦恼不已。

    在水长老派去毒元山之后第四天的中午,毕世明已经在获胜而归的路上。

    他的身后,五极军团的军士驾驶着云车,载着满满一车的战利品,紧紧跟随。他则像一个大将军一样,穿戴着沾染了不少灰尘和鲜血的盔甲,骑乘着自己的飞行兽,神采奕奕地飞在前头。

    此刻,他的心情无疑是非常好的。

    水长老交给他的任务被他给圆满的完成,毒元山上下三千多口,无论战力多高,无论年龄大小,只要是个人,都被他给砍掉了脑袋,收割了生命。而,刚刚,他又得到水长老给他传来的音讯,吴梦雪的毒被逼出体外了。

    任务顺利,心上人好转,两件喜事同时降临到他的头上,他岂能不高兴呢?

    “师妹,等着我,我这就赶回去!”

    他心里默默地念叨着,不由地加大了对自己飞行兽的催促力。那飞行兽似乎感知到了他心中的急切,赶忙把吃奶的劲儿儿都给使了出来,拼命地朝前飞行。终于,在天黑前,载着他赶回了水长老那在重峦峰千丈悬崖上的玄冰密室。

    一进密室,他没有去向水长老复命,直接就去了吴梦雪那里。

    吴梦雪体内的毒素被排出后,身体已经不用再被冷冻在寒冰床上了。她也已经能够自行运功打坐了。

    当毕世明来找她时,她有点喜出望外。因为,在这里太无聊了,除了几个从不和她说话的杂役弟子之外,什么人都见不到。

    现在,好不容易来了个对其印象不错,且在求水长老救治自己的事情上起了很大作用的师兄,她自然是很高兴了。

    “师兄,你来啦。我刚醒过来就听说了。这次多亏了你,我才能大难不死,真是太谢谢你了。”吴梦雪见他来了,赶忙结束了调息,由床上下来向他致谢。

    “师妹,你太客气了。由打咱们在招考殿认识起,我就感觉和你挺投缘的。就想着能和你多多交往。好好照顾你,关心你,保护你。只是师兄这人吧,在师门里担了不少差事,比较繁忙,不能时时在你身边。所以,才让你受到了这样的伤害。”

    “说实在的,听到你受伤中毒了,师兄这颗心急的都快跳出来了。我恨不得马上就飞到你身边,救护你,并替你出气,将那伤害你的人给杀死。可惜,那晚师兄还是晚去了一步,让那两个贼人给跑了。不过,师妹,你也不用失望,师兄我已于你受伤后第二天,亲自带了一小队人马杀上了毒元山,将那毒元山上上下下的人都给杀死,替你报了仇了。”

    毕世明还记得自己走之前下得决心,等师妹好转之后就让她感受到自己对她的好。所以,一见到吴梦雪,在激动之下,就把自己心里想说的话,一股脑儿的给说了出来。

    这近乎表白的话语,立刻让吴梦雪有些尴尬了。

    她低下头,半天没说话,嘴唇动了几次才问出一句:“毕师兄,你说那偷袭我的人是毒元山的人?而且,你还为了替我报仇,将他们毒元山上上下下的人都给杀了,是真的吗?”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