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极门内的长老和长老所中意亲近的人,随时都可以到护宗大阵的阵眼和阵枢吸收元力。这破坏了元力尊享的法则,触动了五极门内所有年轻的没有什么背景的弟子们的利益。所以,蔡不离和肖不弃才要领着他们跟长老们作对。

    水长老对此非常清楚,但也跟其他长老们一样,不以为然。

    因而,此刻他在护宗大殿中使用大阵为自己凝聚元力,根本就没有携带任何长老会的批文,也没有为此而产生任何的不安。

    一切,仿佛都是再自然不过的事情,他使用门内的资源,就是应当应分的,心安理得的。

    便在他这份心安理得中,大殿中的弟子,各自盘坐在一块颜色不同于其他玉石地面的星座图案上,开始将元力灌入大阵之中。

    “嗡嗡嗡”

    大殿的地面发出阵阵嗡鸣声,碧绿的玉石也开始隐隐发光。

    “周天星斗,武星为尊;天罡地煞,阵前听命;天地乾坤,为我所用。启!”

    护宗大殿殿主何不源站在水长老所在的青玉莲台前,朗声念了几句法诀。猛地将自己的元力注入脚下的阴阳八卦图,大殿内所有弟子身下的那副星图就猛烈地释放出一束束光来。

    那些光直射大殿的屋顶,透过屋顶上与地面星图所对应的孔洞,钻了出去,冲上云霄,直射天空中那隐藏在阳光背后的星斗。

    满天星斗被那些光束给照射了,仿佛具有了灵性,顿时欢愉了起来,闪烁了起来,星辉盛放了起来。其光芒竟然在一瞬间亮过了太阳,好像这天空中,星星们才是主角,而太阳却已变成了陪衬。

    就这样,整个天空都被这星辉映射,变得绚丽夺目了起来。

    七彩流光好像也为这一方天空的美丽景色所吸引,不断地从天地各处向着这里飞速赶来。

    这流光,便是散布在天地各处的元力。如今,都被五极门的护宗大阵给凝聚过来了。

    那些流光顺着大殿地面射向空中的光束渐渐流淌下来,一一垂落在位于一百零八位弟子中间的水长老头顶的百会穴处,尽数灌入他的体内。

    水长老贪婪地吸收着这些精纯的元力,身体再次挺拔了起来,满头的灰发也变成了青丝,脸上的皱纹也全部不见。

    他,再次变成了一位英俊不凡的青年。

    “吁”

    元力吸足了之后,他长吁了一口气,站了起来,带着满意的笑容说:“可以了,我功力已恢复。大阵可以停止运转了。”

    他的话,没人敢不听,大家都即刻停止运功,将地面那星图中所射出的光束给收了回来。

    随着光束慢慢缩回地面,满天星斗所呈现出的异象也消失了,太阳再次成为天地间的主角。

    “何不源,此次启动大阵,对星石的损耗要做出评估,如果发现星石的能量已经耗尽,就立刻及时更换。”大阵停止了运行,水长老朝何不源招了招手,将他给叫到自己身边,轻声地吩咐道。

    “是长老,只是,不知为什么,最近星族供应星石的速度慢了许多。您看,要不要……”何不源听他提到星石,这种大阵运转所需要的能量石,正与自己要向长老们回报的事情有关,赶紧趁机说了一下自己所掌握的情况。

    “哦,星族怎么回事儿?难道不想要我们的保护了?居然敢拖延星石供应的速度。这事儿你去告诉五极星团的大帅姜不熊,就说我说的。要他派一小队人马过去催促一下。可恼,这个星族越来越不像话了。若非念他们是劳九归祖师爷的后人,我们对他们照拂有加。他们能守着星石矿过这安稳日子吗?还不早让炽日教和冷月宫给灭族了?真是!不自觉。”

    说完,他便气呼呼地一拂衣袖走了。身后,所有弟子,都弯腰恭送。

    就在他离开天幕峰护宗大殿的时刻,尘世中,地球大气层的边缘,一艘巨大的长满黑刺的丑陋飞船,浑身带着闪电从一条时空缝隙中钻了出来。

    “这里就是地球?不过是很低等的一颗行星嘛。也不知道君主发了哪门子神经了,居然会派人攻占了这里。这还不算,还把我堂堂霸神院的霸神‘齐赞’派过来执行什么曙光任务。靠,这种猫不拉屎,鸟不生蛋的地方,会有可能跟曙光任务那么重要的事情沾边儿吗?”

    飞船的驾驶舱内,一名将双脚翘起放在飞船操控台上,穿着一身银色软甲的家伙,用鄙夷地目光看着操控台显示屏上那颗蓝色星球,发出了对自己君主的抱怨。

    这人形智慧生命,皮肤和头发都是那种狂霸星贵族特有的红色。

    他的头颅看上去比地球人的显得更为大些,一头红色的头发一丛一丛地拧在一起,好像一堆杂乱无章地插在他头顶的草莓冰淇淋。

    略显宽大的脸上,五官也是有的,只是其分布方式看上去怎么看怎么别扭。

    尤其特别的是他的眼珠儿,不同于地球上的人类只有一个瞳孔,他们的眼睛有两个重叠在一起的瞳孔。这让他们的眼睛明显突了出来,有点儿像人类所使用的光学摄像机的镜头。

    两只耳朵则是特别的小巧,且紧紧地贴在头的两边,不仔细看根本不容易发现,因此越发显得耳洞特大。看上去,好像塞进一个乒乓球也会可以做到的。

    与眼睛和耳朵相比,鼻子和嘴巴还算正常,只是看起来也是很不舒服。主要是比例,鼻子太大,而嘴巴太小,分布在脸的下半部,很不和谐。

    至于牙齿,简直可以用恶心来形容。因为他的牙齿,不是地球人的白色。而是那种动物腐烂后的灰黑色,且还十分的尖锐细长。若是笑起来,简直能把人吓死。

    大概因为抱怨,他这张以地球人的眼光看来,怎么看怎么都要吐上三天的脸上,流露出了可以称之为不高兴不耐烦地表情。

    然而突然间,随着他面前那操控台上某一个信号灯的亮起,他这种表情发生了变化,换上了一种因有意外发现而无比惊喜,无比激动的表情。

    “这是?曙光波动?靠,这真是太令人意外了。哈哈,我说君主怎么会派英俊潇洒、战力超绝的我,来这种低等行星呢。原来他是获悉了我非比寻常的才干,要把一次立下卓越功勋的机会送给我啊。君主,您太伟大了,您老人家就是我的偶像,我的神明,我的主人。您放心吧,齐赞一定不辜负您的信任和栽培,把曙光带回狂霸星的。”

    这家伙刚才还在对自己的君主满腹牢骚,见到那个信号之后,马上从座椅上跳起,对着自己君主所在的方向,又是磕头,又是赞颂了起来。

    然后,做完这一切,他激动不已地来到控制台前,伸出自己红色的爪儿,在加速按钮上按了一下。

    “咻!”

    飞船闪了一闪,消失了。接着,一眨眼的功夫,就又出现到大气层内,河洛城外,那洛神湖的上空。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