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长老没有从护宗殿气派的正门进入,而是让冰髯直接降落在护宗殿后的那宽敞的宅院里。

    冰髯一落地,水长老就飘身而下,元力运转之间,让自己的身体以极快地速度由后门飞入了护宗大殿。

    宽敞的大殿内,约有上百名弟子在值守,他们只看到一条身影如闪电般从殿外飞了进来,没看清来人是谁,因而全都停下手里的工作,对着那身影暴喝道:“什么人?擅入者,死!”

    “不必惊慌,是本尊。”水长老稳住身形,冷冷说道。

    那些人好像个个都认得他,一见是他,便放松了下来。向他行礼后,继续忙活起来。

    而他们中的首脑人物,护宗大殿的殿主,却是不敢怠慢,赶紧快步跑了过来,向他深施一礼,听其差遣。

    “何不源,叫弟子们准备运转大阵。因一些事,我耗损了些元力,需要赶快借大阵补充一些。”水长老在大阵中间一块青玉莲座上盘溪坐了下来,对那殿主说道。

    “是,长老,我这就叫弟子们运转大阵,请您先调息以待。”

    殿主何不源,由他进来,见到他的容貌开始,就已经知道他此次前来的目的。只是没有他的允许,自己不敢自作主张。

    现在,听水长老吩咐下来了,就连忙向殿中弟子命令道:“众弟子听令,各站星位,启动天罡地煞护宗大阵。”

    天罡地煞护宗大阵,是元化极故去之后,他的弟子集合当时五极门内所有资源,以化极山脉一百零八座山峰为阵眼,按照三十六天罡七十二地煞之数,建起的一座大阵。天幕峰护宗大殿即为此阵之阵枢,总摄全阵。

    此殿中,常年有三百二十四名门中战力武帅级以上弟子值守。每天三班,每班一百零八名弟子,各安星位,轮流管护大阵,不使大阵有任何运转凝滞之处。

    按说,五极门在圣境内是实力最强的宗派,似乎没必要如此小心谨慎,日日提防,时时戒备的。这大阵只要保证用到它时能够正常启动就行了,好像也没必要耗费这么多人力和资源来管护的。

    持有这种观点的人,肯定是对这大阵了解不够,才这么说的。

    要知,五极门如此重视这座大阵,是因为这座大阵并非只有防护本门不受敌人攻击的功能这一种功能。除此以外,它还有另外一个功能,就是为五极门众弟子的修炼汇聚天地元力。

    修炼气功,最重要的就是要吸收天地元力为武者自身所用。但若天地间的元力就如同尘世中的地球那样稀薄,气功的修炼就会无法进行或即便修炼也很难练成什么成果。

    圣境中虽然天地间的元力比地球上要浓郁的多,但相对于练功者对元力的需求来讲,依旧是不够的。

    而且,修炼气功,因为功法的不同,对于天地间的元力在吸收时是有所选择的。并不是所有的元力都一股脑儿的吸入自己的体内,并加以利用的。他们只吸收自己体质,及其功法所能够提取和调用的那部分元力。

    就五极门来讲,它门内弟子所需要的就是五行元力,而并非其它元力。这样一来,天地间的元力,相对来讲,就显得更为稀薄,不够用的了。

    为了解决这个问题,元化极的弟子们,就想出了一个办法。

    那就是利用护宗大阵可以调动使用天地元力的功能,为五极门的所有弟子在化极山脉这一百零八座山峰的范围内,汇聚出一个元力壳,人为地提高整个五极门弟子活动范围内的元力浓度。以满足自己门内弟子修炼时对元力的需求。

    另外,因为大阵存在阵眼和阵枢这种大阵的节点和紧要之处,大阵所形成的元力壳内,各部分的元力浓度也是不同的。其中,就以阵眼和阵枢之处最为浓郁。

    由此不难想象,若是门内弟子在修炼的时候,专挑这些阵眼阵枢等元力浓郁的地方运功调息,那修炼者吸收元力的速度自然就会比其他地方快的多,他的功力提高的也就自然比别人神速了。

    世界上的人,便是哪里有好处,大家就要去抢。

    因而,起初大阵刚建成之时,大家因为都知道阵眼和阵枢之处有利于修炼这种好处,就都动了心思,围绕着这些地方的归属权发生争抢,产生了矛盾。当然,也因此造成了五极门内的混乱,死了不少的人,让五极门受了不小的损失。

    当时的长老们为此大为震怒。一气之下,派出五极军团对各方势力进行了镇压,并占领了各处阵眼阵枢。

    自此以后,阵眼阵枢之处,就成为了五极军团控制的地方。门内非有功劳贡献或长老会特许的弟子,皆不可进入其中修炼。

    这一规定,便是五极门内就有名的“元力尊享”。

    即,元力为门内尊者所享有,若想获得更浓郁的元力,就必须为五极门做出更多的贡献,从而在五极门内获得更尊崇的地位方可。

    否则,你就只能在元力稀薄的犄角旮旯慢慢修炼,并眼睁睁地看着那些因勇于贡献和牺牲而获得更高地位的同门,以比你更快地速度获得更多的元力,成为战力高到你永远也追不上的人。

    仔细想想,这个规定其实还是很公平合理的。因为它代表了这样一种晋升法则。

    即:贡献越多,收获越大;牺牲越大,地位越高;抛弃自私,方有特权。

    因而,基于这种合理性和公平性。起初的时候,大家对于这个法则并无异议,都慢慢接受了,且遵照执行了。

    只是,世上的什么法则,无论其怎么样的好,运行的时间长了,总有可以为某些人所利用的漏洞。

    特别是,这某些人还是那些拥有极高的权力、地位、和威严的长老们。

    因为,破坏法则的人,往往就是有能力制定法则的人。

    正是他们,首先利用自己的权势地位和影响力,安排了一些与自己关系亲近,且并没有做出什么贡献的人,偷偷进入这些阵眼和阵枢之地,窃取了本该属于五极门所有人的元力,破坏了法则的公平性和合理性。

    才使得这一法则,近年来越来越被众人非议了。也让五极门内逐渐涌动出一股暗流,企图推翻这一法则,重新建立更公平合理的法则。

    这些,长老们也是知道的,但他们却不以为然,以为那些蝼蚁们的愤怒,在他们这些拥有通天彻地之能的长老面前,根本就不值一提的。

    他们安分守己的好好修炼还罢,若是想要闹事,他们尽可将他们统统给从这五极门内抹掉。

    这一矛盾,其实就是五极门内由年轻弟子所组成的,以肖不弃和蔡不离为首领的护法派,与五极门长老们之间最根本的矛盾。

    其他一切纷争,说到底,就是由这一矛盾所派生出来的。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