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座冰冷的密室中进来那人是水长老。

    他脸上依旧带着冷冷地笑容,边走边向正在对自己行礼的毕世明说道:“怎么?看着心疼了?”

    “嗯,您看她的样子,好像很痛苦似的。”毕世明不加隐瞒,指着吴梦雪回答说。

    “当然痛苦了。那毒元山的毒元,威力极大,其毒性又对人的脏腑有腐蚀性。这丫头此刻虽然被我用寒冰床冻住身体,可她的神识依旧能够感受到那撕心裂肺之痛。所以,才会发出声音的。”水长老来到寒冰床前,看了一眼吴梦雪,说道。

    “多谢长老出手,若不是您,这次吴师妹恐怕真的就不行了。”毕世明再次深深弯腰行礼,表示了自己的感谢。

    见他这样儿,水长老以一个比哭还难看的表情代表了一下自己笑意,然后说道:“不必谢我。再说,要谢,也是她死去的爹娘和他的那位恋人师兄王落辰来谢。你来谢,是以什么身份啊。呵呵。”

    他的话有些伤人,让毕世明的心和脸庞都抽抽儿了一下,说道:“长老,别管她如何想的,也不管她心里有没有我这个师兄,但见到她好,我就是开心的。所以,我还是得为此谢谢您的。”

    “啧啧,情圣啊。你小子,没看出来,你这鼎鼎大名的毕万灭还是个多情种子。可惜,我老人家最不欣赏你这副无怨无悔的样子。傻瓜,爱她,就要把她据为己有嘛。当老好人是不可取的。明白吗?”水长老将一直手放在他的肩头,用力捏了捏,教训道。

    “是,长老。您的教诲,世明记下了。您放心,这次她好了之后,我定然不会让她继续被王落辰那臭小子给欺骗下去。我会让她明白,这世上,唯有我才是最值得她托付终身的。”毕世明信誓旦旦地说。

    “这才像个样子嘛。只是,你这些话啊,也不用跟我说,还是留着给你的小师妹讲吧。现在,我要再给这小丫头运功疗伤。你呢,这就带人去毒元山,荡平了那些蠢货吧。记住,不要辜负了你的名头,一个活口都不要留下。”水长老摆了摆手,示意毕世明可以走了。

    “是,长老,弟子明白。弟子定当尽心竭力为你做好这件事。”毕世明再次行礼,然后转身离开。

    他刚走两步,就听见水长老在他身后大声说道:“呵呵,世明,我这也是为了让你在这丫头心里留下一份人情,你可要记得长老的这片苦心哪。”

    “是!弟子不会忘的。”毕世明再次转身,行礼,并说道。

    水长老这才又摆了摆手,叫他走了。

    他如此啰嗦,不为别的,只为毕世明这小子对他来讲,是一位极有培养价值的弟子。他必须要让这小子死心塌地地为自己卖命。

    毕世明走后,他便开始运功调息,慢慢将自己的元力从丹田中调取了出来。

    然后,他将手缓缓地举至自己的眉心处,用食指和中指轻轻做出夹取某物的动作。

    “咻”

    随着他食指和中指动作的不断重复,蓦地从你眉心之间飞出一颗如心形种子一样的蓝色冰晶,并快速而准确落入他的两指中间。

    他轻轻夹着这粒种子模样的冰晶,满意地点了点头,将那夹着种子的手指伸向了吴梦雪的眉心。

    “小姑娘,别怪我啊。要怪只怪你爹娘给了你一副好体质。不过,老祖也是不会亏待你的,总归是要让你享受一下人世间所有美好的东西。权势、富贵、荣耀、爱情等等等等,我都会给你的。现在,就先接受我的礼物吧。接受了它,你就会拥有我所说的这一切。”

    嘴里念叨着,水长老就将那颗种子打入了吴梦雪的眉心。

    看着那蓝色冰晶消失不见了,水长老长出了一口气,捂着胸口说道:“每次种这东西都要耗费我老人家一大半的元力,真是可恶。可是还没有做完啊。我得先把这丫头体内的毒气给她清除掉才行。不然我老人家的一番心血可就白费了。”

    说着,他再次闭上眼睛,调出更多的元力,向着吴梦雪的头顶百会穴灌入。

    以他自己的元力,推动这吴梦雪自己的元力,在她的体内运转了三周大小周天,他才收功。

    或许,救治吴梦雪的确是非常耗损元力,水长老再做完这一切之后,整个人的身形立刻就由挺拔变得佝偻起来。

    满头的青丝也变成了灰发,脸上那嫩的跟剥了皮儿的鸡蛋似的皮肤,也布满了一道道皱纹。

    他,竟然在一瞬间苍老了数十年。

    “唉,消耗这么多,得赶紧去补补。不然让别人看到我这副丑样子,吓坏了就不好了。”

    他自我解嘲地说了一句,便倒背着双手,慢慢离开了这间到处结满冰晶的密室。

    出了石门,穿过一条漫长的甬道。他来到了另一扇石门面前,轻轻拉了一下门旁的铁环,门轰隆一声开了。

    “呼呼”

    门开在一处千丈悬崖的中间,外面什么也没有,只有疯狂呼啸的寒风。

    “吼”

    一条巨大的神龙般的怪兽,向着站立在这石门中的水长老张牙舞爪地飞了过来。片刻后,就在他的面前收敛了身形,变得像一条萌宠的小虫儿一样对他俯首帖耳,极力讨好了起来。

    “冰髯,乖,扶老祖上去,老祖给你买糖吃。哈哈。”水长老轻轻拍了那巨兽的厚嘴唇,笑着说道。

    “吼”

    大家伙叫了一声,用自己唇边的浓密长须毫不费力地将水长老卷起,平稳地放在自己的后背上。然后,身子往后一弓,两边的锯齿形飞翼用力一扇,就弹射了出去。

    这一下,它就飞出近十里。接下来,每当在滑行的力道将要耗尽的时候,它就再次快速地重复原来的动作,便不断地向前飞行了起来。

    数分钟后,它便来到了距化极峰足有千里的,一座高度仅次于化极山脉主峰化极峰的山峰天幕峰上。

    “乖,去峰顶护宗殿。”

    水长老在冰髯的背上柔声命令道。

    “吼”

    这像龙一样的巨兽,大吼一声,好像在答应水长老的命令一样,就迅速地朝着天幕峰那被一座天然大湖占据的山顶飞去。

    护宗殿那一片宫殿和院落,就在那湖心的一座岛上,远远看去,犹如一面巨大的上宽下窄的金色盾牌,与一湖碧水辉映,显得霸气十足。

    这里,就是他此行的目的地。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