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突然出现的这副娇态,让王落辰心中不禁一荡,猛然发现了自己这位小师妹的美丽与魅力之处。

    但想想自己这位师妹的年纪,还有吴梦雪和沙傲云两人对自己的情义,王落辰不禁暗骂了一句自己好邪恶,好无耻,赶紧收起了自己心中不该有的那份心思。

    他假装吃饭,稳定了一下情绪说:“师妹,开个玩笑嘛。你何必生气?大不了师兄跟你道歉就是了。师妹,对不起,您老人家别生气,好好吃饭,吃完饭我带你出去买糖吃。行了吧?”

    “噗”

    他一脸严肃,一本正经地道歉,让卓应儿感觉可笑,就笑着把一口饭给喷了出来,弄了王落辰一身。

    “师妹,你要惩罚我你就说嘛,这可是我最后一件干净袍子了。你给我弄脏了,我可就没衣服穿了。”王落辰看着自己衣服上的饭粒和碎肉,苦着脸说。

    “师兄,你真没干净衣服穿了?那好办,你就把衣服脱下了,让应儿给你洗洗好了。她的冰玉神功虽然才仅仅入门,可是却已经能够用来清洁衣服了,你看,我的衣服就是她给清洁的。”赵思雅见他发愁,就赶紧替他想了个主意。

    卓应儿听了,也紧接着说道:“对啊师兄,你的衣服是我弄脏的,正应该由我来替你清洁。来,你坐好了,我这就发功为你把衣服弄干净。”

    说着她就非常麻利地站了起来,也不等王落辰同意,就直接两手翻了几个手诀,对着他打出一道元力。

    她那道元力,刚从她手上出来,并无异样。但等它接触到王落辰的身体,立刻便变得冰冷起来。

    它冷得十分迅速且猛烈,连周围空气中的水汽都被它给凝结了。至于,王落辰身体表面的衣物和毛发,表皮什么的,就更不用说了。它们也全都挂上了一层冰霜。

    那冰霜随着卓应儿的功力不断发出,越结越厚,最后竟然在王落辰的体外结成了一副薄薄地冰茧,将王落辰整个人给密封在了里面。

    她这恶作剧实施的非常快速,令王落辰完全没有反应过来,自然是着了她的道儿了。

    不过,如今的他,也不是一点儿功夫都没有的白板了。尤其是他的五彩轮盘,更是被他给运用的十分自如。因而,就在卓应儿的元力所凝结的那副冰茧刚刚成形,他体内的五彩轮盘就随心而动,将她的元力吸收的同时,也令那冰茧碎成了无数片冰屑洒落在地。

    “噼里啪啦”

    一阵冰屑撞击地面的声音响过之后,王落辰站起身来,掸了掸自己身上的衣物。仔细看了看,果然洁净如新了。

    然后,他一把揪住被他破掉冰茧的举动,给惊得目瞪口呆的卓应儿头上的马尾辫,笑着说:“哈哈,师妹,你清洁衣物的功夫还真不错呢。我房间里还有几件衣物,麻烦你过会儿也给我去清洁一下吧。”

    “放开,你这花心大萝卜,我才不去你房间清洁什么衣物呢。谁知道你那些衣物里面有没有你的内裤什么的。咦,想想就恶心。”

    说完,就挺了挺自己的小胸脯,做出一副誓死不从的样子,表达了自己绝对不会替他清洁衣物的决心。

    “喂,你这是什么意思?内裤怎么了?内裤,唉。师妹,你还真是知识渊博啊。什么都懂。算啦,不用你啦,我自己去洗好了。”

    王落辰听她提到自己的内裤,初时还不明白,略一动脑子,便是明白了她这话是什么意思,不禁脸红了一下,就把她给放开了。

    不过,虽然被他给放开了,卓应儿回想起自己刚才说过的话,也是满脸通红,变得不自然起来。匆匆把自己碗里的饭吃完,就拉着赵思雅跑出去了。

    她们一走,王落辰才感觉自在了一些,吃饭也变得迅速了起来。风卷残云般地就把桌上所有的菜给清了个干干净净。

    如此吃相,倒不是说他这人多么会过日子,爱惜食物,而是他最近因练功食量大了两三倍,不多吃点儿,会等不到饭点儿就饿,还得多费心思找东西吃。

    吃过饭,他把碗筷都收拾了,并洗过放进了食盒里,也好在出门的时候,顺便给厨房里的师兄们送过去。

    然后,他就出了卓应儿她们的房间,准备回自己的房间,去洗过衣物,再寻着卓应儿她们俩一块儿出去散散步,玩耍玩耍。

    可当他推开自己的房门,却大吃了一惊。因为,他发现,卓应儿和赵思雅两个人竟然没有出门,而是躲到他房间里来给他洗衣服了。

    这让他心里一阵尴尬,连忙说道:“师妹,你们还真当真了。我要你们洗衣物都是开玩笑的话。你们赶快放下吧,特别是内裤,我自己会洗的。”

    “师兄,我们已经洗了,你就别管了。师姐不在,这些活儿就当我们替她做的吧。唉,只希望师姐能够快些好起来,那我们也就不用替你洗衣服了。”

    卓应儿和赵思雅原来是存了这个心思,是觉得她们重伤的师姐不在,她们应该替她做些事情,也好心安。

    听了这话,王落辰心中一阵感动,只是感动之余,还是小小地吐槽了一下:“师妹,你们也忒实诚了,就算你师姐吴梦雪在家,她也不会给我洗衣服,更别说给我洗内裤的。就她那大小姐的脾气,我不给她洗就不错了。”

    不过想想自己的师妹,以前在梦都庄园,怎么说也是被一大帮人给伺候的人物。现在居然被自己连累地到了这般家破人亡、背井离乡、身受重伤的地步,心里也是非常的过意不去,不由地默默为她祈祷起来。

    “师兄,你在哪儿?师兄。不要离开我,师兄。”

    此时,他为之祈祷的师妹吴梦雪,正躺在一张寒冰做成的冰床上,紧闭双眼,不停地重复着这两句话,依旧未曾醒来。

    她的身边,站着一袭白衣才毕世明,听到她嘴里说出的话,紧蹙眉头,面带不悦,轻声自语道:“梦雪师妹,那五行缺五行的小子,一看就是傻缺,他哪里配得上你?你干嘛对他如此倾心?师妹,你该喜欢的人是我啊。你看着吧,这次等水长老将你治好之后,我定然会让你明白,谁才是真正适合你的白马王子的。”

    说着,他就要将自己的手放到吴梦雪的脸上,轻抚一下。

    谁知,就在此时,他身后的巨大石门却“轰隆”一声开了,将他惊了一惊,不由地把手给缩回了衣袖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