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他又问到了这个问题,何道奎脸上露出一副早就知道你会这样问的表情,嘿嘿一笑,答道:“这个问题,并不是很难回答。因为,在咱们五极门,练功练到五行中的某一行达到极致的人,是可以改变自己的容貌,并且依靠五行之力向天借寿的。”

    “你一定会问,怎么借?那我就回答不了你了。这是长老们的秘密,只在上一任长老和下一任长老之间传授。像师祖这样,无法修炼出五行之极,根本无望进入长老会的,自然就无从知道那种方法,便就只能是等死了。”

    “原来是这样。那师祖,若是咱们门内有很多人都能将五行之极修炼出来,那么是不是他们都可以进入长老会呢?”王落辰点了点头,又问了一个由这个问题引申出来的问题。

    何道奎捋了捋胡须说:“这是肯定的。但却是从来也没出现过的。具体原因,我也不知道是为什么。”

    “哦,居然这么奇怪?不过,既然您也不知道答案。那我也就不在这个事情上纠缠了。那么,我就向您问下一个问题吧。就是,我听师父在念神玉中说,他和木长老之间有一些矛盾。不知到师伯您能不能告诉我,他们之间到底怎么了?”

    这个问题,是一直都压在他心头的大石。因为他总觉得,自己在五极门所遭遇到的一切阻碍,都与师父跟木长老的这个矛盾有关。因而,他很想了解清楚这个问题。

    对这个问题,何道奎没有说话,而是用神识传音跟他说道:“这个事情是无极门的秘密。但很多人都知道一点儿。我今天跟你讲讲,满足一下你的好奇心,但记住,你听了之后,千万不要告诉第二个,尤其是你的师妹吴梦雪。明白嘛。”

    “不能让梦雪知道?那是不是说这个秘密牵扯到梦雪的母亲,也就是我的师母。不瞒您说,我其实一直都怀疑他们的矛盾,跟木长老和我师父他们两个人为了我师母争风吃醋有关。师祖,不知道我这个猜测对不对啊?”

    王落辰神识已经能够离体,他也可以用神识与人交流了,就用神识跟自己的师祖说出了自己的猜测。

    “哈哈,你这混球儿,还真是会瞎捉摸。这事儿哪是你想的那样啊?不过呢,也的确是跟一个女人有关。想知道吗?想知道就不要在随便打断我老人家的话了,我老人家要跟你讲一个故事,因为年代太久远了,我老人家的记性又不太好。你随便打断我,我很容易会说了前面忘了后面的。”何道奎被他脑洞大开地猜测给逗乐了,笑着给他讲起了故事。

    这次王落辰没有插嘴,因而何道奎得以完整地将这个故事给讲了出来。

    故事是从薛步尘十六岁那年,随着他父亲薛道真带着他进入江湖圣境开始的。

    薛步尘的父亲薛道真,本身就是一位医术十分高明的五极门弟子。后来因为出去经营密站,又学到了尘世中很多的医学知识,成了一位医学大家。

    因为医术高明,他在尘世中收获了一段爱情,并结了婚。随后,便有了儿子薛步尘和女儿薛青橙。

    这两个孩子都冰雪聪明,资质不凡。同为青木灵体。

    他们两个自小就跟着薛道真学习医术,修炼入门功夫,并听他讲圣境之中,五极门内的逸闻趣事。

    那些不同于尘世的故事,令他们不知不觉中都对圣境非常向往,就希望有一天可以离开尘世到圣境看一看。

    终于,在薛步尘十六岁,薛青橙十四岁那年,他们借着自己父亲回圣境述职的机会,一起来到了圣境。

    圣境中的一切,都跟外界不同。这里的天更蓝,水更绿,人也更质朴,他们两个来到之后不久,就深深地喜欢上了这里。

    薛道真看出儿女们的喜欢,就有意将他们留在圣境。当时,何道奎跟薛道真是好友,便按照薛道真的想法,将薛步尘收做了弟子。并把薛青橙介绍给了自己的师妹,李道纯。

    这两个孩子入门之后,在何道奎和李道纯的教导之下,进步都很神速。

    薛步尘在占卜和医学方面好像都有天赋,简直就是一学就会,一点就透。甚至到了后来,在他掌握的基础知识后,都已经达到不用何道奎教习,可以自我学习,自我参悟,无师自通的地步了。

    随着他占卜之术的精进,他便学以致用,做出了很多精准的预测。尤为著名的一次预测便是:他对门内弟子会在五极、炽日、冷月三派大比中,有多少弟子入围、谁的对手强弱怎样、大家能取得怎样的名次的预测。

    这次预测,跟最后的大比结果一点不差。引起了极大轰动,从而让他在五极门的年轻弟子中声名鹊起。

    与他相比,他妹妹薛青橙的优异,主要体现在她的气功修炼上。

    她修炼起青木纯元功来,简直堪称神速。七日内即有气感,一个月便疏通了经脉,三个月就运转娴熟了大小周天。半年内就达到了青木纯元功小成。一年后,就成为了战力达到武师级的最年轻弟子。

    再加上她人长得漂亮,身边总是围绕着很多年轻弟子,令她也是在年轻弟子中出尽了风头,享有了盛名。

    就这样,日子一天天过去,转眼间,他们兄妹已在圣境中生活了三年。

    三年的时间,薛步尘变成了一名才华横溢,名声大噪的青年才俊,成为不少少女眼中的如意郎君。

    而薛青橙则成了众人眼中的战力不凡的天仙美女,成为五极门内众多名门望族中世家子弟的追求对象。

    然而,对于众多的追求者,兄妹俩的态度几乎都一样,就是既不得罪,也不接受。只是悄悄地去追求自己属意的目标。

    当时,薛步尘追求的就是和自己的妹妹是同一个师父的吴绮梦,并几经努力,凭借自己的才华和真诚,俘获了对方的芳心。

    他这儿倒是没什么可说的,青年男女,到了谈婚论嫁的岁数儿,找自己合适的另一半结婚是很正常的事儿,并无什么不妥之处。

    可薛青橙那边就有些问题了。什么问题呢?她喜欢上了自己不该喜欢的人了。

    那人,便是五极门内威望和权势最高的长老,木长老司徒丹枫。

    司徒丹枫此人高大威猛,英俊不凡,行事果断,位高权重,若是不考虑他的真实年龄,的确是很吸引女孩子眼球的一个人。

    那他们俩,一个长老,一个普通弟子,按说生活中应该没多少交集的,那他们又是怎么结识的呢?或者说,薛青橙是怎么就认识了司徒丹枫,并对他产生了感情的呢?

    这还得从李道纯帮助木长老炼制肉骨金丹说起。

    因为炼丹,他因肉骨金丹所用原料什么珍贵,就有些不放心,便经常去李道纯所住的青溪雅筑巡视。一来二去的,就跟青溪雅筑里李道纯的几个弟子逐渐相熟了。

    熟了之后,他自然就常常跟她们开开玩笑,指点一下修炼法门,武技什么的。慢慢地,不知怎么的,就被薛青橙给喜欢上了。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