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于他们的感谢,水长老只是摆了摆手,说道:“不用谢我。我也不是因为你们才如此做的。而且,王落辰,我和你的账还不算完。你依旧要给我放老实着点儿。哼!世明,带上你吴师妹,咱们走。”

    说完,一甩衣袖,就带着已经横抱起吴梦雪的毕世明,走进了光影里。

    直到光影消失,王落辰才收回自己充满担心的目光,转头对何道奎行礼说:“师祖,今晚也谢谢您了。幸亏您老来的也够巧的,不然的话,恐怕您就见不到徒孙了。”

    “也是你小子命大。今天我老人家因在尊老院中同你的一位师叔祖下棋发生了争执,心里气恼。就想起来这里寻找你这个爽约的小子问些事情,顺便路上也好散散心,消消气。谁知,走到这里来,就碰巧遇见你和应儿她们被毒元双煞欺负。徒孙有难,师祖当然不不能不管了。于是就略施小计将那俩混蛋给吓走啦。哈哈。”

    说起吓退毒元双煞的事儿,老头儿自是十分得意,不禁又大笑了起来。

    王落辰见他高兴,也是说道:“即便是吓退,那也是因为师祖您有那个实力,且威名远播所致。若是徒孙们,就是想使用这样的计策,恐怕也达不到吓跑敌人的效果的。只是可惜的是,这两人的性命要被毕世明那家伙给收了。我不能手刃仇人了。真是遗憾啊。”

    “手刃仇人,你小子倒是有志气。只是,你这战力还是太渣啊。若想手刃像他们俩那样武帅级的仇人,你这练功方面可要抓紧些啊。”何道奎拍了拍他的肩膀,鼓励道。

    卓应儿见他们两个聊起来没完了,有些轻伤在身的她扶着赵思雅,不耐烦地说:“师祖,师兄,你们就打算在这里聊一晚上吗?如果你们真打算那么做,那我和思雅可不陪你们了。”

    说着,她就要离开。

    何道奎摆了摆手,说:“你要走就走吧。我和你师兄还有几句话要说。”

    听他这样说,卓应儿自然是要离开了。

    刚要走,王落辰不放心,拉住她的胳膊说:“先等等,我让巡天兽送你们回去。”说完,心意一动,就与巡天兽的神识取得了联系,将它给招了过来。

    如今,他的神识比以前更为强大了,跟巡天兽的联系也是更为紧密了。所以召唤它才如此容易,已经不用再使用唤兽哨儿了。

    只是,他还没能彻底扭转巡天兽潜意识中不能对付人类的想法,要不今晚对付那毒元双煞,也多少能够获得一些它的助力了。

    巡天兽按他的吩咐从天上下来,等卓应儿和赵思雅登上它的后背,它就一飞冲天,载着她们离开了。

    目送巡天兽离去,何道奎对着王落辰赞许地点了点头:“不错啊小子,居然可以和飞行兽直接用神识交流。这可是很少有人能做到的呢,即使神识比你强的人也不行。哈哈,看来,我那徒弟薛步尘,果然是没有看错你。你的确是有过人之处。”

    “多谢师祖夸奖。哦,对啦,提到我师父,我猜,您老人家今天来找我,大概要问的就是关于我师父的事情吧。其实呢,关于我师父,我也有问题想问您呢。不如咱们祖孙俩就互相交换交换各自问题的答案得了。您觉得我这个提议怎么样啊?”

    实际上,就是何道奎今天不来,王落辰也正打算改天去拜访一下他,向他去问一些关于自己师父薛步尘的事情呢。

    如今,他来了,正好省了王落辰的事儿了。王落辰怎会放过这次机会?

    “你小子,连师祖也不让白占便宜。好吧,师祖答应你了,只要你想知道的东西,师祖也知道,就一定会告诉你的。这总行了吧。”

    何道奎对自己徒孙这无论对上谁都不吃亏的精神,也很是无奈,只好点了点头,同意了他的提议。

    “那师祖,您是长辈,您先请吧。”王落辰本着尊老爱幼地精神,把优先权让给了自己的师祖。

    何道奎见这小子还知道点儿礼数,不由地笑了笑,就开始了自己的提问。

    他们祖孙之间这场互问互答,进行了大约两个时辰,直到天色大亮才结束。

    两人经过这一番交谈,也是各自了解到了彼此想要知道的一些事情。

    就何道奎来说,他想知道的东西其实都很简单,无非就是薛步尘生前和死后那一段时间内都发生了什么,他都对王落辰说了和做了些什么之类的。

    他问得很详细,甚至细到薛步尘说每一句话时的语气和眼神。虽然不知道他为什么要这样问,王落辰还是根据自己所能记住的,尽量一一作答。

    另外,他也问到王落辰薛步尘在死之前,除了给他留下那块念神玉之外,还有没有给他留下别的东西。

    别的东西当然有了,王落辰很清楚,天一生水就是他师父薛步尘留给他的东西。但已经认识到天一生水的强大功能和特殊性的他,面对自己和蔼可亲的师祖何道奎,几经犹豫,还是选择了听从自己师父的遗言,没有将这个秘密说出来。而只是用了一句当时师父走的太过匆匆,没有留下什么,给敷衍了过去。

    这些就是何道奎想知道的。接下来,就是王落辰想知道的了。

    他的第一个问题,也就是他想知道的第一件事儿。便是为什么自己师父师母的名字跟别的师伯师叔的不一样。比如,人家名字中的“不”字,都是不知道的“不”,而他的名字却是“步”字,跑步的“步”。

    何道奎的回答是,那是因为他们两个都在尘世中经营密站,薛步尘就把自己的那个“不”字改成了步入尘世的“步”字。至于吴绮梦,则是因为五极门中一直都是不对女弟子的名字做硬性规定的,随便她们怎么取。

    那王落辰又问了,那为什么他的师叔师伯们名字中都带有一个“不”,而和他同辈的人,名字中都没有这个“不”字了。

    何道奎说这个更简单了,因为无极门祖师爷当初排出的弟子辈分,只排到了“不”这个字,就没有了。而且,五极长老们自掌权以来锐意革新,将弟子名字中必须带有表示辈分的字,这一陈规给改了。

    前两个问题,王落辰都是问着玩儿的,第三个问题,他才真正问到了涉及无极门秘密的事情上。

    “师祖,我第三个问题,还是咱们之前谈到的那个问题。就是为什么同样是老人,五位长老比您年龄大几百岁,却比您还显得年轻,厉害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