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着卓应儿伸出的小手掌,何道奎微微一笑说:“小应儿啊,你是怕师祖抠门儿,不肯把自己的丹药给你师兄师姐吃吧。这你可错怪师祖了。金风玉露丸虽然珍贵,师祖为了你们倒也是舍得拿出来的。只是,小丫头,你只知这东西珍贵,却不知道它的药性。它只对修炼金元力的人修复丹田和经脉的损伤有奇效,对其他体质的人却是百害而无一利的。所以,我才没有拿出来给你师姐她们服用的。”

    王落辰一听这话,才知自己刚才错怪卓应儿了,原来她这次要东西,不是为自己啊。

    他心底不由地生出一份愧疚,赶忙向她问道:“师妹,你刚才受的伤,要不要紧?需不需要师祖给你看看一下啊?”

    “师兄,我没事儿,你不用管我啦。还是赶紧想办法救治师姐她们吧?”卓应儿听何道奎说金风玉露丸对其他体质无效,不禁有些失望,连回答王落辰的关心,也是垂头丧气的。

    “思雅还好,梦雪就有点麻烦了。她内脏受了伤,又中了毒,听师祖说,必须要由元力修为很高的人为她运功逼毒才能救治呢。”王落辰望着呼吸微弱,脸色煞白的吴梦雪,幽幽地说道。

    “元力修为很高的人,那不知我爹行不行呢?他正好修炼的也是水元力。”卓应儿听了王落辰的说明,一边救治昏迷的赵思雅,一边提议说。

    “傻丫头,要是你爹行的话,我这会儿不早把他给叫来了?他的修为还欠点儿火候啊。”何道奎摇了摇头,把卓不群给排除了。

    “我爹都不行?那可怎么办?看师姐这样儿可是耽搁不起啊?师兄,要不你去求求沙傲云,让她去求金长老出手吧。”卓应儿主意倒是不少,一听自己老爹不行,赶紧又想出了一个主意。

    “不用去求云丫头,因为,金长老也不行。实话说了吧,要救治梦雪这丫头,在无极门内,还是得说,只有水长老才行。可你们跟水长老之间有矛盾啊。所以我才说这事儿难办了。”何道奎最终还是说出了救治吴梦雪的难处到底难在哪里。

    听说只有水长老才可以救治吴梦雪,王落辰和卓应儿以及刚刚醒过来的赵思雅,都犯愁了。

    而且,提到水长老,卓应儿也是将今晚这事儿跟他联系了起来,不由地气呼呼地说:“求他?他会救治梦雪师姐?他巴不得我们死了才好呢。而且,今晚咱们遇到的这杀手,对咱们情况这么熟悉,我觉八成儿就是……”

    卓应儿话说一半,就被何道奎给打断了,他指了指周围,低声说道:“应儿,无真凭实据,不可妄言长老。小心被人听到,打你的小报告啊!”

    他这一提醒,王落辰他们也是想到了,自己这会儿说不定还被人家给监视着呢。不能随便乱说话的。就转移了话题。

    “那师祖,这里您老人家最大,您说说,我们该怎么办吧。”事关师妹的生死,王落辰忧心忡忡地问道。

    “要我说?我想想啊。”何道奎见他们把问题又推回了自己这里,就挠了挠自己稀疏的白发,想了一下说,“哎,想到了。上次在招考殿,我看你们好像是和那个叫毕世明的小子关系很不错的。这就好办了。他这小子呢,其实是在水长老面前比较吃得开的人。我的意思,不如你们找他试试,看看他能不能帮你们这个忙吧。”

    何道奎对无极门内的人际关系情况比王落辰他们了解,他在想了一会儿之后,就想到了毕世明身上。

    因为他人老成精,上次在招考殿就看了几眼经常在水长老面前行走的毕世明。

    细心的他,已然是从那小子的眼神儿和态度中看出,他对吴梦雪有想法。如今吴梦雪有难,照他推断,以毕世明对吴梦雪的那点儿意思,或许肯帮着王落辰他们到水长老面前去说些情的。

    “求他?可是他对师妹……”

    王落辰听说要求毕世明,想起毕世明向师妹无事献殷勤的事情,就有些不但情愿。

    可他又一想,事到如今,除了利用这家伙对师妹的那点儿小心思,求他到水长老面前寻求帮助之外,似乎也没什么更好的办法了。

    因而,为了师妹的生命,他也顾不得许多了,就点了点头,同意了何道奎的建议。并向卓应儿说道:“应儿,你跟毕世明修炼的都是水元力,用音灵石通话比较容易同频,就辛苦师妹跟他联系联系,把情况跟他说明一下吧。”

    “唉,师兄,为了师姐你也是豁出去了,连情敌都肯去求,我还能说什么呢?那好,我就勉为其难地跟那家伙说几句话吧。”

    不知为什么,卓应儿也不喜欢毕世明,要她去向他说好话,心里也是有些难为情的。但没办法啊,救师姐要紧,她也只好拿出音灵石输入元气,向冥想着毕世明的气息,向他发出了通话的请求。

    “是应儿吗?应儿师妹,这么晚了,你找我有什么事儿吗?”

    音灵石的通话请求发出了一会儿,里面就传出了毕世明那让人如沐春风的暖男声音。

    “啊,师兄啊,不好意思啊。这么晚了,还打扰你啊。可是,我吴师姐出大事儿了,这世界上只有你才能救他,我不麻烦你没有办法啊。”

    卓应儿在联系上他之后,也是拿腔拿调地用非常淑女的声音和语气跟他介绍了吴梦雪的情况。

    还别说,毕世明对吴梦雪倒是真的挺关心的。一听说吴梦雪遇袭受伤中毒了,他马上就毫不犹豫地答应了去求水长老救人这件事。并说,让他们不要乱动,他马上就会赶过来。

    而且,特别令人意想不到的是,也不知道这家伙用了什么方法,仅仅十分钟后,他居然就真把水长老给请来了。

    祖庙后的山坡上,光影波动,王落辰等人迎来了他们焦急期盼的人,水长老。

    他还是显得那么冷冰冰的,一从光影中走出,就对何道奎他们说:“今晚的事情,我不知情。不过,我会去查的。如果让我查出是我的族人中吃里扒外借用外人的力量来对付本门弟子,我定斩不饶。而且,那个什么毒元山,你们放心,我也不会放过他们。明天我就让世明带人去踏平他们的山头儿。好了,话,我就说到这儿。梦雪那丫头人呢,我这就带走。你们尽管放心,看她父母的面子,我也是会治好她的。”

    “谢长老。”听他说的入情入理,又痛快地答应了救治吴梦雪,何道奎他们几个,也是赶紧毕恭毕敬地向他道了声感谢。

    ——————————————————

    同学们,喜欢本书就投月票啊,打赏啊,订阅啊。啊!作者很苦啊!呜呜……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