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道奎说是不与人为难,可却又让人留下一只手,这分明就是不想和人家好好说话嘛。

    果然,那苟步思的同伙儿,在他话音刚一落地,立刻怒了:“何道奎,想要我苟步离的一只手,尽管来取,就怕你没有那个本事。”

    说着,他也不啰嗦,就直接直接手底下见真章,丹田一用力,就把一口啖噬毒元喷了过来。

    “哼,雕虫小技。今天我老人家就让你临死前长点儿见识。”

    他不客气,何道奎也不与他好好商量要他留下一只手的事儿了。

    见那啖噬毒元向自己喷了过来。他只把右手手指往前随意一指,便有一股金色元力从指端飞出,径直到了那苟步离的面前,将他那还没来得及离体而去的啖噬毒元给逼挥了他的口中。

    “噗”

    啖噬毒元和金色元力同时进入口中,元力肆虐之下,苟步离无法承受,顿时满口的牙齿和舌头都碎成了渣渣儿,由两腮那被元力给穿凿出的数道孔洞喷了出来,弄得满地都是。

    “啊,兄弟。何道奎,你未免太狠了吧?”看着腮帮子烂得不像样子,血流不止的自家兄弟,苟步思恨恨地向何道奎问道。

    “狠?你们打伤我徒孙他们时,就不狠吗?别废话,我说过,要么留下两只手,要么我就送你们走。我这话现在依旧管用。”何道奎依旧手捋长须,身子动都没动,冷冷说道。

    他的话无疑是很硬气,也很伤人的。任谁听了,心里都不好受。何况对方还是在江湖圣境中有些名头的人物呢?

    那受伤的苟步离,刚刚被他所伤,心中怀着一股怨毒,听了他的话,就想破口大骂。可是张了张嘴巴,却发现自己已经没了舌头,想说的话,也变成了汩汩流淌的鲜血。便用一只手捂住嘴巴,一只手指着何道奎向自己的兄长比比划划起来。看那意思,大概就是他吃了亏,他大哥绝不能放过何道奎,要和他联手跟何道奎拼命的意思。

    他兄长苟步思用手拍了拍他的肩膀,转向何道奎,向前迈出一步,目光坚定地举起了手中短刀。

    王落辰见他这般模样,心中不禁有些佩服,没想到着家伙还挺英雄的。为了替自己的兄弟报仇,居然在明知自己不是何道奎对手的情况下,还毅然决然地举起了刀。

    如此气节,着实令人敬佩。

    然而,下一秒……

    “咔”

    苟步思高举的短刀狠狠地砍下。然后,手,断了。血像喷泉一样,“噗嗤”一下就喷射了出来。

    “你@妹,贱人突然的骚,闪了老子的腰。不就砍个手嘛。砍得是你自己的,又不是别人的,干嘛要做出一副跟别人拼命的神情?”

    见到此情此景,王落辰忍不住为那家伙白白浪费了自己对他的敬佩之情而骂了他一顿。

    “很好,这才对嘛。你自己出手,也省得我麻烦了。同时,也不伤咱们之间的和气,多好。你们走吧。”

    何道奎依旧捋着自己的长须,没有动地方。只是满意地点了点头,用不捋胡子的那只手,向苟步思兄弟二人做出了他们可以自行离开的手势。

    他们兄弟二人都负了伤,已无战斗力,自然是不敢在此多做停留。就向何道奎狠狠地瞪了一眼,一个抱着断腕,一个捂着破碎的嘴巴,满腔羞怒地飞身离去了。

    他们一走,王落辰马上说道:“师祖,您干嘛不杀了他们两个混蛋为徒孙们报仇?”

    “呵呵,傻孩子,你以为我不想啊。可是,师祖今年已经一百二十三岁了。实在是已经太老了。没那么大的力气杀他们啦。刚才出手震慑了他们一下,就已经耗尽我的元力了。若不是这两个小子在咱们地盘儿上行事,做贼心虚,不敢和老夫交手,说不定你师祖我这会儿也已经跟你躺在一块儿了。咳咳。”

    敌人一走,何道奎终于是放下自己捋胡须的手,现出老态,并剧烈地咳嗽了起来。显然,他说的是真的,他刚才真的只是虚张声势吓他们的。

    “师祖,您才一百二十三岁,为什么就看起来这么老了?而老祖他们比您老年龄大得多,为什么却看起来那么年轻?”王落辰用尽全身的力气,挣扎着爬了起来,边扶着何道奎走向吴梦雪边问道。

    “你这小子,从上次开学典礼时我叫你去找我你不去,还瞎忽悠我,我就看出来了,你小子不是个老实孩子。你说你想问我为什么我这么老不中用,你就问吧,干嘛还说道长相儿上去了?你不知道,说长相儿更伤你师祖我的自尊吗?”

    长得有些不太像明星的何道奎,用手轻轻拍了王落辰的脑袋一下,数落道。

    “呵呵,师祖,上次的事儿真不是我忽悠您。您也知道,我不是刚答应了您,就去做那什么该死的采花蜜的任务了吗?结果,这一采就采出麻烦来了。不仅被人家打了屁股,还被派到这里来了。要您说说,我哪儿有时间去找您啊?至于,我刚才问的问题,也没跟您玩心眼儿。毕竟,如果我猜得没错的话,您跟他们实力上的差别,恐怕就跟这外貌上的差别有关吧?”

    王落辰将他扶到吴梦雪身边站定,也是将自己爽约的事儿说明了一下,并顺带也解释了自己刚才那个问题为什么要那样问。

    “你问的问题,我一时之间呢,跟你说不清楚。咱们还是先看看你师妹吧。”何道奎没有回答他的问题,而是示意他扶着自己蹲下,替吴梦雪和赵思雅两人逐一把脉,查看伤情。

    “这星族小丫头的伤倒是没什么,不过是被元磁神光给击昏了过去。你用力拍拍她的脸颊,捏捏她的手脚就好。而我这徒孙女的情况就不乐观了,她中了那毒元山的啖噬毒元,除了被元力伤及脏腑之外,还被剧毒给侵蚀了身体。这就非常麻烦了,非得由元力高深之人为其逼毒疗伤才能救过来,否则,她是好不了。”

    何道奎为两人看过伤之后,不用王落辰问,便将她们的伤情给一一进行了说明。

    听说吴梦雪的伤情如此严重,王落辰心中顿时着急,就想向何道奎问一下该去找谁救治自己的师妹。

    没想到就在这时,卓应儿醒了过来,看到自己师兄没事儿,而且自己的祖师爷何道奎也来了。便骨碌一下从地上爬起来,三步两步跑到何道奎身边,伸出一只手说:“师祖,您来的正好,我刚刚受了伤,正想吃点药治疗一下呢。把您的那什么‘金风玉露丸’给我一瓶儿吃吃吧。”

    她这一句话,立刻让王落辰心里产生了一丝想揍她的冲动。

    这熊孩子,你也不看看是啥时候儿,师兄师姐都九死一生的了,你醒过来的也不说问问师兄师姐们伤得如何,就光想着替自己要丹药。你看你活蹦乱跳的样子,像有事儿的吗?还用得着吃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