眼看着两个师妹在自己面前被人给从空中击落,王落辰心中岂能不急?

    他也不管什么招式不招式了,直接挥舞着两个拳头就向自己的对手打去。然而,这种小孩子打架一样的攻击,在对方这种高手面前,根本就毫无作用。

    “砰”

    对方一拳打在浑身破绽百出的王落辰身上,王落辰被他打得飞了起来。

    “噗”

    这一拳打的实在,饶是王落辰皮肉结实,又有五彩轮盘吸收对方元力,但也没能阻止对方元力对他身体的损害。硬接了一拳,也是忍耐不住,人还在空中一口鲜血就喷了出来。

    接着“噗通”一声,他便砸在了地上。

    看来,虽然他的肉体可以抗衡一般的刀剑,但也无法抵御元力修为远高于自己的对手的元力攻击。

    他的五彩轮盘也是一样,在现阶段,其吸收元力的速度是有限制的。当对方的元力修为很高,一下子将大量元力打入体内的时候,五彩轮盘一时之间吸收不了,元力自然就都作用在他的血肉中,对他造成伤害。

    而在他倒地的那一刻,卓应儿口中急切地喊了声“师兄!”,连连向自己的对手轰出两拳,将其逼退,然后,借机快速跳到了王落辰面前,将他了扶起来。

    “我没事儿。师妹小心!”

    被卓应儿给扶起来,王落辰擦了一下嘴边的鲜血,笑了笑,刚说了一句没事儿,就看见击倒自己的那名对手正对着卓应儿的后背砍出一刀。他怕师妹被对方给伤到,吓得赶忙把卓应儿的身体往旁边一拨,挥出自己的手臂挡在了她前面。

    “砰”

    那人的刀一下砍在王落辰的手臂上。两者相撞,手臂被震开,刀也偏离了方向,砍到了山石上,迸发出一溜火星儿,崩裂了一大片地面。

    由此可见,对方着一刀之威何其厉害,仅是余力就足以破碎山石。

    那王落辰的胳膊,与之正面相撞,一下承受了那么大的力量,岂有不受伤之理?

    他的皮肉,因为经由化龙池中的改变和这几天五极元体的修炼,已经变得极为坚韧,倒是并没有被这一刀给伤到。但他的经脉、肌腱和筋骨因为还不够结实,元力透过皮肉到达筋骨经脉之后,就把它们给伤到了。

    经脉和肌腱什么的,都有一定的韧性还好说,即使受伤,也不至于断裂。而他的骨头就不一样了,中了那一刀之后,已经是出现了骨裂。

    “哎哟,我的胳膊。混蛋!我要杀了你。”

    痛,从他的胳膊处一阵阵儿袭来。刚被卓应儿扶起来的王落辰,在对方刀上的巨力压迫下,重新倒在了地上,捂着胳膊痛苦地叫了一声儿,继而愤怒地骂起将自己打伤的那家伙来。

    “小子,你尽情的骂吧。这是你最后的机会。马上,你就要永远地闭上嘴边了。”

    王落辰受伤倒地,赵思雅和吴梦雪也失去了战斗力,他们四人,唯有卓应儿还站立着。毒元双煞自然有将对手变成死人的信心了。

    他们狞笑着朝王落辰和卓应儿走来,再次举起手中的短刀,想让王落辰永远地闭上嘴巴。

    “混蛋,你们敢?只要有我在,就绝不让你们伤害我师兄。”卓应儿娇小的身躯横档在王落辰和毒元双煞的中间,大声地吼道。

    “呦呵,小丫头挺讲义气的嘛。不过,想挡住我们兄弟俩,就凭你,还不够。你那老爹来了还差不多。好啦,游戏时间结束了,小朋友,你该回家找妈妈了。”

    他们中的那说话声音沙哑的,笑着向卓应儿晃了晃自己的手指头,用力拍出一掌。

    而她身后那人,趁着卓应儿对付这一掌的时机,一个手刀砍在她的脖颈儿上,将她击倒在地。

    “师妹!你没事吧?师妹。”趴在地上的王落辰见卓应儿倒下,立马手脚并用,匍匐到她身边,抓住她的胳膊查看她的伤势。

    “放心吧小子,她比你幸运。她有个战力为武圣的爹。我们不想惹麻烦,只是把她给打晕了。而你,就没那么幸运了。你,今天必须死。哈哈。”

    那声音沙哑的家伙狂笑着,看着自己脚下的这名少年,如同看待一名被自己围捕已经毫无生机的猎物,缓缓地打出了一掌。

    立刻,元力从他的掌中挥发了出来,快速凝聚成一只黑色的蜈蚣。

    那蜈蚣一凝聚成形,立刻就开始膨胀,眨眼间就胀大成了数米大小。接着,那人将手一指王落辰,那蜈蚣便张开血盆大口向着王落辰吞来。

    倘若被着大蜈蚣给吞进口中,那么即便王落辰肉体再结实,必定也会被这元力蜈蚣给轰击成碎渣儿。

    危机降临,王落辰不由心想,没想到自己今日就要命丧于此。师妹,秦师兄,云姐,爸妈,永别了,希望我走以后,你们都可以好好的,长命百岁。

    心里想着,他闭上了眼睛,等着那元力蜈蚣的致命一击。

    “呵呵,毒元双煞,你们两个老东西欺负我的小徒孙,是什么道理?难道当我何道奎好欺负吗?”

    就在王落辰一心等死的时候,一个他有几分熟悉且又苍老的声音在这片山坡上响了起来,让他心中一喜,又看到了活下去的希望。

    紧接着,就听“轰隆”一声巨响在自己耳边震荡开去。

    王落辰赶紧睁开眼睛想那声音传来的方向看去,就瞧见了一把正将那元力蜈蚣斩成两半儿的金色元力巨剑。

    而他的师祖,何道奎,也是站到了自己的身边,正手捋长须,对着那两人冷冷微笑。

    “何道奎!你怎么来了?你不是在尊老院养老吗?怎么会到这里来?”对于何道奎的到来,那声音沙哑的家伙似乎有些惊讶,不禁开口问道。

    “怎么?我老人家来瞧瞧我的徒孙儿着两日有没有好好练功,也需要向你阴风蜈蚣苟步思报告吗?”何道奎语气平淡地反问。

    “徒孙?他真是你的徒孙?这事儿我不知道啊。若是我知道,今晚也不会向他出手了。还好你及时赶来跟我说明了,否则今天这事儿就不好收场了。哈哈,总之,这事儿是个误会。对,误会,这一切都是误会啊。”

    那苟步思听何道奎口口声声称呼王落辰为徒孙,不禁暗道了一声:不好,上当了。连忙低声下气向何道奎说了几声误会,以希望何道奎不要追究今晚的事情。

    谁知,何道奎眼见自己的徒孙们被他们打伤,怎肯如此轻易放过他们?

    只听他冷冷说道:“误会?哼,只怕没那么简单吧。行啦,我既不想与你们废话,也不想追问你们是受谁指使,来杀我徒孙,免得你们为难。我只要,你们自断一手,赔偿我徒孙的损失,就放你们离开,如何?当然,你们也可以不答应,那我就不怕麻烦,只好亲自送你们一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