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兄弟,忘了告诉你了,这小子会炼体术,身体异常结实。不用元力,根本无法将他砍死。”见他失利,正在跟卓应儿站到一处的那个声音沙哑的家伙提醒到。

    “那你他@妈的不早说?害老子白挨了一脚。”被王落辰踢中一脚,快速闪开,并和前来支援王落辰的吴、赵二人战到一处的家伙,气急败坏地叫道。

    “你们是什么人?竟然敢在我们五极门祖庙撒野,难道就不怕我们的同门过来灭了你们吗?”

    卓应儿跟对方过了几招儿,发现对方战力很强,且所使用的招式不是五极门的,怕自己打不过,会吃亏,立刻就把师门给当靠山搬了出来,企图将他们给吓跑。

    “小丫头,你提醒的不错。我们还真不能给你们磨叽,免得你们的援手来了,我们还得麻烦。”

    说着,他立刻就加快了自己的攻势。卓应儿立时就被他的招式给逼得左挡右支,有些手脚慌乱了。

    而王落辰他们这边也好不了多少。那人被他踢了一脚之后,学聪明了,也不敢轻敌了,不仅出手之间快了许多,还附加了元力,让他的招式变得招招致命起来。

    这样一来,因为对方的实力太强,王落辰这边虽然有吴梦雪和赵思雅的联手,可还是无法抵御那人的进攻。

    他们也是节节败退了。

    “师妹,形势不妙。你们赶快向师门发求助信号。这人我先顶着。”

    眼看对方逐渐占据上风,自己这边的三人随时都可能会被对方给重伤或杀死。王落辰猛地向前一跳,凭自己的血肉之躯抗下了对方的一刀。

    那刀正砍在他的左肩,虽然刀刃没有砍透他的皮肉,但其中蕴含地一股强横异常的元力,却是直接穿透皮肉,轰击到他的骨骼和肺部。

    “咳咳”,尽管及时调动直接丹田之中的那五彩轮盘,吸收了对方攻击中的绝大部分元力,但因那人的元力太过强横,太过猛烈,王落辰还是被它给轰击的发出一阵剧烈咳嗽。

    不过,王落辰被他给打了这么一下,也是在这人的元力被五彩轮盘给吸收时,发现了他元力的奇怪之处。

    那股元力,似乎跟五极门的有所不同,它虽然也包含了五极元力,但却不是纯正的某一极的元力。

    王落辰不由地心中暗想,看来这两人还真不是五极门内的人呢。

    就在他这个想法产生的时候,那人见自己灌注了元力的元力兵器都没有伤到眼前这个少年,心中骇然,更是连呼邪门儿。

    心中一急,便一挥手中短刀,以更大的力道更快地速度向王落辰劈了过来。

    “师妹,快,快发信号。”

    武技不行,有力气使不出来,王落辰面对这样的攻击也没有别的好办法。只好在冲吴梦雪她俩大喊了一声之后,再次用自己的胳膊,硬生生对着对方的短刀怼了上去。

    师兄冒着丧命的危险来为大家争取时间,吴梦雪她们这边也不敢怠慢,赶紧由音灵石中取出五极门弟子的求救烟花,燃放了起来。

    然而,就在他们刚把烟花给点燃之际,跟王落辰对战那人,突然张口一喷,喷出一口元力,向吴梦雪快速攻击而来。

    那口元力,是一种范围攻击的方法。

    初时,它刚刚离开那人的嘴巴,元力攻击所覆盖的范围极小,仅是一个元力小球。但当他到达吴梦雪的身前时,却是已经扩大上百倍都不止,将她身体的前后左右都给覆盖住了,让她退无可退,避无可避。

    “啖噬毒元,他们是毒元山的人,师姐小心!”那人情急之下使出的绝招儿,让赵思雅看出了对方的来路。

    她很清楚这是一种十分厉害的攻击,弄不好就会将师姐重伤或当场击毙。她赶紧向吴梦雪靠近,挥手发出一股木之元力,帮她共同抵御对方的攻击,并向吴梦雪发出了预警。

    “啊!”

    但她的警告已经为时已晚,就听吴梦雪被那啖噬毒元击中,身子后仰,发出一声惨叫,就瘫倒在地。手中的求救烟花也随之掉落,熄灭了。

    赵思雅一看,心中立刻就急了。

    那人的啖噬毒元是一种十分特殊也十分阴毒的元力,是毒元山毒元道人所精研出的歹毒气功。

    此毒功是先将蛇、蜘蛛、蝎子、毒蜂、蜈蚣等十余种毒物的毒素混合在一起,在门中弟子修炼本门气功时,将制成毒雾喷洒在他们的周围,让毒素随着练功者所吸收的元力,一起慢慢地渗透到其体内,并在丹田中形成一种带有毒性的元力,对敌之时,再利用丹田的吐纳之力,将这毒元力喷出伤人。

    因为这种攻击往往比较隐晦且迅速,令人很难防范,所以被攻击之人很容易就着了他的道儿。非死即伤。

    如今,吴梦雪被他这一口毒元力给伤到,只怕是性命堪忧啊。

    赵思雅思虑及此,赶紧纵身一跃,跳到吴梦雪身前,喂她吃了一颗星族的解毒药丸,以暂时替她压制住毒性,等待救援。然后,她便毫不犹豫地捡起那只掉在地上灭掉的求救烟花,准备点燃。

    可跟吴梦雪一样,她也没能如愿。就在她即将点燃救援烟花的时候,那跟卓应儿对战的家伙,已经一拳将卓应儿打翻在地,飞身到了她的面前。

    “咔”

    那人刀随人至,身形未落地,便一刀挥出,将烟花给削成两半,断了她求救的念想儿。

    紧接着,他反手一刀,就迅猛地向她当头劈来。

    “呼”

    赵思雅眼看那刀就要削到自己,她深吸一口气,猛然由身后伸展出一对光羽,将他的刀给架在了胸前。

    “思雅,你有光羽,先带着师妹们离开,我自己一个人来抗住他们,为你们拖延时间。”

    见赵思雅露出光羽,王落辰灵机一动,想出了一个保全师妹们性命的主意。

    “师兄,让赵思雅她们先走。我留下来帮你。”

    被打翻在地的卓应儿,用力撑起自己娇小的身体,站了起来。飞身到了赵思雅面前,替她挡住了那名声音沙哑的黑衣人,并让她离开。

    “可是……”赵思雅不忍心让自己的师兄和卓应儿独自面对强敌,不禁有些犹豫。

    “可是个屁!你想害死你吴师姐啊?快走。”王落辰不要命地连续扛着自己对手的两记重拳,朝赵思雅粗暴地吼了一声。

    “是,师兄。你们一定要撑住。”说着,赵思雅弯腰抱起吴梦雪,扇动光羽,就要离开。

    “哈哈,还从来没有一个像你们这么弱的对手,能从我们毒元双煞手里逃出去过。今天,你们,都得死。”

    那声音沙哑的家伙狞笑着,再次把卓应儿给打翻在地,手中拿出一件圆筒状武器,对着赵思雅就发出了一道光芒。

    赵思雅被这光射中,刚飞起的身体“噗通”一下就掉在了地上,和吴梦雪叠在了一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