演练完拳脚,卓应儿有些累了,就想歇歇。(书屋 shu05.com)可王落辰这家伙却不肯依她,非要让她在演示一套剑术不可。

    卓应儿很无奈,只好极不情愿地接过王落辰的千绝剑,准备给他演示了一套《归元剑》。

    “师兄,看好了,这套剑法虽然剑招平常,但却是咱们祖师爷元化极最喜欢教习弟子的一套剑法。虽然他从不说为什么五极门那么多剑法他不选,偏偏选这一套看起来最普通的来教,但大家都猜测,这套剑法里或许藏有他老人家武学修为上的某些秘诀。所以,千百年来一直有人在研究它,并且还有人为此专门成立了一个归元剑社。所以,师兄,你要好好看着我演示啊,说不定你那么聪明,就能从中参悟出一些祖师爷的智慧呢。”

    说完,卓应儿便拔出宝剑,立剑胸前,以左手食指和中指轻扣了两下剑身,道了声“好剑”,便将这套剑法施展了出来。

    “说的好像多玄乎似的,这套归元剑好像也没什么厉害的嘛。剑招儿好像一点儿也不复杂,而且前一招和后一招儿之间看着还不怎么连贯。真看不出有什么厉害的地方。”

    虽然卓应儿提醒自己要好好观看这套剑法,但王落辰对剑术本身就没什么概念,还不如身边的吴梦雪,因为从小跟着爹妈学过一点剑术的常识,还能看出一点儿门道。

    她这样一说,赵思雅也说:“对啊,这套剑法真的很普通嘛。看不出有什么厉害之处。我想,若是用它去对敌,十有八九会被对方给找出破绽,轻易破掉。”

    “哦,这套剑法这么差劲儿吗?我怎么看不出来?我就看着这剑术似乎挺厉害的。被卓师妹给使出来,弄得我眼睛里全是剑影,不知道该看哪里才好。就好像我被这剑给包围了一样。前面后面,左边右边都是剑。但仔细看看呢,却又全都不是剑,好像那些剑不过就是幻影一样。只有师妹手中的那一把,才真正是剑。”

    王落辰不懂剑法,不能以内行的眼光去看出这剑法的好与不好,只能以外行人的眼光去谈论自己的感觉。

    “师兄,你真是这样想的?”王落辰的话,正好被已经将剑法演示完的卓应儿给听到了,她马上用很惊讶的语气问了一句。

    “是啊,我就是这样想的。师妹,我不懂剑术,就是看着你剑使得好。随口说了几句,如有说的不对的地方,你这小丫头可不许笑话我啊。”

    王落辰听她的语气,以为自己所说的一定十分可笑,怕卓应儿这丫头取笑自己,就提前向她打了声招呼。

    “谁要笑话你啦?人家只是很奇怪,为什么你说的话,跟我爹爹当初传授我这套剑法的时候所说的话那么像而已。难道说,师兄你已经向我爹请教过这套剑法了?”卓应儿歪着小脑袋边想事情,边向王落辰问道。

    “师妹,我这几天都跟你们在一起?哪里见过师伯?又怎么可能跟他学什么剑法?至于为什么我所说的跟他说过的话有几分相似,大概是师兄我比较会蒙,蒙对了呗。嘿嘿。”

    王落辰听卓应儿说自己跟卓师伯对这套剑法的看法有些相同,他心里也是小小的得意了一下的。但在他之前,吴梦雪和赵思雅也是发表过看法,好像都不如自己说的比较有见地。当着她们的面儿,他又不好意思得意了。就只好假谦虚了一下。

    他的谦虚那么的不真实,大家都听出来了。刚想就他的虚伪取笑他两句,不想这山坡周围的树林中,突然窜出两名黑衣蒙面的家伙,大笑着冲向了王落辰。

    “哈哈,你这小子倒是会蒙。居然蒙出和卓不群一样的参悟。看来你还的确是有点儿邪门儿呢。既然这样,那就更留你不得了。小子,今晚就是你的死期,你就认命吧。”

    他们中声音极为沙哑的一人,边出手,还边说出了一番言辞。让他们几人立刻就明白了他们的来意。

    “想杀我?没那么容易。”

    在那两人逼近自己身前的时候,王落辰突然一个闪身,躲向一边,避过两人手中的短刀,然后两手当胸平推,向他们胸口打出。

    那人见他出招儿,连忙将砍向王落辰的短刀收回,后退一步,惊呼道:“咦,小子,你怎么会用这招儿‘开门见山’的?你不是才刚学武技吗?”

    原来,这两个家伙来了不止一会儿了,大概是从王落辰他们开始在这儿看卓应儿演示武技开始就在这儿了吧。

    他们躲在暗处,可是听得清清楚楚的。王落辰是半点武技都不会的。所以,他们才以为他是四人中实力最弱的,一出手就直接攻向了他。

    可谁知,他们到了他近前出手一试,这小子居然会使用武技,并且还把家居功中的一招儿开门见山给用得像模像样的。害他们冷不提防之下,差点儿就被他打到。令他们大吃一惊,故而才由此一问。

    “靠,你们管得着吗?小爷我现学现卖不成么?”对他们的惊奇,王落辰骂了一句。便陡然一蹲身子,伸腿一扫,向着他们其中一人的小腿踢了过去。

    而两人中的另外一个,也是被已经反应过来的卓应儿给接了下来。

    王落辰攻击的那人,见对方向自己小腿踢来,非但没有躲闪,反而冷哼一声,向前踏出一步,举刀砍向了王落辰的脑袋。

    他这一招,可是硬逼对手避让的打法。

    因为两人之间的这种情形就是,你若非要踢我,那我宁愿被你给踢中,也要用刀砍你一下。反正不管怎么说,你的腿也没有我的刀厉害,即便被你踢一下,我也是赚了。

    可惜的是,他这种打法和算法,用在跟别人对阵的时候,或许是十分高明的策略。但用在王落辰这种不怕被人砍的家伙身上,就失算了。

    他的刀带着风声,一下砍在王落辰的头上,而王落辰的腿也是一下之踢在他的小腿上。

    “砰”

    刀砍在头上,王落辰的头一点事儿没有,而后者的脚踢在他的腿上,却是让他的小腿忍不住弯曲了一下。

    “哎呦,我的腿,这小子真@他妈很邪门儿。”

    那家伙在自己一刀砍在王落辰头上,而小腿同时被对方狠狠踢了一脚之后,大叫了一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