祖师爷元化极生气是他的事儿,王落辰可不管。

    他刚刚达成了自己的三个小目标,自己估计了一下战力,大约已经达到了武士级的中品,心里正高兴着呢。

    武士级中品战力,他这战力有多高呢?这么说吧,若是他上了战场,以他现在的实力,对付一般的没有修炼过气功的战将已经不成问题了。

    说到这里,大家或许就明白了吧。为什么仅有数万弟子的五极门,可以统治落霞平原、逍遥草原、妖精森林和穴居丘陵这四处,总共拥有数千万人口的人类势力了吧。

    因为他们人数虽少,但他们的战力很高啊。担负战斗职责的五极军团不过三万人,可其中每一个人几乎都可以以一当十,当百的。

    这样算起来,三万正规军,其实就是很强大的力量了。足以横扫整个江湖圣境了。因而,五极门才一直以来都是圣境中无敌的存在,其他势力包括炽日教和冷月宫什么的跟它比,都弱爆了。

    也因此,五极门的五位长老中,多数人都不愿管圣境之外的闲事儿,就一点儿也不奇怪了。

    他们在这圣境中享受着极其尊荣的地位,过得逍遥自在的,何必去管尘世中那些俗人的生活呢?就因为他们是几乎已经跟自己没有任何关系的故乡的人吗?

    这就好像一个人在京城当了皇帝,有几个家乡的穷亲戚被山贼霸占了家乡一样,只要那些山贼不掘这人的祖坟,不在占领了他的家乡之后杀上京城,把他拉下皇帝的宝座,他才懒得管自己穷亲戚们的死活呢。

    这些道理,也是王落辰战力逐渐提高了之后,才慢慢想明白的。此时呢,他还没有这种觉悟。

    他仍抱着一种幻想,就是希望可以有那么一天,等他战力提高,并为五极门立下一些功劳后,就可以请求门中的权贵们,用他的那些贡献换取他们的一些帮助。比如,派一些高战力的人跟他出圣境,去救自己的父母什么的。

    因而,这个时候的他,对五极门的这种体制以及这体制中的那些高高在上的人物,还是很尊重的。

    什么事情上也是在极力克制自己,配合他们。

    所以,他们说要打自己五十杖,他便让他们打五十杖。他们说要让自己来当杂役,他就来杂役。并没有因为黑盲谷中的那一场争斗自己没有半点责任,却被处罚,而生出一些抱怨,说出半句微词。

    反而,还学着古代先贤一样于苦中作乐,苦中修行,将不利局面转化成对自己有利的局面,将苦日子过成每天都笑逐颜开的幸福生活。

    此刻,他就正坐在厨房的一张破板凳上,对着自己的师妹和那两位臭脚师兄,吃早点,胸怀乐观的精神,傻乐呵。

    “师兄,今晚你有什么安排?”卓应儿喝了一口粥,向自己对面带着傻笑的王落辰问道。

    “我想练练武技。你知道的,我一门武技都不会呢。”王落辰将一根咸菜条儿放进嘴边舔了舔回答。

    “哦,武技啊。那你是想学拳脚,兵器,身法还是元力化形与攻击术呢?”卓应儿自小在五极门长大,跟着自己的老爸学艺。自然是比王落辰他们三个更熟悉五极门的武技了。

    她听说王落辰想练武技,因为她知道武技也是分很多种的,便当即就问他要练习哪一种。

    “哪一种?师妹?你会哪一种呢?”王落辰想了想,问。

    “我啊,全都会啊。难不成你想一晚上把我所会的全都练一遍?你给我多少好处?就把我当牛做马地使唤?”卓应儿将一只手伸到王落辰的面前,做出要好处的样子,问道。

    “啪”

    王落辰用力在她手心里拍了一下说:“师妹啊,你还有没有点同门情谊?怎么动不动就向人家伸手要好处呢?再这样儿,等我以后计划目标达成了,成了五极门的大人物,可就不带你玩儿了。”

    “就是,应儿,咱师兄可是天命之人,将来必定要牛叉的。你现在不向他做点儿前期投资,将来想抱他的大腿时,可就捞不着了。”吴梦雪在一旁一把抱住王落辰的胳膊说道。

    “喂,师妹,这是人家的胳膊,你当人家这是腿啊。”王落辰指着自己的胳膊说。

    “哈哈……”

    吴梦雪拿他的胳膊当腿抱,分明是在说他不是人,而是小动物,手脚不分,王落辰却一时没明白过来,还一本正经地指出师妹的错误,立刻就引来了大家的一阵哄笑。

    就这样,因他们几个少年的嬉笑,厨房的这顿早餐就在欢乐地气氛中结束了。大家又开始了紧张忙碌累死狗的一天。

    王落辰也开始了他的挑水工作。只不过,经过一周的修炼之后,他挑水的数量,现在已经不是八十桶,也不是一百桶,而是三百桶了。

    说真的,看着他担着两桶水在肩上快步如飞的模样,厨房里的人都惊呆了。怎么也想不明白这小子是吃了什么药了,短短七天的时间,就将厨房最劳累的挑水工作,愣是给干成了杂耍。

    好在,王落辰也是用饭量对自己的这异常行为进行了诠释。

    让他们以为这小子只是正赶上青春期荷尔蒙大爆发,肌肉随着饭量猛增,所以才会在挑水这活儿上有如此惊人的表现的。

    王落辰不管他们怎么想,他就只管干自己的活儿。

    日子又过了一天,夕阳下山,黑夜来临,王落辰他们几个少年的自由时光也到来了。

    吃过晚饭,他们四个就相邀出了厨房这座破旧的老院儿,来到了王落辰和吴梦雪那晚约会的山坡。

    这里地势较为平坦,适合演练武技。

    大家选好地方,卓应儿也不啰嗦。就开始演练了起来。

    她先由拳脚开始,演练了五极门入门的几套拳脚功夫。其中就有秦俊彦当初一招击败曲无涯的《家居功》。不过,这套拳术经由她演练出来,多了几分小女孩儿的顽皮,显得这家居功夫中充满了孩童趣味儿。

    除此之外,还有其他的什么《化极开山掌》、《南山采菊手》、《丹枫折桂斩》、《儿孙绕膝脚》等等功夫,也被这小丫头给演示的有模有样的,让王落辰对她是刮目相看。

    没想到自己的这小师妹,平常总说自己懒惰,不肯用功,功夫却练得这么好。看来,自己对她的话是误解了。

    她所谓的懒惰不肯用功,或许其用意并不是在贬损自己,而是在往自己脸上贴金啊。

    她那意思应该是说,本姑娘太有天分了,也太聪明了,什么功夫到了我手里,根本就不用勤学苦练,只是随便学学,耍上几遍就全掌握了。哪里用得着那么勤快,天天练功啊。

    这小丫头,鬼精着呢。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