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落辰被她们三个的粉拳给打得抱头鼠窜,一溜烟儿就跑到了祖庙里。

    还好,因为这里是庄严神圣的地方,禁止门内弟子嬉闹喧哗。他逃到这里也送算是得救了,要不然非得叫她们三个母老虎把他打死不可。

    随着他之后,她们三个也都来到这里。但是受环境影响,她们也是都安静了下来,各自找了个蒲团开始练起功来。

    当然,王落辰这边,因为有元化极跳出来跟他聊天,他并不能马上就入定的。在他而言,再怎么着用功,他老人家既然出来了,他也得跟他聊上几块儿钱的吧。

    不过,元化极也识趣地很,见他要用功,也不跟他多聊,就说了十几分钟的话,讲了讲练功要脚踏实地之类的话,便去歇着去了。

    他一走,王落辰马上就接着昨天晚上的进度,继续疏通经脉,一直到第二天天亮。

    接下来的几晚,他都是如此。

    这样的勤奋,最终也是获得了回报。他的元功修炼进度,真像他所计划的那样,仅用了三天,就把经脉全给疏通好了。

    又过了三天,任督二脉小周天和十二正经大周天,也被他给贯通了。

    果然是进步神速。不得不令元化极啧啧称奇。

    而更令他称奇的是,仅仅又过了一天,当王落辰再次来到祖庙之时,他发现自己不用再钻到王落辰的识海里跟他对话了。因为,这家伙已经可以做到神识离体了。

    能做到这一步,就已经说明,他这家伙的神识比一般人强大了许多。已经可以将自身的意识游离到大脑之外,对自身和这个世界进行一种视角独特地观察。

    这有什么实际用途呢?

    当然有了,神识离体,你的神识就具有了独立性,可以脱离肉体而存在。那样的话,它就可以离开你的身体一段距离,去感知一下你的眼耳鼻舌身所能直接感受到那些之外的那些东西。

    举个简单的例子来说明一下。

    你比如说,当有客人来访,他站在屋外,你站在屋内,谁也不说话,且门上也没有猫眼儿和可视对讲系统,那么你肯定就无法知道对方是谁了。

    但若是你能让自己的神识离体,这就不成为问题了。

    你完全可以将自己的神识外放出去,让它穿透门,“观察”到对方是谁,从而根据对方的身份做出。

    是不是很神奇?这就是神识离体。是王落辰在疏通经脉,运转大小周天的间隙,修炼五极神魂功法所取得的成果。

    那他是怎么做到的呢?说起来也很简单,但却又并非是每个人都能够做得到的。

    要做到这一点,所用的方法就是不断地冥想,慢慢地将自己的神识当成另外一个自己来对待。

    当那另外一个自己,被非常完美非常真实地想象出来,你就开始用各种方法让它屈服于原来的自己,听你自己的调派和指挥。直至达到想让它去哪儿它就去哪儿,想让它干什么它就干什么的程度。

    这其中,就包括让它在自己的身体内四处巡视自己身体的状况,和离开身体到外面去观察周围的环境。

    巡视自身是为内视,较为容易做到。观察和感知周围的环境便是离体。比较难以做到,非神识强大者不能完成。

    这样修炼,就好像身体内有两个自己,如果没有坚强的意志力和强烈的自我意识,一旦修炼上有什么偏差,一个不好,很容易造成自己精神分裂,成为精神病患者的。

    所以说,这神识修炼中的离体这一步,说起来简单,其实也挺凶险的。

    话又说回来了,如果没有凶险,又很容易就成功。那王落辰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就做到神识离体,也就不会被元化极啧啧称奇了。

    可以说,至此,他计划中的元功和神识这两方面的目标都达成了。那么他计划中的另一方面,也就是五极元体那一方面,又如何了呢?

    因为自己本身就是神识的一个分念,元化极对于人体的坚韧程度无法辨别。他只能等着王落辰来告诉他。

    可直到第七天天亮的时候,王落辰都一直没提这事儿。

    元化极不禁笑了,心说,我就知道炼体没有那么容易的,怎么样?小子。你五极元体修炼计划中的目标没有达成吧。

    谁知,就在他刚于心中得意完,想要现身臊他一下的时候,王落辰的神识跟他说话了:“祖师爷,怎么样?我跟您说一周之内就初步达成武魂、武魄、元功的修炼的三个小目标,离体、皮实、经脉通。您还不相信。现在我达成了,您信了吧?”

    “小子,你这话说的有点不对吧?你武魂和元功的目标都完成了。可你武魄的呢?五极元体你还没有什么进展啊。”元化极提醒道。

    “是没什么进展吗?因为我的肉体从一开始就是很厉害了呀,已经超过实皮,达到按照您所说的坚肉阶段了。”王落辰笑了笑,不无得意地显摆道。

    “哦,怪不得你小子上次订立什么计划的时候,显得那么胸有成竹的呢。原来你在自己的实力上打了埋伏。不过,你也别得意。这三个小目标完成起来是比较容易的。但我这五极化极归元神功,越到后面越不好练。你那什么一个月,三个月,半年一年啥的目标,完成起来恐怕就没这么容易了。”

    说实在的,王落辰能够在他预期的时间内,完成这些小目标,元化极还是挺为他高兴的。

    但为了不让他产生骄傲自满的情绪,他并没有将这种高兴表现出来。而是再次在他耳边吹了吹冷风,叫他冷静冷静。

    “您这么说是怕我骄傲自满吧?放心吧,我不会自满的,顶多也就是骄傲一下。哈哈。算啦,不跟您说了。我师妹她们醒了,我该回去了。哦,对了,我今天夜里就不来了,我想抽出一夜的时间,向师妹们好好请教一下武技,您老人家不要想我啊。”

    王落辰的神识笑着跟他挥了挥手,就准备回到识海中去。

    “滚吧,谁会想你这狂妄的家伙。你这元功还没练三天半,居然就跑去练什么武技去了。你知道不知道,你的吃相很难看啊?而且,你今天练武技,明天是不是就该专研法阵去了?小子,可别怪我老人家没有提醒你,你这样不行的。很可能会贪多嚼不烂,造成消化不良的。”元化极笑骂道。

    “哈哈,您可真神了,连我明天要去专研法阵您都知道。不愧是咱们五极门的祖师爷啊。那好,咱们说定了。明日夜里,我也不来了。走啰!”

    说完,他一下就收回自己的神识,中断了跟元化极的交流,跟自己的小师妹们嬉闹着跑掉了。只留下元化极自己在祖庙里干生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