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究竟王落辰为什么会对自己在三年内将五极化极归元神功练至大成这么有信心呢?

    这,源于他刚才的一番修炼。

    刚才他不是以意导气,疏通了一条经脉手太阴肺经嘛。就在疏通这条经脉之后,他发现了一个事实。即是,他体内的经脉在元气疏通时,疼痛虽然是有的,但却并没有花费他多少力气。

    由这个事实,他就想明白了一件事。即他的身体,在经过化龙池那次天一生水的改造了之后,真的已经不同于常人了。除了表皮更加坚韧,已经差不多达到五极元体中的实皮阶段外,他内部的经络也是比平常人的更为粗大和坚韧。

    而且,在他发现了这个事实之后,他还没有将思考只停留在对自己身体的认知上面。他在有些惊讶之余,还将这种思考,扩大到自己修炼神功时所涉及到的其他两个方面。即所谓的神识和元力,也就是武魂和武力方面。

    在这两个方面,他也想到了自己身体异于常人之处。

    首先,就神识来讲,他有秘密武器天一生水。他觉得,倘若他能够完全掌握天一生水的话,那么他的神识将会变得无比强大。退一步讲,即便掌握不了它,只要能够为这家伙提供足够的能量,让它能随时帮助自己,相信也将为他自己的神识增加不少助力。

    其次,除了天一生水之外,他丹田中还有那一轮神奇的五彩轮盘。假如说五极化极归元神功修炼的最终目的,就是要在修炼者的丹田之内建立一个五行法阵,可以将五行的力量还原为天地间最本质的力量的话。他感觉自己丹田中那个五彩轮盘,似乎也是一个类似的法阵,可以转化元力。

    他不知道这个轮盘法阵最后会演化成什么样,但他相信,这个轮盘法阵,肯定能够为自己带来惊喜。

    基于这两点,他才有那样的自信,才敢在元化极的面前夸下海口。

    当然,他那么做,也并不是说自己一定就有十足的把握,一定能在三年之内将五极化极归元神功练至大成。而是他想以这样的方式来逼自己一下,给自己压力,好让自己练功的劲头儿更足一些。

    这些事情,他当然不会跟元化极明说了。但也因此,元化极才认为他这个家伙简直是疯了,得妄想症了。

    不过,此时王落辰心中已经有了定计,也不在乎他怎么看自己了。

    同时,又怕他追问自己为什么会有这样的信心,就干脆继续入定练功,不再和他交流了。

    这一练,他就练到了天亮时分人家扫地的来了,把他给叫醒,他才收功回祖庙厨房。

    虽然一夜未眠,但由于入定修行比睡眠更有助于身体各项机能的休息和恢复,他倒是没有感到身体有多疲劳。

    一路走着山道,听着鸟语,闻着花香。看着红彤彤的旭日,他的心中因充满了希望,而洋溢着一种叫快乐的情绪,脚下的步子也变得轻快了起来。

    很快,他就回到了厨房,叫醒了自己的师妹们,洗漱了,开始了自己厨房杂役的工作。

    不知是因为心中充满希望干活儿便特别有劲儿,还是因为他昨晚通过练功疏通了六条经脉的缘故。今天挑起水来,他感觉水桶好像轻了许多,而且自己的身体也不那么容易感到劳累了。

    如此一来,他今天挑水的数量,也是增加了不少。全天算下来。总共挑了一百桶水,比昨天多了二十桶呢。

    只是随着他这干的活儿多了,他的饭量也增加了。好在,厨房里吃的肯定是不缺的。他就是吃再多,他那胖大的黑师兄也照样管够儿,不与他要钱的。

    忙碌的时间过得总是很快。

    他在厨房的第二个白天,就在他一桶一桶地将水倒入那好像总也灌不满的水缸里的重复中,结束了。

    晚上,吃过晚饭。尝到在祖师爷神像面前练功甜头儿的他,这回大大方方地跟自己同屋的两位臭脚大汉,说了声儿要去祖庙静思,就出门了。

    “师兄,等等我们。”他刚走出厨房那老院子的大门,吴梦雪就领着卓应儿和赵思雅追了出来。

    “你们要跟我一块儿去静思吗?可是,一夜不睡,你们身体上吃得消吗?”王落辰关心地问。

    “一夜不睡不是全在入定练功嘛,那同样也在是恢复身体机能,我们怎么会吃不消呢?师兄,你是不是不想我们跟你一块儿练功啊。是不是怕永远都追不上我们啊?哈哈。”卓应儿顽皮地笑着说。

    “追不上你们?玩笑吧,不妨告诉你们,我已经制定了一个为期三年的练功计划,相信等我这个计划实现,你们就是脱掉鞋子也追不上我了。”王落辰不甘示弱地说。

    “练功还有计划?我还是头一次听说。练功是讲究机缘和参悟的,谁能算准自己哪天可以参悟?怎么制定计划?师兄,你这样说,是在搞笑吗?嗯,如果是搞笑,那么恭喜你,你的目的达到了。我笑了,呵呵。”

    卓应儿搞不清自己的这位师兄脑子里是怎么想的,居然为练功制定什么计划。她忍不住取笑了他一番。

    “师妹,你若不信,我说多了没用。反正呢,计划我已经制定了,以后就会按照计划刻苦练功的。还是那句话,等我练成了,你们真就是脱了鞋子也追不上我了。所以呢,你们几个以后也要好好练功,免得被我甩个太远哦。”王落辰才不管她信不信呢,反正就是摆出一番信心十足的样子给她们看。

    “切,脱掉鞋子也追不上?真那么厉害。好啊,你要真那么厉害,我就让我吴师姐脱掉裙子追你,我倒要看看她到底追上还是追不上你这大话精。”

    说着,卓应儿就真去脱吴梦雪的裙子。引得几人都笑了起来。

    吴梦雪可不会任由她来脱自己的裙子,她一把将她的手扯开说:“去,一边去儿。你个鬼丫头,净瞎胡闹,脱我裙子,你干嘛不脱自己的?三年以后,说不定你脱自己的,师兄也一样会被你给吸引的迈不开步的。”

    见她俩闹得欢,王落辰也往前凑了凑说:“哈哈,师妹你们别争了,就算你们三个全都把裙子脱了,肯定也是白搭,追不上就是追不上的。不信,你们可以试试。”

    听出他的调戏之意,吴梦雪她们三个立刻互相交换了一下眼神儿,然后一起把他围住,大喊:“想得美,大色狼。快,姐妹们,一起上,打他。”

    接着,粉拳立马就如暴雨梨花针一般,密集地落在了王“狼”的身上。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