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脉被一点点地撑得粗大起来,的确是会让人感到锥心一般地痛。但这还不是最让人难受的。

    最让人难受的是,这种痛不是一下子完成的,而是随着经脉被一点点儿撑开,一阵阵儿产生的。

    而这还只是一条经脉被疏通时的情形。

    人体有十二道正经,八条奇经,十二条经别,以及十二条经筋,总共四十四条经脉,连接着人体的五脏六腑,脑髓骨骼,皮肉肌腱等各处。

    这些统统都要拓宽。这其中的疼痛,可想而知有多么的强烈了。

    不过,这些疼痛对于王落辰来说,还是可以承受的。毕竟,他好歹也是已经经历过两次比这痛还厉害十倍那种痛的人了嘛。

    原子震荡和身体破碎与重塑那样的痛,他都经历过了。这疏通经脉所产生的一点痛苦,又算得了什么呢。

    只见他咬着牙,脸上的肌肉一跳一跳的,将手上的一条起于胸中中府穴,终于拇指指端的少商穴,叫做手太阴肺经的经脉给一点点疏通完了。

    “行啊小子,你这速度挺快了。不过才一个时辰就将一条正经给通完了。照你这个速度,到天亮的时候,大概就能疏通完四条经脉了。”元化极因为感动意外,而有点惊喜地说。

    “才四条?不行,太慢了。我必须得加快速度,将十二正经的手三阳和手三阴这六条经脉通完。然后,明晚再把剩余六条正经和奇经八脉中的任督二脉给打通。到后天,我就争取将其余的奇经和那些乱七八糟的经别经筋啥的,全给它完成了。然后,我就开始运转大小周天。争取一周之内,将大小周天贯通。”

    “接着,我便要开始正式按照您老神功的功法,引导元气进入丹田,并分出五行。一个月后,我要从五行元气中化出五行元力。初步奠定五行元功的基础。然后,三个月后,将五行元力凝聚出形体,半年后,五行元力达到小成。一年后,修炼出五行五极,三年后,五极圆满,连成法阵,冲击归元。”

    “五极元体方面,我要在一周内‘实皮’,一个月内‘坚肉’,三个月内‘顽筋’,半年内‘强骨’,一年内‘凝髓’,三年内练成金髓玉骨,铜皮铁肉的五极元体。”

    “还有,神魂方面。我要在一周内实现‘离体’,一个月内达到‘体幽’,半年内‘清明’,一年内‘断念’,三年后‘化形’。”

    “怎么样,祖师爷,我这计划速度还可以吧?”王落辰一口气将自己的所有修炼计划说完,向他的祖师爷元化极征求了一下意见。

    “徒孙啊,你是在跟祖师爷开玩笑吗?不过,祖师爷提醒你,你这个玩笑开得可是一点儿都不好笑。因为,你说的这个计划,简直就是异想天开,不切实际,自咱们五极门开宗立派以来,就亘古未有。怎么样,还要我继续说下去吗?”

    元化极像看着一个淘气的小孩儿一样,看着他,脸上露出了玩味的笑容。

    “祖师爷,听您的意思。好像是不相信了?可是,您知道嘛,我对实现这些目标,很有信心呢。”王落辰把胸脯挺了挺说。

    “有信心管毛用?我跟你说,你要三年内把这些都实现了,就是五极门的老祖也不是你对手了。魂、体、功,三者皆成,我老人家用了八百年。你现在跟我说用三年。你不是在痴人说梦,又是什么?”元化极被他的信心给弄得哭笑不得,连连摇头。

    “八百年?祖师爷,你这功法我不练了。您要走出法阵,还是找别人想办法吧。你要早说你这功法需要这么些年才能练成,我早就该干嘛干嘛去了,才不跟你这儿浪费时间呢。八百年哪,跟我这三年计划,差了一、二、三、四、五、六、七、八,算啦,我也算不请,反正是多少百倍呢。”

    听元化极报出的练成神功的年岁,王落辰掰着手指头算了半天,也没算清跟自己的计划相差的倍数,就像放弃神功一样,把这道算术题给放弃了。

    “你这混小子。这能怨我吗?是你自己这计划太不切实际了啊。而且,且不说神识和元体这两项你能不能三年练成,就单说这元功吧。你忘了我现在所能给你的功法只是初级功法了?你想想,你连我元功功法后面的部分你还没有得到呢,就幻想着把功法练到大成,你这不是异想天开又是什么啊?”

    对他这堪称精神病幻想症的修炼计划,元化极嘴里又冒出一句“异想天开”的评语。

    大概,他是想把自己所能想到的,形容王落辰这计划荒谬的词都给用一遍吧。

    而且,或许是为了让他修改自己的计划,元化极也是提醒了他一个事实,那就是他得到的功法其实是不全面的。

    连功法都不全面,你还想三年内把功法练成,可能吧。

    好像被他给提醒了,王落辰才想起这个问题来,他猛地一拍自己的脑门儿说:“哦,对哦祖师爷。你不说我都把这茬儿给忘了。不过,这个问题嘛,也不成不是什么大问题。我争取一年内把你这什么闭锁神识法阵,给你破解了不就行了吗?”

    “噗”

    元化极的神识被他这话给震惊地喷出了一口“神血”。

    “一年?我用了十几年心血搞出的闭锁神识法阵。你现在居然告诉我你仅用一年就可以破解。孩子啊,让祖师爷看看,你是不是刚才练功的时候,走火入魔了啊?”

    说着,元化极伸出自己的神识之手,在他的神识之影上摸了摸,做出了一番看见病入膏肓之人的神情。

    “行啦,祖师爷,人家没病。而且我告诉你,我不仅没病,而且我还精神的很,正常的很。我所说的这个计划呢,不管你信不信,反正我自己信了。未来三年我就会按照这个计划走的。你看着吧,我敢跟您打赌,三年后,您一定会大吃一惊的。”

    王落辰晃了晃脑袋,将元化极的手给躲开,依旧信心满满地说。

    元化极看了看他的神情和眼神儿,感觉他挺正常的,不像是得了妄想症,心里就不禁对他为什么对自己这么有信心,纳闷儿了起来。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