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王落辰这勇于认错的态度,元化极还是很满意地。

    他笑了笑,说:“没什么,小孩子嘛,总是这样的,对什么都充满好奇,充满幻想,但真让你们去深入地做一件事情,你们又嫌它枯燥、艰苦了。可是,小子,须知在这世上,吃得苦中苦,才能成为人上人啊。”

    “是,弟子一定不再抱有懒惰思想了,从今以后,定要用心苦修。”

    直到此时,得到了元化极最权威的答复,王落辰练功地心志才算真的坚定下来。

    不过,也不能怪他有那种希望速成的想法。

    他也是抱着侥幸心理,想从元化极这里得到一些速成的法门,好将自己的功力短期内大大的提升,以便去应对可能到来的危险。甚至,他还希望自己可以借助这样的功法,尽快地将战力提升到战将级,好早点儿出去解救自己的父母。

    但是元化极的话让他意识到,自己的想法有点投机取巧,也有点急功近利了。于是,赶忙承认了错误,并在心理层面上进行了调整。

    “孩子,咱们武者所修炼的气功,从其本质上来讲,就是夺取天地能量以为自己所用。打根儿上起,就是逆天行为。当然会为天地所不容,也当然会极为艰难凶险了。不过,风险越大,可能获得的利益也就越大。”

    “就比如我吧,你看,我都死了三千年了,还能保留着神识不灭,跟你说话,交流。甚至将来有一天,等我的神识全部出来,我还有重生的可能。这么长的寿命,可以干成多少大事儿,创立多少伟业啊?这对一个人来讲,不是非常巨大的利益吗?”

    “当然,还是那句话,气功入门不难,真想练到我这种程度,真是要经历千难万险,九死一生的。”

    “就拿最基础的通经脉功夫来说吧。人体经脉,本来极为狭窄,还多处堵塞,犹如一条穿越在崇山峻岭间的河道。但武者为了让天地间的能量,也就是咱们常说的元气,可以顺利地、大量地通过这条河道进入体内的丹田气海,就要对这条河道进行疏通和拓宽。那样的话,就势必要动真格儿的,要以意导气,将经脉撑开,让其变得粗大和通畅。”

    “你想想,在血肉之躯内干这样儿的事儿,这血肉之躯能没点儿感觉吗?我可以告诉你,不光有,而且十分的痛。痛得叫你都想去死。”

    “还有就是锻体,为什么修炼气功的同时,要炼体?因为我们修炼气功,是为了使用的。当我们使用时,元气也好,元力也好,都是要散布到身体的各个部位的。若没有强壮坚韧的身体做支撑,当霸道的元力元气到达身体某部位时,就会将那里给破坏、搅碎。”

    “你想想,你的身体都碎了,这你还拿什么跟人家打斗?还有什么战力可言?所以,练气功,必须要锻体。而锻体中,锤炼皮肉,伐骨洗髓,都是非常痛苦的。”

    “最后,我再跟你说说这修炼精神力的事儿。也就是所谓的强壮武魂。精神力对修炼气功有多重要,你恐怕是已经知道了吧?如你所知,没有精神力引导,元气和元力就没有方向。而当你战力到了高阶,元力雄浑了之后,仅仅有精神力引导还不行。还必须有强大无匹的精神力来引导元力,那样元力才不会失控,才不会反噬。你的各种攻击意志才能够很好的实现。”

    “可是啊,这精神力的提高可不简单哪。因为它是看不见摸不着的虚无缥缈的东西,用普通的方法去锤炼是没用的,而必须用特殊的方法才行。而这些锤炼,往往都会在精神层面进行,所以就更加的凶险。一个不好,就很可能会伤及神识,让人变成白痴。”

    “我说这些的呢,也没有别的目的,就是要你跟你详细地介绍一下修炼的凶险,要你思想上有个准备。也好开始你的修炼征程。”

    “怎么样?听完我跟你讲得这些。有没有信心在一个月之内,将神功的初段功法练成它?”

    元化极一生弟子无数,自然对气功的教学工作十分精通,也十分娴熟。

    他就像老师跟学生讲课一样,深入浅出地,滔滔不绝地,给王落辰详细讲解了一下气功修炼的三个方面,各有哪些重点和难点。

    王落辰对此是感动莫名,因为他正是来找元化极,正是要首先问清这些问题的啊。没想到,自己还没问到,老头儿就跟他肚子里明白他心思的虫子一样,喋喋不休地将他想知道的给他讲解了出来。

    他当即激动地拜倒在地,对元化极感激地说道:“祖师爷,您真不愧是一代宗师,您对气功的理解真是太透彻了。我崇拜您。”

    “哈哈,别拍马屁。我没你说的那么厉害。我不过就是练得年头儿多了,有了些体会而已。要说到对气功的理解,其实我不如我的师弟,也就是你的另一位名声儿不如我响亮的祖师爷。咱们圣境《能量学》的创始人,劳九归。他对气功的理解,那才真叫透彻呢。”

    王落辰没想到在气功这方面,还有人比元化极更有建树。更没想到元化极在提及此人时,脸上会露出一种极为崇拜和恭敬的神色。

    他心里不禁暗自惊讶,连忙问道:“祖师爷,那我们那位叫老酒鬼的祖师爷怎么那么厉害?还有,他是不是跟您一样,也活在世上呢?”

    “不是老酒鬼,是劳九归。你这小子,连祖师爷的名讳也敢玩笑。至于你问我他是不是还活着。我可以肯定地说,我不知道。我不知道他是不是还活着,就像我不知道他为什么脑袋那么聪明,可以将气功研究的那么透彻一样。因为,有一天,这家伙突然就一声儿不吭,乘坐着他研制的九霄飞车飞走了。飞向了无限遥远的深空,并且,再也没回来。”

    说到这里,元化极仰望星空,脸上露出无限地思念。

    他这表情,令王落辰觉得,如果他不是自己尊敬的祖师爷元化极。自己一定会将他老人家和他那位师弟的关系,给定位为好基友的。

    ——————————————

    为什么又写这么无聊的章节呢?不是因为水,而是因为有些话必须要交代清楚,才有后面的情节。小伙伴们,投票啊。支持啊。没有支持,我很寂寞啊。哈哈。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