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落辰慢悠悠地晃荡到了祖庙的小广场上,看着长明灯周围那些扑火的飞蛾,感慨了一下它们悍不畏死的精神,便踩着广场上还有些温热的青石地面,慢慢走进了祖庙大殿的殿门。(书屋 shu05.com)

    殿门前值守的弟子欲行阻拦,他将手里的腰牌拿给他看了看,并表明了来意。那弟子就将他放入殿内。

    进到里面,眼睛在大殿中扫了一圈儿,发现来这里静思的人还真不少,粗略算起来大概足有两百多人。

    “祖师爷,看来您老人家在弟子们的心目中的地位很高啊?”王落辰在元化极的塑像前,非常虔诚地磕了三个头后,于心中默默地问。

    “屁啊,你以为他们全都是因为崇拜我而来的吗?他们之中,十有八九都是因为我这庙里日夜都有香火熏着没有蚊子才来的。”王落辰刚在心里默默地问完,元化极的声音就响了起来。

    听起来,他好像对这些人到他这里蹭地方,躲蚊子,很不高兴。

    王落辰不禁笑了,他站起来走向大殿中一个空蒲团,在其上盘膝坐了下来。然后调侃道:“祖师爷,您何必这么小气?后人给您盖了祖庙,塑了雕像,不就是希望您能保佑他们吗?怎么如今在您这儿借片儿地方躲蚊子,您老人家就不高兴了呢?如果让他们知道了,会不会对您很失望,并影响你在他们心目中的高大形象呢?”

    “对啊,你小子说的也有点道理啊。哈哈。既然这样,那我就原谅他们了。”元化极被王落辰一席话给说的笑了起来。然后,他又就说道,“行啊,小子,想不到你还挺会开解人的。那你既然这么会开解人,你自己又为什么跟人家起了冲突,被罚到这里当杂役了呢?”

    “咦!祖师爷,您真是秀才不出门,也知天下事啊。我和别人争斗被处罚的事儿,我又没跟您说,您是怎么知道的?”王落辰在心里笑着问。

    “还用听你说?看你这身打扮儿,不就知道了?我这老人精什么没见过,”你那点事儿是瞒不住我的。只是不知道,你这次是跟谁发生矛盾了?对方厉不厉害?你有没有吃亏?”

    像孤魂野鬼一样,独自一个在这这祖庙里呆着,元化极大概也挺寂寞的。一听王落辰真跟别人争斗了,他马上就起了八卦之心,问东问西的,打听起他的事情来。

    王落辰正等着他问呢。

    听他一问,心中一喜,连忙说道:“祖师爷,我正想跟您说这事儿呢。这回我算是惹了大事儿了。本来,若只是跟找我麻烦的这些人打打杀杀的倒也没什么,他们实力一般般,我也能对付。可麻烦的是,他们是您老创建的这五极门中最厉害的人物,五极老祖的家人。您说,这我能惹得起吗?”

    “什么狗屁老祖,这些王八羔子,他们才活了多大岁数儿,也敢在我的五极门内称老称祖?特别是他们这几个,最为可恶。五百年前,就是他们的师父以及他们这几个,将我好不容易找到的那名弟子给害死的。要不是他们,我早就从这里脱困出去了。小子,你放心,只要你能把我的元灵给从法阵里放出去,我一定给你做主,帮你们把这些家伙都给镇压了。”

    他的这番话,可把王落辰给乐坏了。

    原来那几位老祖活了这么长时间了啊,原来五百年前祖师爷元化极的救星被灭也有他们的份儿啊,原来他们跟祖师爷有这么大的仇怨啊。

    哈哈,真是太好了。

    王落辰偷偷乐了一会儿,才屏气凝神地用意念跟他交流道:“祖师爷,他们中也不全都对我不好,也有对我好的。所以我若是把您给救出来了,您不用把他们全给干掉,只要干掉那些对我不好的就行了。只是……”

    “只是什么?有话就说?不用吞吞吐吐的。有什么需要,只要我老人家能够做到的,对你一定是有求必应。”

    元化极为了让王落辰全心全意地帮自己脱困,对他十分大方,王落辰刚一面露难色,他就立刻给了他一个豪爽的承诺。

    “祖师爷,也没什么啦。还不就是我提高战力的事儿?您看,我刚要去五极学院去上学修炼,就被罚到这里来做杂役了。这战力不知道何年何月才能提高上去啊?本来我对提高战力也没那么着急的,可这不遇到了您老人家这档子事儿了嘛。唉,一想到您老人家在法阵里受苦,我却帮不上什么忙,我这心里就着急啊,就难受啊。”

    王落辰为了求他,早就想好了说辞了,如今见了他,毫不费力地就把那些编好的话给突突地讲了出来。

    “行啦行啦,何必跟我老人家这里玩儿这些虚的?有话你就直说吧,我老人家不是答应了要帮你吗?放心,我既然这样说了,能帮你的,我就绝对不会含糊的。”

    元化极是老人精,王落辰这点儿小心眼儿,在他面前怎么可能玩得转呢?

    他这样一说,元化极就知道他肯定是有求于自己,为了宽他的心,再次向他强调了一下自己的诚意。

    “也没什么啦。就是你上次给我的功法我参悟了两天,觉得太难练了,想问问您老人家这功法有没有简化版的?说明白一点儿,就是有没有速成之法啊?”

    王落辰见他连番保证要帮自己,知道他绝不可能有什么事儿再对自己藏着掖着了,就把自己的小心愿说了出来。

    元化极听了,捋了捋他的胡须,笑呵呵地说:“速成之法嘛……”,看着王落辰的等着自己说速成之法,眼睛都瞪大了,他来了个神转折说,“没有!”

    “没有您老人家直说啊,干嘛要大喘气吊人家的胃口呢?你还真是会耍小孩儿玩儿呢。”

    王落辰听他说没有,心里不免失望了,言语中也透着几分失望。

    “你这孩子,我跟你说。你别把修炼气功当儿戏,觉得多好玩儿似的。那记住,这世界上没有平白得来的力量。你要得到力量,肯定就要用东西去交换的。那东西,可能是你的汗水,你的痛苦,也可能就是你的性命。明白了吗?”

    见他这样儿,元化极并没有生气,而是给他讲起了关于获取力量的根本道理。

    王落辰听了,深以为然,连忙向他承认错误,说自己不该抱有侥幸心理,把事情想简单了。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