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落辰收回自己的咸猪手,朝四下看了看,想看一下周围到底有没有人在。

    可四下夜色正浓,他也看不到什么,只好恨恨地骂了声:“无耻鼠辈,就会躲在黑暗里偷窥。”

    “好啦,师兄,别生气了,咱们回去吧。有话,回去再说。”吴梦雪捏了捏他的手,在他耳边悄悄地说了句。

    “回去,对,回去再说。”王落辰会意,转怒为喜,拉起她的手,就要他们住的那所小院儿。

    可才刚走了几步,王落辰又有些沮丧了,他贴近吴梦雪,十分不开心地说:“算啦,回去也别说了。因为,我房间里有人,你房间里也有人,咱们还说个屁啊?我看,我们还是各回各家,各找各妈吧。”

    “师兄,我忽然发现你这人吧,真的挺讨厌的。你跟人家在一块儿,就是为了‘欺负’人家吗?什么时候起,咱们俩之间就变得不能有点正常的交流了呢?”

    吴梦雪见他因为不能跟自己亲近,陪自己的兴致就不高了,不禁觉得自己好像被他给看低了。

    因初恋而变得敏感起来的她,不想自己在他眼里就只是他玩亲亲的女人。就忍不住,很不客气地说了他两句儿。

    “这个嘛?师妹,你不要误会。所谓,亲卿爱卿所以亲亲,咱们不是发展到这一步了吗?如果我对你无情,你对我无意,咱们俩之间根本就不想跟对方进一步发展,变得亲密无间,如胶似漆的。那咱们根本就不会有这些事儿了,不是吗?所以啊,你不要把人家一个正常男人表达对你有好感的方式给想歪了嘛。”

    王落辰看出她的误会,讲出了自己的一番道理。

    他心想,师妹大概是言情看多了。我拉一下她的小手儿,亲一亲她,动手动脚地实施点儿亲密行为,就都被她当成我黄色思想泛滥而被她给讨厌了。这可怎么行?

    如果真那样儿的话,就太没意思了。所以,我一定要把她这思想给转变过来,以后两个人在一起才有趣嘛。

    他的一番解释,很让吴梦雪受用,当即点了点头,主动拉起他的手说:“师兄,你也不要误会,人家也没有说是非要当圣女,装清纯啦。人家只是担心你把人家给看低了嘛。只要你保证在那心里把我当成伴侣和妻子那样看待,你要怎样,我也不会太介意啦。”

    “师妹,咱们是一块儿共过患难的。所以,请相信,我对你可是真心的。可是,即使是这样,我也不会天天把什么话都挂在嘴边的。你心里有数就好了。以后不要怀疑我啦,不然我会烦的,懂了吗?”王落辰在握着她的手,郑重其事地说道。

    “嗯,我明白了。可是,你要跟我保证,这番话可只许对我一个人说啊。你那个什么云姐,我可不许你对她也这样说的。”

    吴梦雪撅起小嘴儿,做出一副小女人状,晃了晃他的胳膊,以撒娇的语气说道。

    “这个啊,我知道了。我保证,我不会跟她这样说的。”

    王落辰知道,自己要不给她一个肯定的回答,她肯定是不会满意地,肯定又会生气,便只好这样哄她了。

    可说真的呢,在这家伙心里,对沙傲云可是并没有真正放下呢。

    只是,他还在犹豫,自己要不要跟他的云姐说清楚。告诉她,他跟自己的师妹已经擦出真爱的火花,今时不同往日了,他们应该保持一定的距离的。

    但这个话,他实在说不出口。

    谁叫他在从妖精森林回来的路上,也色色地抓了人家的小手手不放呢。那代表什么意思,他们两人心里可都是心知肚明的。

    如果在那之后,自己突然来个态度上的一百八十度大转弯,沙傲云会接受,会答应吗?她那么厉害,会不会把自己给杀了啊。

    再说了,她也不错嘛。也有让他不舍得放手,希望跟她一辈子长相厮守的理由嘛。

    因而,这一刻,王落辰的心里其实是很犹豫,很矛盾的。简直有点凌乱不堪啊。

    在一瞬间,就变成了男人眼中的情圣,女人眼中的渣男。

    只是,不管是情圣也好,渣男也罢,他现在考虑不了那么多了。他已经是深陷在两个女人的柔情中,不知该如何取舍了。

    因为这个原因,在接下来的那段路上,王落辰变得有点心神不宁的。匆匆忙忙地将吴梦雪送进了她和卓应儿赵思雅住的小屋,就回到了自己和那两名送菜的弟子同住的房间。

    这时,经过一天的劳累,他们又没有他这样的艳福,有美女陪着谈情说爱,两个累成狗的家伙,早已经睡着了。

    不过这样也好,他们睡了,他也大可不必因为怕引起他们的怀疑,而陪着他们装睡了。

    他轻轻地退出了房间,带上门,伸了伸懒腰,故意叹了口气,说:“唉,这么热的天,还有蚊子,跟两个脚臭的男人睡一个房间,谁受得了?与其在在这儿睡不着难受,还不如去大殿祖师爷的神像前静思去呢。”

    在五极门,到祖师爷的像前静思,被视作是对祖师爷的追思和崇拜。属于被鼓励和被推崇的行为,没人会认为这种行为有什么奇怪和不对的。

    所以,王落辰故意说出这一番话里,就是想向那潜伏在黑夜中的某人说明一下,自己到大殿去没什么别的意思,就是去跟祖师爷交流一下,没有什么可怀疑的。要他们不必觉得这有什么不妥。

    用了这样的心思,做了这几句说明,他就出了这所小院儿的大门,在徐徐拂面的凉风中,到背着手,慢慢走到祖庙大殿里去了。

    他走以后,小院儿大门的门楼上,悄悄飘下一个身影。

    那身影或许是专门修炼过什么轻身的功法,落地时,就像一张没什么重量的纸片儿,悄然无声。

    他望了望小院儿里面,又看了看王落辰远去的方向,好像在思考自己到底是该跟上去,还是该留下来。

    片刻后,他用力点了一下头,好像下定了决心,就向着王落辰离去的方向追去。

    而他去后,小院儿房屋的阴影里,仅仅穿了一条短裤的黑师兄,就像一个鬼影子一样慢慢走了出来。

    看着那条跟上王落辰的黑影,向天空抛出了手中的一只鸽子。然后,摇头晃脑地轻轻说道:“咦,竟然是幽隐司的人。没想到啊,那人的触角都伸到木长老的心腹中去了。呵呵,有意思。”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