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低矮、潮湿、闷热的小房间,紧巴巴地住下了三个女孩子,身在其中的这三个女孩子此刻的心情,可想而知是该有多么糟糕了。(书=-屋*0小-}说-+网)

    “这是人住的地方吗?连个蚊帐都没有,到了夜里,该死的蚊子还不把我给咬死?”卓应儿拿了一把布边都破了的蒲扇,胡乱扇了两下,嘴里埋怨了起来。

    “应儿,别恼,我来想办法。”赵思雅见她心烦,从音灵石里取出了一块放着蓝色光芒的石头。

    “这是什么啊?”卓应儿见那石头会发光,以为是块宝石,眼睛马上亮了。

    “这是块很普通的噬蚊石,是我们星族用来对付蚊子的。你知道的,森林里蚊子可是很多的哟。”

    说着,赵思雅找来一个脸盆儿,往里面倒了些水后,将噬蚊石给放了进去。

    石头本来就发光,放入水里之后,因为有水的折射和散射,更显得光芒四射了。

    蚊子,见到那光,就好像见到了什么美味诱人的食物一样,纷纷向它扑去。然后就一头扎进了水里,再也上不来了,直到死去。

    “哎,这个好玩儿。今天晚上咱们就玩儿这个吧。谁叫咱们不像吴师姐,有王师兄约出去谈心呢?”卓应儿趴在水盆边儿,两手托着腮,脸上挂着一脸的羡慕说道。

    “怎么?思春了?要不,你也找一个。哈哈。”赵思雅在她背上拍了一下,玩笑道。

    “好啊,那我就去找某人心目中的白马王子秦师兄。让某人心里难受,哈哈。”卓应儿向着青华宫的方向,张开了怀抱做出一副陶醉的样子,笑道。

    “你胡说什么,秦师兄现在是生是死还不知道呢。唉!秦师兄,你可一定要好起来啊。”

    说到秦俊彦,就想起他被木长老带走时,双眼紧闭的样子。赵思雅也没心思跟她玩笑了,伤感起来。

    她那黯然神伤的样子,将她对秦俊彦的爱意完完全全地表露了出来。

    卓应儿看她伤心了,顿时后悔自己不该将话题扯到秦俊彦身上,于是拍了拍她的肩膀说:“你呀,就别自己吓自己了,秦师兄有木长老救治,一定会好起来的。”

    她们两个就在这小屋里闲聊,王落辰和吴梦雪两人却正在厨房后面的山坡上聊正事儿。

    “师妹,咱们说话必须小声儿点儿。”王落辰牵着吴梦雪的手在一块大石头上坐了下来,凑近他的耳边说道。

    “小声点儿?你这坏家伙,又想跟人家说什么鬼话?”吴梦雪听到他那样说,想歪了,脸不禁红了一红。

    “师妹,我不是那个意思,我是跟你说正事儿。”王落辰用很严肃认真的口吻对她说,“你听着,今天厨房里这个黑师兄,悄悄告诉了我一个咱们蔡师伯的口讯。他老人家说,要我们几个多加小心,还说咱们都被人家给监视了。”

    “什么?真的?黑师兄真是咱们这边儿的人?可看他那凶巴巴地样子,好像不像是跟咱们一个阵线的啊。”吴梦雪今天被黑师兄给呵斥了好几回,对他没啥好印象,突然听到王落辰告诉自己那家伙是自己这边儿的人,不禁有些吃惊。

    “师妹,重点,你没听出我说话的重点吗?”王落辰没想到自己话里面最重要的信息被师妹给自动忽略了,不禁有些无奈地再次提醒了她一下。

    吴梦雪一听,嘴巴张老大,反问道:“重点?什么重点?你除了说黑师兄的事儿,还有说别的吗?”

    “没有吗?师妹,你今天出门带脑子了吗?我说,咱们被人家给监视了。以后一举一动可都要小心啊,特别是你和应儿,还杀了对方的人。所以,这事儿你回去之后,也一定要好好跟应儿说说,要她最近千万不要惹事。这才是重点,这回你听到了吗?”

    王落辰真是服了她了,自己说了这么重要的事情,她居然没听进去,只好又详细地把事情跟她说了一遍。

    “切,就这事儿啊?我还以为有什么大不了的呢?被监视嘛,怕什么?反正我们又不惹事儿。哎,师兄,说到这儿,你是不是该检讨一下自己啊?今天中午,你看你能的,还要把武圣给按在缸里。啧啧,你本事真大啊。就你这个,不是惹事儿啊?还好意思让我们别惹事儿呢,还是先改改自己的脾气吧。”

    吴梦雪知道了他说的重点是什么了,也没按照他的思路往下说,反而又把话题给带歪了。把怎么应对人家监视的讨论,给弄成了对王落辰沉不住气这事儿的批判。

    “师妹,我求求你,咱说重点好不好?”王落辰向作了个揖,求告道。

    “说重点,好啊。说重点你这种行为就是不自量力,你知道吗?你也不想想你自己是什么实力,就动不动发火,要把这个怎么样,把那个怎么样的。师兄啊,你也不小了。为了我,为了咱们的将来,你就改改你这脾气吧。你知道吗?就你当时那冲动的样子,人家真的很为你担心的。”吴梦雪这回听他的了,真把话给说的重了那么一点了。

    “师妹,你怎么老说我干嘛啊?让你说重点,是要你教训我的时候语气重点吗?你,你真是气死我了。我,我真恨不得掐死你我。”王落辰伸出手去,掐在她的粉颈上,把吴梦雪惊地赶紧求饶。

    “师兄,快放手,快放手,我知道错了。哈哈,别激动,别激动,咱们说重点啊。”

    “重点是啥来着?”王落辰被她给一折腾,自己都把重点忘了。

    “重点是人家时时刻刻都在注意咱们,所以咱们人人都要小心,不要惹事,不要让人家抓住把柄,你不就是想说这个嘛?真是,啰嗦了半天,也没说清。我早就说过你这人智商有问题嘛,你还不承认。”他忘了,吴梦雪却一本正经地说起重点来了。

    “你,你欺负我。好啊,我也要欺负你。”

    话说到这里,王落辰才明明,刚才吴梦雪不是什么没抓住重点,而是故意再跟他打哈哈,借机说他中午那事儿做的不对,太冲动啊。

    他突然有了一种自己比她傻,被她给欺负了的感觉,因此觉得吃了亏,应该要找回来。

    于是,他就趁自己的手还在她脖子上的时候,“欺负”了一下她。

    “坏蛋,你干什么?手怎么这么不老实?”

    王落辰的手在她身上不老实地游走了起来,嘴巴又贴上了她的双唇。吴梦雪被他给欺负了,不禁含含糊糊地抗议了起来。

    可她的抗议不起作用,王落辰已经将手探向了她的小馒头,并揉捏了起来。大有不将它给揉成大面包就誓不罢休的意思。

    “嗯,师兄,你太坏了。可是,可是,你不是说有人会监视咱们吗?咱们这样子,会不会全被人家给看了去啊?”

    吴梦雪被他给弄得有点难以承受,不禁急中生智,想出了不让他更加得寸进尺的妙计。

    “对啊,我怎么没想到呢?靠,特么的,我脑袋一热,都忘了这事儿了。不行,师妹啊,以后咱们真得注意点儿,别万一不小心走了光啥的,便宜了那帮孙子。”想到这一层,王落辰赶紧收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