见他发脾气了,吴梦雪她们三个,赶紧过来劝他不要冲动。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他们几个现在正处于劳动改造期间,更不能惹事儿啊。

    那胖大的黑师兄倒也好脾气,见他怒了,不仅不急,反而笑着说:“小师弟,冷静、冷静,千万别冲动啊。你可知道,咱们主事战力几何啊,你就去找他?那可是战力仅次于咱们卓师伯的武圣啊。就你,他一根手指头就能灭掉。呵呵。所以啊,师弟,你还是别找死去了。好好吃饭吧。吃完饭,下午还得挑水,准备晚饭呢。”

    “什么?武圣啊?我,唉!给黑师兄点儿面子,暂时放过他吧。走,师妹,咱们吃饭去。吃完了好有力气干活儿。”

    听到对方是武圣,王落辰泄气了。

    他还没狂妄到以为自己凭他渣儿一样的战力,可以强按武圣级高手到水缸里喝水的程度。所以,只好暂时放过了那位爱折磨弟子的变态主事,招呼着同样累成狗的师妹们吃饭去了。

    又到了那句话了应验的时候了,绝对的实力面前,规则都是狗@屁。

    绝对的实力制定的规则面前,没有实力,你说话就是狗放@屁,谁会听你的?

    王落辰正是明白这个最简单的道理,所以才暂时压抑住心中的怒火,闷闷不乐地跟师妹们一块儿去吃饭去了。

    还好,如他来之前所想的那样,厨房里的饭食还是挺好的。毕竟,“杀猪宰羊,厨师先尝”嘛,什么好吃的好喝的,厨房里的大师傅总有办法给大家截留那么一点儿的。这就叫,亏谁也不能亏自己嘛。

    所以,王落辰他们几个到厨房之后的这第一顿饭,吃得还真是挺不错的。

    吃完饭,有一个多小时的休息时间。王落辰也是跟这厨房里的除黑师兄之外的另外八个人结交了一番。

    另外八个,其中有两个是比他略大几岁手脚利索的年轻弟子,他们专门负责往祖庙的各个部门送饭并收拾碗筷儿的工作。

    其余六个,除一个采够外,全是厨师。当然,虽说都是厨师,他们也是有区别的。

    负责炒菜的有两个,是大厨。负责凉菜和糕点的一个,是二厨。还有一个就是负责配菜的了,不算什么厨师了,只能算学徒。

    最后一个,则是传菜的,也就是负责把做好的菜从厨房装进食盒或餐车,以便让送菜的好送到各处的。另外他还有一个职责,就是负责传话儿,把祖庙里的各位官员想要吃什么菜,通知给厨师们。

    通过交谈,他也是知道了,这里管事的呢就是那位黑师兄了。

    不过,这人虽说是个领导,可因为人少,他也是要干活儿的。

    他最主要的工作,就是烧火。为什么这么多活儿里,他单单挑烧火这个活呢。因为,这个活儿可以让他坐在灶火前,就可以监督到厨房所有人的活儿干得怎么样啊。

    你想啊,厨师炒菜、蒸馒头、煮饭什么的,都得在锅灶上吧。饭怎么做的,菜怎么炒的,好不好吃,他这烧火的第一时间就知道了吧。

    而饭菜制作的过程中,用到的食材和水、油什么的,其切工、质量、分量什么的,也都在他眼皮子底下吧。而这些,不就是采够、配菜、杂役他们的劳动成果吗?好不好,工作干得怎么样,往锅里一看全都知道了。

    所以,烧火儿这个活儿,是个可以总揽全局的活儿。他能想到通过做这个活儿,来监督大家,也足见其领导才能。

    王落辰据此认为,自己的这位黑师兄,其实也不是个简单人物呢,再投向他的眼神儿,也变得不一样了。

    休息之后,大家重新开工。

    或者是因为王落辰的表现还不错,也或者是他看到了王落辰对他略有些崇拜的小眼神儿,胖大的黑师兄,在他要干活时,亲自为他拿起了扁担和水桶,递了过来。

    “谢师兄!”王落辰接过自己的工具后,点了点头,说。

    “师弟不必客气。”黑师兄也冲他一点头,笑了笑。然后,看了看左右没人,又在王落辰的手握住扁担的一瞬,用只有他们俩能听到的声音说,“师弟,你们刚刚杀了人家的人,蔡师伯要你最近安分些,免得授人以柄。”

    “哦?蔡师伯。嗯,师弟明白了。”王落辰脸上毫无表情地小声儿回了一句。

    “周围有眼线,不说了,你明白就好。”此时,王落辰已经将扁担担在了肩上,黑师兄已经将脸转向别处,身体也已经有了向其他地方去的动作,可还是又悄悄地从牙缝儿里蹦出一句嘱咐。

    王落辰听了这话,心里一惊。但此时两人的身体已经有了一些距离,小声儿说话已经无法听到了。因此,他也就只能是不再多说什么,直接面无表情地扛着扁担,拿着水桶走开了。

    只不过,他心中此刻并非表面上看起来那么平静。

    刚才黑师兄主动向自己表明身份,并告诉自己蔡师伯的口讯,显然是想向自己传递一个意思。那就是,别人并没有忘记自己,也没有放过自己,已经派人在他根本看不到的地方,在注视他的一举一动了。

    人家说,不怕贼偷,就怕贼惦记着。

    一个人周围时刻有人监视着,就等着你犯错,他好跳出来抓你,真的是很令人难受的事儿。

    而这样的事,今天落在自己头上了。王落辰心里当然无法平静了。

    “看来,我的预料是对的。对方那帮人不可能会轻易放过我的,或许,说不定他们什么时候就会动手了。而他们动手的对象,或者直接是针对我,也或者是直接针对我师妹她们。我还真得要提醒大家小心呢。”

    “留给我的时间,可能不多了,必须要抓紧了。今晚就去大殿试试看,能不能跟祖师爷的元灵联系上。也好赶快把功给连起来。”

    王落辰在打水的路上,暗自打算着,想法也很多。

    接下来,一下午的时间,他又挑了二十趟水。直到天黑了,为祖庙弟子们做的饭菜都送过去了,王落辰才再一次被黑师兄给叫住,停止了一天的工作。坐下来,跟大家一块儿吃了晚饭。

    晚饭后,等大家一起忙活着把从各处收拾回来的碗筷儿全部洗刷干净了,他们才真正算是结束了一天的工作。

    王落辰他们四个,也才被黑师兄给安排到这老院儿后面一处当做弟子宿舍的小院儿里休息。

    直到这时,王落辰才算是有了跟师妹们单独相处,聊聊天,说说话儿的条件和时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