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落辰被人家给围观了,心里要多委屈有多委屈,赶紧用衣服捂上脸,趴在竹榻上,暗自伤心起来。

    而吴梦雪和卓应儿、赵思雅她们,则因为卓应儿的那一句“未来老公的屁股”,在寓所里大呼小叫地打闹了起来。

    几人都没注意到,寓所外的空中,那一头青云般的飞行兽上,有一名绿衣女子,正在看着他们的嬉闹,独自流泪。

    “你小子多情,人家虽然对你小小惩戒了一下,可我这心里也是不好受啊。只是,这家伙太过优秀,又是天命之人,头顶光环很多很亮,恐怕对他动了情,将来会有更多的惆怅和寂寞要去品尝呢。可即便如此,我又能如何,难道就此退出,就此放手吗?不,我宁愿和别人共享他,也不愿对他一世空怀牵挂,和别的进不了我心里的人举案齐眉。落辰,我只要你好,你可不要负我太多啊。哼,应该说,除了吴梦雪,我再不许你有别人了。否则,否则……”

    沙傲云想着女儿家的心事,对王落辰的多情暗暗做出了让步。只是,王落辰还不知道而已。

    他此刻正在生她的气,气她小心眼儿,因为别人谣传的事儿就让人打自己屁股。觉得她的心太狠了。

    真的,他越想越气,以至于忍不住拿出了音灵石来,找她算账。

    “沙傲云,你速来见我,速来见我。我要好好跟你理论理论。”他气呼呼地朝着音灵石吼道。

    “不去,你有小师妹给你上药,揉屁股,我去了又捞不着沾边儿,去干嘛啊?哼!”沙傲云酸溜溜的回答。

    这种带着浓浓爱意的酸溜溜的回答,最是让爱人心软。王落辰听了,心头一热,语气上也就软了下来:“不来归不来,可是,你给我记着,今天的这事儿,我跟你没完。除非,你给我点儿补偿。嘿嘿。”

    “切!你笑得好猥琐。真是令人讨厌。好啦,好啦,这一次咱们俩就算扯平了。我不追究你跟小师妹三更半夜拍蚊子的事儿了,你也别觉得委屈要什么补偿了。你就老老实实地趴在家里养屁股吧。等你屁股好了,去了祖庙,我再去看你。这总行了吧?”

    沙傲云听他语气缓和了下来,知道他已经不气自己打他屁股的事儿了,也把语气软了下来,给了他一个美好的期待。

    “你怎么知道我趴在家里?哦,难道,难道你还喜欢偷窥人家的屁股?好啊,你给我等着,看我饶得了你?”

    王落辰从她的话里,听出了玄机,马上就挣扎着从竹榻上趴了起来,扭着屁股跑到院子里,朝空中寻找了起来。

    可等他起来,沙傲云早就风一样儿的逃了,他哪里还能见到她的半点影儿呢?

    他只好向空中恶狠狠地晃了晃拳头,大吼一声:“沙傲云,算你跑得快”,又慢慢扭回屋子里去了。

    然而,他这番举动,被吴梦雪看在眼里,又生气了。撇下卓应儿和赵思雅,把门儿一关,又一个人躲自己屋里去了。

    而且,她这回气比较大,竟然连续三天都没有理王落辰。直到他们去祖庙的路上,王落辰主动死乞白赖地跟她套磁,她才爱答不理地回应了她两句。

    这也不怨她,谁让王落辰刚被人家沙傲云指使人给打了屁股,还那么不计前嫌地跑出房间去寻她呢?他这在吴梦雪看来实属犯贱的行为,怎么能不让她生气,恼他呢?

    但是呢,女人心里有某个男人呢,无论那男人犯了多大的错儿,一般来讲,只要他真诚认错儿道歉,她就搁不住他哄的。结果就是,还没到祖庙呢,她就被他给哄好了。

    两人又变得有说有笑起来。整个小团队的气氛也随之和谐了。仿佛受到了大家大好心情的影响,飞行兽们也撒了欢儿似的飚起速度来。

    很快地,他们就来到了祖庙前那个高大的雕像前。这次,王落辰又看到了那雕像的眼珠动了动,但他不再为此儿感到奇怪了,因为他知道,那是元化极在向自己“眉目传情”。

    他也偷偷地冲他挤了挤眼睛,告诉他,他来了。然后便骑乘着巡天兽,飞向了祖庙那座宏伟的大殿。

    到了殿门前的小广场,他们四个下了飞行兽,步行走进祖庙,在祖庙大殿门口左边的一张大桌子前,向祖庙值守的师叔报到。

    由于几乎每天都有弟子被戒律愿派到祖庙来做杂役,祖庙里值守的师叔早已经将这接待并安排这些弟子的活儿,做得相当纯熟。

    他看了一眼四人的装扮和长相,毫不犹豫地就从宽大的办公桌后面扔过来四个木牌,懒洋洋地说道:“你们四个,小的小,矮的矮,瘦的瘦,弱的弱,没有一个成用的。大殿这边是用不上了,都去厨房帮工吧。这是你们的临时腰牌,住宿、吃饭、出入都用得着它,千万不要掉了。去吧。”

    说完,他不耐烦地拂了拂衣袖,示意他们离开。然后又指了指他们身后的一名弟子,示意他过去。

    新人让旧人,来了别人报到,他们自然也不好待在这里了,每人拿了一个腰牌,就一路问着殿中值守的师兄,到厨房去了。

    厨房就在祖庙的后面小山坡儿上,位置虽然不显眼儿,但因为有葱花大料儿的味道和滚滚炊烟不时飘出,他们倒是也没费多大劲儿就找到了。

    “那里就是厨房了,看看那一副烟熏火燎的样子,就知道这个地方好玩儿不了了。肯定是又脏又油,又有很多活儿要干,还有很多老鼠的地方。唉,想想要在这种地方呆一个月,真是倒霉啊。”

    走近那一处好像废品收购站一样,堆满各种物品的破旧老院儿。看着它不知被哪个醉汉撞得歪斜的大门和大门旁边那早已熏的面目全非的粉墙,以及墙脚那好几个不知道是供狗还是供猫,抑或是供老鼠出入的墙洞。卓应儿开始为自己今后一个月的悲催生活,发起愁来。

    “师妹,不要这么悲观嘛。厨房其实也没什么不好嘛。至少,吃喝方面不用愁吧。”王落辰拽了拽她的小辫儿,笑着安慰她说。

    “对啊,近水楼台先得月嘛。我想呢,说不定咱们在这儿待上一个月,还能因为吃香的,喝辣的,胖上几斤回去呢。”赵思雅捏了捏自己本来就有些肥嘟嘟地小脸儿,憧憬起了自己在厨房里的“美食生活”。

    “喂,我说,你们几个既然来了,就赶快进来帮忙。咱们祖庙厨房算上你们四个新来的总共十三个人,要负责祖庙上上下下千把口人的饮食,不抓紧着点儿可不行啊。”

    他们正在这儿门口踟蹰不前,大概是听到了他们说话的声音,一名黑的跟煤炭似的胖大中年人,从里面走了出来,朝他们嚷嚷了几句。

    “什么,是十三人做千把人的一日三餐?我的天哪,师兄,你干脆把我打死算了,那我就不用在这儿当奴隶了。”

    卓应儿听了这话,扑通一下就跪在王落辰面前,抱着他的腿,可怜兮兮地求告了起来。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