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人五十下,四个人才两百下,这对经常执行杖刑的弟子,根本就不算什么活儿,轻轻松松地就打完了。

    然后,卓应儿她们就向那名打他们屁股的弟子,报以感激的眼神儿后,假装相互搀扶的样子,离开了戒律院。只是,在这一过程中,大家都没有注意到,王落辰在离开时,望向那人的眼神儿,好像跟她们的很不一样似的。

    回到了寓所里,卓应儿伸了一下懒腰说:“唉,真没意思,一点儿感觉都没有,五十下就这么打完了。”

    “你这么说什么意思,是不是觉得自己没挨打,挺没劲的啊?要不我们在家给你补上。”赵思雅在她屁股上拍了一下说。

    “不过,应儿,你叫的声音倒是真像被打了似的。惟妙惟肖的。”吴梦雪捏了捏她的腮帮子,笑着说。

    “我叫的像吗?我没觉得啊?我倒觉得王师兄的叫声才是真叫发自肺腑,痛彻心扉呢。哈哈,师兄,我就好奇了,你怎么叫得那么真实,是不是以前在家就特皮,经常挨打练出来了啊?”卓应儿歪着头,看了看王落辰,回想了一下他在现场的叫声,说。

    “唉,师妹啊,我不是经验因为经验丰富才叫的这么真切的。而是,师兄我真被打了啊。你看看,我这屁股都肿了。”王落辰揉着自己的屁股,苦笑了一声说道。

    “呸!师兄真坏,想骗人家看你屁股。咦,好恶心啊。”卓应儿以为又是他阴谋诡计,根本就不信他说的。

    “师妹,你把师兄想得也太猥琐了吧。我的屁股,真是被打肿了。你们也知道,我这皮肉,现在就是刀剑都伤不了的。也不知道那行刑的家伙,用了什么手法,虽说这五十下前三十下都是假打的,可后面这二十下却每一下都好像打到我的肉里去一样,痛的要死。哎呦,应儿,快给我拿药来。梦雪,快给我揉揉啊。”

    王落辰见卓应儿不信,呲牙咧嘴的解释了一番。

    “师兄,据你所说,那一定是暗劲!那打你的家伙,一定是在打的时候,悄悄在杖上施加了暗劲。也就是一种,以内家气功打出的力道,可以隔物伤人,很是厉害。”

    卓应儿在五极门最久,见识比他们三个都多,听了王落辰的讲述,她略微一想,就想到了对方是怎么伤到王落辰的了。

    “这么厉害,可他为什么要这样啊?沙师姐不是已经关照过他了?而且,你看,咱们三个也没什么事儿啊?”赵思雅有些纳闷儿地问。

    “哈哈,这恐怕就得问王师兄自己了。好啦,思雅,咱们还是去给王师兄拿药吧,也好让吴师姐替王师兄揉揉。嘻嘻。”

    卓应儿真是聪明绝顶了,赵思雅的话刚一出口,她就被她的话给提醒,想到了王落辰之所以被人家用暗劲教训的原因。

    因为事关他们大人之间的事儿,她觉得自己和赵思雅不便多嘴,免得招惹是非,再次被打屁股,就笑嘻嘻地拉着这位还没明白过来是怎么回事儿的小伙伴,跑出房间去了。

    “哼!你刚才一说你被真打了,我就已经想到是怎么回事儿了。唉,最毒妇人心,不是我说你,你以后少招惹这样的女人,免得你以后因为什么事情惹恼了她,吃不了兜着走。唉!废话不多说了。来,趴到榻上,我给你揉揉吧。”

    跟王落辰交换了初吻,吴梦雪在这两天里,也是觉得他在自己心里的位置,比起以前,更为亲近了。所以,就连他要自己接触他的敏感部位,屁股这样的事儿,也没怎么介意,就答应了。

    尤其是,一想到他这屁股还是被那个女人给安排人打的,她就更不介意替他揉一揉了。

    她一说,王落辰便听话地趴到了竹榻上。吴梦雪伸手将他的裤子往下褪了褪,然后以医生的眼光看了一下他的伤势。

    “还好,只是有些肿了。并没有什么大碍,抹些消肿止痛的药膏,一两天就会好的。或者,人家也没真想打你。只是小小惩罚一下你这薄情郎吧。哈哈。”看了看他的屁股,只是红肿,没什么大碍,吴梦雪放心了。挖苦了他一句,又在他屁股上拍了一下,就笑了起来。

    “你,师妹,人家屁股都这样了,你还打啊。”王落辰眼泪汪汪地看着她,大声抗议。

    “好,好,宝宝不哭,不哭。听话啊,不打了。我给你揉揉。”说完,吴梦雪为他提上裤子,稍微调出一点儿她的寒冰元力在手上,轻轻替他揉起了屁股。

    元力分五行,但五行元力并非只有五种,而是每一种元力都有好多形态。

    你比如水元力,就有寒冰元力,雪花元力,雾之元力,清水元力等等形态。这些元力,本质都是水元力,但却是有自己独特的属性。使用时,也要以不同的方法和武技催发。

    此时吴梦雪的手上,便是被她给催发出了一层寒冰元力,使得她的手变得冰凉冰凉的。按在王落辰的屁股上,就跟上了冷敷似的,让他的疼痛一下子就消失了许多。

    “嗯,好舒服。谢谢你师妹。”王落辰刚好受了一些,就变得不老实起来,伸出一只手,就去抓她的冰凉小手儿。

    吴梦雪抬手在他手背上打了一下,娇嗔道:“别动,不然不给你揉了。”

    她刚说完,卓应儿和赵思雅就拿着好几瓶药回来了。一进门儿,看见她正在给王落辰揉屁股,她们俩就“嗤嗤”地笑了起来。

    “笑什么啊?当医生的给病人揉个屁股有什么啊?赶明儿你们要是被人家打了屁股,我也一样替你们揉,有什么大惊小怪的?药呢,快拿来,给他抹上,也好早点儿消肿。”

    吴梦雪白了她们俩一眼,伸手从她们手中夺过药来,就把王落辰的裤子再次给褪了下来,替他上药。

    “呀!吴师姐你好坏啊。给我们俩小姑娘看这么色@情的东西。你知道这对我们幼小的心灵会造成多大是伤害吗?不行,你得赔偿我精神损失费十万江湖币。不然,我就去告你。哼!”

    她的动作有些突然,令卓应儿和赵思雅来不及把脸转向别处,就把王落辰的屁股给露了出来了。惊得她们俩赶紧捂上脸,埋怨她使坏。

    “你们啊,就是人小鬼大,想法太多,太复杂。不就是两块肌肉外加一些皮肤组织吗?有什么啊?至于把脸捂成那样儿吗?还扯出什么精神损伤费。真是好笑。这么好的屁股,白给你们看就便宜你们了。白看了还想要钱,啧啧,想得真美啊。”吴梦雪拿出医生的派头,边给王落辰上着药,边取笑了她们一通。

    “对啊,师姐说的也是啊。不就是两块肌肉嘛?师姐都不在意,咱们在意什么啊?来,来,思雅,咱们也别捂着眼睛了,快好好欣赏欣赏吴师姐她未来老公的屁股。不看白不看啦。哈哈。”

    于是,下一秒,王落辰的屁股,就继化龙池后,再一次被人家给围观了。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