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一章是五极化极归元神功的功法解释章,比较专业。读之前,需对气功有一些了解,才能更好地读懂。嘿嘿。)

    吴梦雪躲进自己屋里,不过是因为害羞和跟王落辰怄气,想暂时躲躲而已。卓应儿进到她屋里,嬉皮笑脸地劝了她一阵儿也就好了。

    接下来这两天,别人都去上课了,也没有人来叨扰他们了。而他们几个呢,由于不用去上课,就全窝在寓所里练功。

    只是,同样是练功,这里面也有区别。

    赵思雅因为星族的秘法不得外传和在别人面前显露,不和他们一起练。

    卓应儿和吴梦雪都有家传的功法,且她们两个又都是修炼水元力的,两人自然就在一起修炼了。也方便在练功的过程中,相互交流心得体会,较量武技什么的。

    而王落辰在元力修炼上跟她们完全不同,元化极传授给他的五极化极归元神功,他也不能向她们透露。就只好躲进自己屋里,慢慢参悟。

    经过两天的不断参悟,王落辰也是初步了解到了五极化极归元神功这门气功的些许皮毛。

    这门气功,的确是如元化极所说,是专门针对像王落辰这种五行俱全的体质设计的。

    与五极门内其他弟子修炼的五极元功,从元气中凝聚提炼单一的五行元力不同,它要求修炼者要从元气中均衡地提炼五行元力。这就造成它修炼起来非常的困难。

    因为,修炼气功,说白了就是修炼者使用自己的精神力,引导天地间的元气进入人体中的经脉,并最终汇入丹田。再在其中将元气按照各种不同的修炼功法,进一步使用精神力,进行控制、加工、提炼、存储和使用的过程。

    而这一过程中,由于处处都会用到精神力,所以精神力的消耗非常巨大。

    由此不难得知,只为凝聚提炼一种元力而设计的功法,其难度自然是比不上为了凝练五种元力而设计的功法的。

    而且,单单从元气中凝聚提炼一种元力,提炼出来的元力十分精纯,没有那么驳杂。在丹田里面不用分别存储,也不用担心它们彼此间相生相克,互相影响,互相制约。一旦凝聚出来之后,就不需要刻意使用精神力去控制它们了。

    而同时一次性地从元气中凝聚提炼五种元力,肯定是要将它们分别存放在丹田中的五个不同的位置的。特别是与此同时还要保证它们之间是均衡的。真是非常难做的。这需精神力极为强大才行。

    最为困难的是,五极化极归元神功,修炼到最后,待到这些五行元力都达到了饱和状态,还要将这些元力由五极归为先天一元,形成五行合体的先天一元法阵,以达到综合使用各种元力,最大化地提高修炼者战力的目的。

    说到这里,有人会说,这有什么难的?五极归先天一元,归得了就归,归不了就退回到五极圆满也就是了嘛。

    可实际上不是那么回事儿,化五极而为先天一元,倘若失败,将会五极崩坏,前功尽弃,修炼者重新变成半点儿功力也没有的白板。

    可见其中蕴含的风险极大,一个不小心,可能数十年之功就白费了。

    不过,虽然这五极共修,五极归元十分的难练,但据元化极的总诀里讲,此功仅仅是练到五种元力化极,即五极圆满,战力就可达武神级。若是能够最终实现五极归元,修炼者战力更是可达圣境中的战力最高级别,武星级。

    达到武星级别,战力能有多厉害呢?

    总诀中也说了:“武星武者,可上九天揽月,可下五洋捉鳖。一吸可撼风云起,一呼能叫天地动。举手间,灭敌一国;投足时,踏破山河。可神隐,可长生,可不灭,可得大自在于宇宙苍穹。”

    虽然觉得它把武星战力描述地如此天花乱坠,近乎神迹,有吹牛@逼之嫌,但读完这段话,王落辰也不禁为其所说的那种力量之强大而动心。

    “好厉害的战力,如果我能达到这样的级别就好了。唉,可惜,现在看来,这也只是个遥远的梦啊。因为总诀中另外还有说嘛,要练此功,必须武魄、武魂、武力三者同修并进,三者缺一,都不可能成功。”

    为毛还有这样的要求呢?这总诀中也说明了其中的缘由。

    “修炼者夺天地造化,窃阴阳之根本,将原属于宇宙苍生的五行之力据为己有,本就是逆天行事,非得有大智慧,大机缘,大能力者不可达成。且,修炼神功,吸取元气之速度、数量,必超过常人。若身体无根基,精神无巨力,岂可做到?而若想身体有根基,精神富巨力,别无他途,必先锤炼武魄,淬炼精神。”

    为此,在这篇总诀中,也是附录了《五极神魂篇》和《五极元体》这两篇的武魄和武魂的修炼法诀,详细讲解了这两者修炼的方法。

    对于这两篇,王落辰也是仔仔细细地看了。

    不过,看过之后,尚有一些不明白之处,就没有先行修炼。所以,练功之事,他也并没有急功近利,贸然进行。而是准备等到了祖庙,请教过元化极之后,再说。

    另外,除这些修炼的总诀和法诀,他也顺便看了看元化极所传授给他的,关于法阵和武技的那部分内容。

    但因时间有限,都也只是泛泛地看了看,并没有深入了解。

    两天的时间就这样在参悟中过去了,按照戒律院通知中所规定的,他们该去戒律院领受杖刑了。

    不过,因为早就得到了沙傲云的许诺,他们心里有底,并没把将要领受的那五十杖当一回事儿。

    于是,人们看到,这天一大早,他们这几个将要被打之人在饭堂吃过早饭后,就跟逛街似的,东游西逛地慢慢晃荡到化极峰上的戒律院去了。

    进了戒律院那所十几进的大宅院,他们被值守的弟子给带到了刑罚司。

    在被人家验明了正身,记录了姓名,且他们又签了字,按了手印之后,就被带到行刑大厅,轮流趴到了领受杖刑的长凳上,被负责行刑的弟子给各打了五十下。

    只是,他们四人,好像都很怂的,并不像来时那么光棍儿。各个挨杖刑时,每挨一下,都惨叫不已,没有一个说是英雄了得的,挨了打也不吭声儿,非常有范儿的。

    甚至就连特别抗揍的王落辰,连刀枪都不惧的家伙,在被木杖打了之后,也是这种表现。很是奇怪。

    他们为什么会是这种表现呢?

    原来,这不过都是沙傲云让他们演的戏。

    她那晚就跟他们说,她会让行刑的人,将力道使得恰到好处,只击打他们的衣服,而不伤及他们的皮肉。

    但是,为了不让外人看出来作弊来。行刑假打之时,他们必须得跟他做一下配合,就是他每打一下,他们一定要惨叫一声,以显得自己被打的有多狠,有多重一样。

    这个要求很简单,人人都会做,又不费他们什么力气,他们当然会非常认真地照做了。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