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种感觉很奇妙,弄得两人想要分开却又有点不舍得,想不分开就这么粘着吧,又有点害臊。(书^屋*小}说+网)

    结果,两人都不知道该怎么好了,只好将那个姿势进行了好大一会儿。直到,他们两个人都感觉有些呼吸不畅,憋闷难受,才猛然分开。

    “呼呼”

    两人平躺在床上,四肢伸开,成一“大”字,以利于自己尽快将呼吸给调整过来。

    这样约莫过了一分钟,王落辰突然想到一个问题,惊慌失措地由平躺改为盘坐,向身旁的吴梦雪问道:“师妹,我们会不会发展的太快了?”

    “什么?你说这话是什么意思?人家把第一次都给了你了,你怎么还说这种话?”吴梦雪也坐起来,满脸羞红地瞪着他反问道。

    “第一次?给了我?师妹,我读书少,社会经验也不丰富,胆子也比较小,你不要吓我好不好?我们刚刚这样子就叫第一次吗?那照你这么说,你接下来该不会就要给我生个小宝宝了吧?”

    为缓解气氛,王落辰开了一个玩笑。

    谁知,这个玩笑让吴梦雪勃然大怒,玉腿一伸,当胸给了他一记钻心脚,怒道:“人家的初吻就不是第一次啊?难道在你的眼里,我的初吻就这么不值钱?”

    “哎呦,我的小心脏啊。师妹,你下次踹我之前,提前告诉我一声儿,让我有点儿思想准备行不行?你这样突然就踹过来,万一我接不好的话,你很容易崴到脚的。”王落辰一手捂着自己的胸口,一手抓住吴梦雪的玉足,轻轻揉了两下说道。

    “切。不用你来捧我的香脚,我不稀罕。你还是抓你云姐姐的小手手儿去吧。”吴梦雪缩回了脚,用手像掸灰尘一样掸了掸,没好气地说。

    “哎,师妹,你这是从何说起啊。我跟云姐,只是姐弟嘛。跟你才是哥哥妹妹呢。哈哈。”说着,他便凑了过来,一把抱住了吴梦雪的小蛮腰,又把嘴巴往她脸上亲了过来。

    吴梦雪眼疾手快,伸出一只手掌挡在他的嘴巴和自己的脸颊之间,惊讶地问道:“你又想干什么?”

    “师妹,实话告诉你,刚才和你那样儿,师兄也是第一次。那什么,刚才感觉挺好的,就是有点仓促,也有点儿短暂。要不,你再让我好好感觉一下,行不?”

    说完,他很猥琐地笑了一下,用一只手将她的小手儿挪开,便亲了上去。

    所谓,“一回生,两回熟,三回不用问师父”。王落辰有过刚才那一次,这次显得比上回娴熟多了。很快,就让两人都找到了美好的感觉。

    只是,这一晚,他们也仅限于此,并没有逾越男女的最后一道防线。因为,他们两人都觉得,他们还小,都还没有准备好。而且,他们还有父母师门的大仇没有报,这时候就那样儿了,有点太对不起自己的父母师长了。

    其中,主要的还是他们心中都认为他们还没有发展到那种程度。今晚之所以会发生这样事,其中偶然因素起了很大的作用。他们都还得再考虑考虑,要不要再进一步。

    反正吧,令充满期待的观众很失望的是,等来等去,他们就是没那样儿就是了。

    吴梦雪在被王落辰给吻了第三次之后,就推开他,粉面含羞地对他拳打脚踢了一顿后,逃回自己房间了。

    “靠,女人真是翻脸如翻书啊。刚刚不是还一副很主动,很陶醉的可爱模样儿吗?怎么转眼之间就怪我使坏,怪我勾引了呢?不过,要是经常因为这事儿被师妹的花拳绣腿给打两下儿,倒也不错呢。哈哈。”

    王落辰把吴梦雪为之间端来的水喝掉,满心欢喜地爬上床去,再次倒头大睡了。

    而吴梦雪呢,她就不像他那样儿没心没肺的了。

    她回到房间,躺在床上,回味着刚才的一切,有些后悔地自言自语道:“怎么就那么不小心呢,怎么就那么容易就让他得逞了呢?今晚真是不该去送水给他喝啊。哼!这个坏人,就会欺负我。不行,下次我再也不能让他这样对我了。吴梦雪,记住,你一定要矜持,矜持啊。”

    就这样,他们两个,一个呼呼大睡,一个辗转反侧,过了一整夜。

    第二天早上,卓应儿叫他们起来去卖花蜜,买神丹。看见吴梦雪跟熊猫似的黑眼圈儿,大吃了一惊,连忙问她怎么回事儿。吴梦雪推说自己昨晚茶喝多了,没睡好,就想给掩饰过去。

    不过,卓应儿也不是那么好骗的,她才不信她的说法呢。就多了个心眼,继续留意观察。结果发现,王落辰出来时,吴梦雪对他好一阵儿挤眉弄眼儿的,好像是在让他注意别在自己面前说漏嘴了什么事儿似的。

    据此,她便猜出他们之间,或许发生了点儿什么了。就趁他们洗漱时,偷偷溜进了王落辰的房间,进行了一番侦查。

    这一查,她首先就发现了王落辰屋子里那只原本属于吴梦雪的水杯。接着,就发现了王落辰蚊帐上面的一些吴梦雪留下的鞋印儿。最后,随手在床铺上搜刮了一下,就发现了几根女人的长发,而且还是只有尘世女孩儿才有的那种染过的头发。

    卓应儿立刻兴奋了,像发现了惊天秘密一样,兴冲冲地冲进洗刷间,拿着几根长发大声地王落辰和吴梦雪问道:“师兄师姐,昨晚你们上床了?”

    “上啦,怎么啦?”王落辰正在刷牙,没留神她这猛然的发问,条件反射般地回答了一句。

    “胡说,谁跟你上床啦?你要死啊你。”正在洗脸的吴梦雪想不到自己刚叮嘱完,他就把昨晚的事儿告诉卓应儿了,气得她拿起湿毛巾就甩了王落辰一下。

    这一下,把王落辰的衣服都给弄湿了,王落辰连忙躲开,说道:“师妹,告诉她怕什么?你不就是上了我床,给我拍了一下蚊帐里的蚊子嘛。作为师妹,表达一下对师兄的关心,这有啥可瞒的?又不是什么羞羞的,不可告人的事情。”

    王落辰这样说,原本是想凭借自己聪明机智,将自己刚才那容易给人造成误会的回答,给圆成一个师妹关心师兄的谎言的。

    谁知,卓应儿听了以后,误会反而更大了,她大笑着说:“哦,拍蚊子?那,师兄,师姐给你拍蚊子的时候,是不是这样响的?”

    “啪!啪!啪!”

    说着,卓应儿将两只手掌连击了几下,大笑了几声。接着,就一溜烟儿的跑了。

    “应儿,你给我站住,你再敢胡说,看我不打死你。”

    吴梦雪满脸通红地追了上去,发誓一定要把这人小鬼大,又口无遮拦的丫头片子给打死,以免她跟其他人乱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