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落辰说话的声音很小,可因为就这么面对面站着,沙傲云还是听见了。

    她用自己象牙般白皙的玉指轻轻捏了一下他的脸颊说:“你听人家把话说完嘛。起初的时候,人家的确是像我刚才说的那般想的。可后来,我发现,其实对你的感觉呢,跟对自己弟弟的感觉还是不同的啦。”

    这算是表白吗?王落辰的小心脏儿扑通扑通地加速跳了起来。

    从来没有由别的女孩子那里听过类似的话,对自己的这个判断是否准确,他有些拿不准。

    因而,听到沙傲云的话以后,他没敢随便表示什么,只是说:“云姐,听了你的话,不知为什么,我的心突然嘣嘣地乱跳,你说是不是我的身体有些不对劲儿啊?会不会是刚才伤到了哪里,而我没感觉到呢?”

    沙傲云听了他的话,一手按在他的心窝儿上,另一只手伸出一根手指点了一下他的脑门儿,娇嗔道:“傻瓜!你伤到了哪里?你伤到了脑袋了啊。哼!”

    说完,她便飞身上了巡天兽。留下王落辰喜滋滋地摸着自己脑门儿上,那被她手指给戳过的地方,暗自回味。

    “傻瓜,愣着干什么?还不走?”沙傲云见他发呆,以为他身上有伤,上巡天兽有些困难,就将自己的一只手给递了过来,要拉他上去。

    “谢谢云姐。”王落辰见她的玉手白皙细腻,着实可爱,伸手就握在了掌心里,任由她将自己拉上了巡天兽的背上。

    到了巡天兽的背上,似乎已经迷恋她玉手的柔软滑腻,他竟然舍不得松开了。

    沙傲云见他有些发痴的样子,心里头喜欢,也不挣扎,就任由他握着自己的手,离开了黑盲谷。

    “喂,你们在干什么?拉拉扯扯的。”

    巡天兽刚飞出了黑盲谷,还在攥着沙傲云的手不肯放的王落辰,忽然听到有人在自己耳边怒气冲冲地大吼了一声,吓得他手一哆嗦,立刻就把沙傲云的手给放开了。

    “师、师、师妹,你不是走了吗?”

    王落辰循着那声音朝自己身旁一看,就瞧见端坐在霓虹兽上,正怒睁双眼,一脸怒火的吴梦雪,赶紧结结巴巴地应了一句。

    “哈哈,王师兄,我们本来是要撇下你先走的。可吴师姐说担心你,怕你被黑盲谷的妖精儿给迷住了,非要在这里等着你。唉,我们三人中间,她是老大,我们就只好听她的命令行事了。只是,王师兄,我很好奇哎,你在黑盲谷那黑了吧唧的森林里,到底遇没遇到妖精啊?”

    吴梦雪正在生气,哪里会有心情理他?倒是卓应儿,嘴巴最爱说个俏皮话儿。人小鬼大的她,看出吴梦雪和沙傲云以及她王师兄三人之间的故事,不禁顺嘴儿就说出了几句玩笑话。

    “你这丫头,瞎扯什么?什么妖精不妖精的,我们来得比你们慢点儿,是因为杀姐姐的手抽筋儿了,我帮她揉了一会儿给耽误的。”王落辰自然明白吴梦雪是因什么而生气,赶忙做了一个越描越黑地解释。

    对他这个解释,鬼才信呢。

    吴梦雪更是不信了。她再次剜了王落辰一眼,用力一拍霓虹兽的后背,载着赵思雅头也不回地飞走了。

    见她这样儿,王落辰又怕沙傲云不高兴,赶忙回头对她说:“云姐,师妹她就这样儿,你别介意啊。”

    “行啦,傻弟弟,你别解释了。就像你刚才说的那话那样,只会越描越黑。咱们,还是走吧。哈哈。”沙傲云拍了拍他的肩膀,说笑两句,就催着他跟了上去。

    来时五人,回去也是五人。只是因为替秦俊彦担心,大家心情不如来的时候好,途中没有在嬉笑打闹,飞行兽的速度自然也就快了几分。因此这一趟,就比来时少用了一个多时辰回到了的五极学院。

    此时,天已经完全黑了下来,也交不成任务了。吴梦雪和王落辰又带了伤,他们就直接回到了自己的寓所。

    刚回到那里片刻,就有一名在戒律院当差的弟子,过来送了一张刑罚通知。

    上面写明,三日后的早晨,要他们去戒律院行刑堂,接受杖刑。然后,修养三天后,就去祖庙杂役处报到,做一个月的杂役。

    在此期间,不得擅自离开自己的岗位,也不用再去师门贡献处领任务。至于在五极学院的学习问题,通知中也是特意做了说明,说是会在一个月后由教授为他们补课。

    来人交代完这些,就离开了。

    王落辰在他走后笑着说:“这戒律院恐怕是咱们五极门做事效率最高的部门了,我们前脚刚到家,他们后脚儿就把刑罚书给咱们送来了。”

    “那是,戒律院嘛,他们若是做起事来松松垮垮、拖拖拉拉的,那还怎么约束别人?哎,师弟,说到这个刑罚的事儿。我问你,你有没有做好心理准备。要知道,咱们五极门的杖刑可是很厉害的。一下一下的如果是真打,五十下打下来,恐怕你这屁股和后背可就全是伤了。”见他自己就要屁股开花了,还有心思玩笑,沙傲云不禁提醒了他一句。

    “嘿嘿,好云姐,你别以为我没听出来,你刚才话里的意思,很明显就是说你有办法让戒律院的人不真打我们,是不是?既然这样,我求求你,你就帮我们免去了这场打吧。你看,我皮糙肉厚的倒无所谓,可是咱们的小师妹们,那细皮嫩肉的,可经受不住打啊。”王落辰向她靠了靠,装出一副可怜的样子,求告说。

    他这样一说,卓应儿和赵思雅也动心了,毕竟谁愿意挨打啊?她们俩也赶紧过来扯着沙傲云的衣袖边卖萌边说好话,一顿苦求。

    “哈哈,你们啊,这会儿知道害怕啦?下次再遇到这样的事儿,多动动脑筋,离他们远点儿,可别再跟他们硬碰硬了。好啦,这次呢,我就帮你们一把。”

    “这事儿怎么办呢?我也不妨跟你们说说吧。话说呢,戒律院虽然是由木长老掌管的,可底下行刑的,抓人的,看人的什么的,也是被安插了好多其他长老的人的。原因嘛,大家都明白,我就不说了。既然戒律院是这么一种情形,那里面自然也有金长老的人啰。所以呢,事情就好办了。到时候,你们只需这样就可以了……”

    话说到最后,为防别人听去,沙傲云刻意压低声音,向他们交代了领受杖刑的时候,如何不被真打的办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