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们刚走,欧阳靖他们觉得这回自家老祖的降临,也没为自家挣得多少面子,觉得有些不自在,也相互搀扶着离开了。

    卓不群和肖不弃目送他们离开,突然向旁边密林中大声说道:“你还不出来?”

    “咯咯,肖师伯,卓师伯,我就知道瞒不过你们的耳目。弟子这里有礼了。”随着一声银铃般的笑声,一名长着娃娃脸,魔鬼身材的绿衣女子,从一旁的密林中款步走了出来。

    “傲云师侄,你应该也清楚,既然我们能感知到你的存在,那两位更是不会被你瞒过,你刚才又为何不现身呢?”卓不群对着这绿衣女子问道。

    他这样问,似乎令沙傲云不好回答,她略显尴尬地笑了笑,正想编个说辞应付应付自己这位只知道专研武学,不太精通人情世故的师伯,却被肖不弃从旁抢先说道:“哎,师弟,这还用问?这丫头来,本身就是说明了金长老对此事的态度,大家心里都已明白。她出现与不出现,并没有什么不同的。”

    “肖师伯,什么都瞒不过您。卓师伯,您想想,以我的战力,即便再如何努力,哪有这么快来到这里?还不是金长老得知此间有事,把我送来的?呵呵。”沙傲云浅笑着,肯定了肖不弃的说法,然后向还躺在地上的王落辰走去。

    “云姐,你来啦。”王落辰望着眼前这位刚才还笑容满面,转眼间就红了眼眶的沙师姐,有气无力地问道。

    沙傲云一步到了他身边,弯下身子,抓住他的手问:“怎么样?伤到哪儿了?严重不严重?快让师姐看看。”

    “没事儿,我皮实着呢。云姐不用担心。”王落辰被她抓住了手,脸上一红,有些腼腆地答道。

    “真没事儿?”

    “真没事儿。”王落辰点点头。

    “没事儿就好,我的青云兽没来,我还说要搭你的顺风车回去呢。”

    确认他真没事儿,沙傲云伸出另一只手绕过他的脖颈,揽住他的肩膀,将他扶了起来,用自己的轻纱披肩替他拍着身上的土说道。

    “不行,不行,师兄身体刚刚受了伤,如何驾驭巡天兽?你要回去,还是跟着两位师伯一起走吧。”吴梦雪听她又要跟自己的师兄共同骑乘一只飞行兽,心里老大不痛快,赶紧过来阻挠。

    “不行啊,缩地术带人非常耗费元力,师伯他们不顺路。要不,你问问。”对她的说法,沙傲云找了个借口。

    “问问就问问,师伯。你们,咦,师伯他们人呢?”

    吴梦雪听了沙傲云为自己找的借口,回头就去问师伯。可她刚一回头才发现,就说话的功夫,她的师伯就不见了。

    肖不弃和卓不群是故意躲得啊。他们才不愿意掺和他们这些小孩子间的儿女之事呢。

    再说,他们也有他们的考虑,这次沙傲云及时赶来,刚刚对自己这一方给予了一定的支持,他们总不能回过头来就不给她面子,扫她的兴吧。所以,一听吴梦雪和沙傲云两人语气有些不对,他们俩赶紧地就撤了。

    吴梦雪没寻求到两位师伯支持,心里不禁有些失落。转过头瞪了王落辰一眼,不高兴地走开了。

    沙傲云则说:“早说过师伯他们跟咱们不顺路的,他们要去长老院开会。所以啊,咱们就只好自己走了。怎么样?师弟,召唤你的巡天兽吧。”

    卓不群和肖不弃刚刚给了自己面子,她也替他们撒了个慌,免得让他们在吴梦雪那里落个不是。

    同时,她也是有些得意地让王落辰把巡天兽召唤下来,好实现与他一同回去的愿望。

    而王落辰呢,或者吴梦雪的那一眼对他产生了一些作用,他笑着对沙傲云说:“云姐,师妹的小腿受了伤,上下飞行兽都不方便。要不,咱们也把她给带上吧?”

    “谁稀罕啊?我不会让赵师妹扶着我坐自己的霓虹兽回去吗?你以为自己是什么香饽饽儿,天下的美女都得挤到你身边去?切!”

    说着,她拉起赵思雅的小手,口中猛吹了几下唤兽哨儿,就把霓虹兽给招了下来。接着,便气呼呼地借助赵思雅的搀扶,骑坐到它后背上,招呼了卓应儿一声儿,飞走了。

    卓应儿看出她的不痛快,偷偷向王落辰做了个鬼脸儿,也唤下冰蓝雉,追了上去。

    林间只剩下了王落辰和沙傲云和刚刚落下的巡天兽。沙傲云说:“师弟,咱们也走吧。”

    “师姐,我能问你句话吗?”王落辰并没有立即就走,而是望着沙傲云美丽的脸庞问道。

    “你是想问我为什么会来是吧?姐姐可以回答你,其实答案很简单。因为金长老他也姓沙。而且,他还特别心疼我。当然,这是私人原因。从维护五极门门内的公平和正义这个高度来讲,他不愿看到有人将自己家族的利益看得比咱们五极门的利益更重。呵呵,你看,就这么回事儿。没有什么阴谋诡计,也没有什么机关算计。”

    沙傲云知道如今的王落辰,已经是知晓了五极门内各派势力之间的斗争,怕他把自己出现这事儿给想歪了,就跟他好好解释了一下。

    当然,她的话里面所讲的前一个原因是亮点。因为,她是不是金长老的子孙,跟金长老派不派她来帮王落辰根本没有直接关系。除非,金长老这么做是另有原因。

    而这个原因是什么,王落辰又不是傻瓜,自然也想到了。他望向沙傲云的目光不禁变得有些复杂起来。大有一种受宠若惊和不知所措相交织的意味。

    “怎么?是我说得哪里不对吗?”注意到他眼神和表情的变化,沙傲云低头一笑,脸颊绯红地问。

    “没有啊。只是感觉有点儿太突然。怎么会这么快呢?”王落辰不好意思再跟她对视,将眼睛望向天空,心情略激动地问道。

    “落辰,你相信命运吗?我觉得,我能和你遇见,就是命运的安排。你知道嘛,我曾经有一个弟弟,我一直都很喜欢他,但在他很小的时候就病故了。对此,我一直都引以为憾。没想到,那天我和你第一次碰面,见到你的第一眼,我就觉得你和他非常非常的像。从那时起,我就认定你是我的小弟了。然后呢,我就觉得我应该关心你,帮助你,保护你,不让你受到别人的伤害。你明白了吗?”

    沙傲云将一只手,轻抚上王落辰的脸颊,用充满怜爱的目光看着他,深情地说。

    “哦,原来只是把我当弟弟啊。我明白了。”王落辰觉得自己会错了她的意,略微尴尬地嘟囔了一句。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