卓应儿他们万万没想到,那挡住水长老攻击水幕的,居然是司徒鹰他们的太爷爷木长老,心中不禁一阵疑惑。(书屋 shu05.com)

    要知道第一个被她们给杀死的,可就是他们司徒家的人啊,他怎么还帮着自己说话,并挡下水长老这一招儿呢?

    但回想了一下他所说的话,又觉得这事儿也不难理解。就像王落辰最开始的时候,跟水长老说的那样。该信谁的话,该怎么分辨是非曲直,该怎么处理这件事,关键还是得看你站在何种角度,以何种身份考虑问题。

    很显然,木长老这次是站在了维护五极门门规的公平性这个角度,基于五极门长老和戒律院首座的身份,来考虑问题的。

    既然这样,他当然就不能任由水长老杀死王落辰他们几个了。毕竟,凡事总得有个法度,仅凭自己的好恶和意志就随便决定门内弟子的生死怎么行呢?

    想明白这一点,她们心中对这件事能够向着有利于自己这一方的方向发展,又充满了希望。

    而此时对峙的两位长老也已经各自把元力收了起来,继续就这件事如何处理,各自坚持各自的意见,进行着更为激烈的争执。

    卓不群和肖不弃这边,他们两人则是将秦俊彦和王落辰分别放在地上,开始为他们验伤、服药、控制伤情。

    “爹,肖师伯,师兄他们怎么样了?”卓应儿跑到这边,看着闭目不醒的秦俊彦和捂着胸口大口喘气的王落辰向两位长辈问道。

    “落辰这孩子倒是没什么大碍,就是被震的血气上涌了,休息一下就会好的。俊彦这孩子,这情况可就有点儿不妙了。”卓不群充满怜爱地看着躺在地上的两人,缓缓说道。

    “秦师兄有点儿不妙了?卓师伯,那是不是说,他、他会……呜呜。”赵思雅听说秦俊彦情况不妙,顿时哭了起来。

    “两位师伯,你一定要救救我师兄啊。”跟她一样,吴梦雪听到卓不群的这句话,也哭了起来。

    “不要哭,我说他情况不妙,也没说他就没救了啊。只是,由于他伤的很深,救起来比较麻烦,必须要一个功力十分深厚的人替他逼出体内的淤血和蜂毒,然后再用元力慢慢温养他的经脉和丹田才行。”卓不群向她们解释说。

    “关键是这孩子的体质有些特殊,是高品级的青木灵体,一般的元力对他的救治效果,不是很好。最好是由木元力修为比较高的人,来救治他才好。”肖不弃从一旁补充道。

    “木元力修为比较高的?得多高啊?”吴梦雪问道。

    “恐怕得很高才行。”肖不弃下意识地瞥了一眼木长老,说。

    他这一眼,让大家明白了,这回秦俊彦受的伤很严重,若想治好,除非木长老出手才行。可问题是,木长老这种在五极门地位非常高的人,会为了一个新入门的弟子耗费自己的元力和时间吗?

    大家都明白,答案恐怕多半是:不会。

    大家心里不免又陷入绝望了。

    正当大家心里感觉没希望,个个都替秦俊彦担忧之时,木长老和水长老的争论结束了。他朝他们这边走了过来。

    他们赶紧向他行礼。

    他摆了摆手,示意大家不用多礼。然后看了一眼秦俊彦和王落辰,眉头皱了皱,略一沉吟说道:“我和水长老已经了解了这件事情的全部细节,也对如何处理此事达成了一致意见。此次,你们遇到我们两人那些不肖子孙的袭击,双方起了冲突。出手之间都没个轻重,造成了两死一伤的惨剧。实在叫人痛心。”

    “但就道理上来说,有人死了,这也不是你们主观故意的。所以,他们死了,也怪不得你们。而且当时的情形,若是你们不杀他们,或者你们自己这边也会有人死去。有鉴于此,我代表戒律院决定,不追究你们的杀人之罪,只追究你们的过失之责。故而,只对你们进行杖刑五十,去祖庙杂役处做一个月杂役的责罚。你们可愿意领受啊?”

    “老祖师,这不公平啊。您为什么光责罚我们?而不责罚他们啊?他们还把秦师兄给打成重伤了呢。”

    卓应儿是见了谁都不知道害怕的性格,木长老面前,她也敢跟他理论理论。

    其实,按道理来说,虽说光责罚一方,是稍微有点那么不公平。但从对方死了人这一点来说,这个责罚也并不是很重。卓应儿这样抗议,在肖不弃和卓不群他们看来,有点不知好歹了。

    因而,他们赶紧一把将她给拉到一边,向木长老赔罪道:“长老,小丫头不懂事,不懂得您老人家的慈悲,还请您不要跟她计较。”

    “没事儿,我怎么会跟个小孩子计较呢。只是,我想说明一点,世间没有绝对公平的事。试想一下,如果水长老坚持不肯让步,硬是要你们几个孩子的命,我想拦也是拦不住的。所以,你们还是不要有什么牢骚和不满了。免得激怒他,会惹来更多的麻烦。至于说这个受伤的孩子,你们也不用担心。就让他暂时住到我那儿去吧,我给他把身上的伤治好了也就是了。”

    在场的众人,万万没想到木长老竟然说出这样儿的话来。

    一位长老居然主动将一名新弟子给接到身边为他疗伤,这叫谁也不敢相信啊。

    这意外的惊喜,让他们心里不由地一阵激动。心里因为刚才处罚的些许不公而生出的怨气和不满,也因此而烟消云散了。

    “谢谢长老。谢谢,谢谢。”吴梦雪激动地跟什么似的,不停向木长老行礼。

    卓应儿也是收起了满脸的不高兴,麻溜儿地给他行了个礼,笑着说:“老祖师,刚才是应儿不对,您不要和应儿生气。不过,也怪您不早说,您要早说您肯治好我秦师兄,我就是被您再多打几下屁股也没意见啊。”

    “真的?要不我再给你加上三十五十的?”木长老听了她的话,一脸严肃地说道。

    “这,您不会是说真的吧?我,我刚才就是那么一说,您可千万不要当真啊。”卓应儿见他说的跟真的似的,连忙用手捂住屁股,向他求饶。

    “哈哈,吓唬你这小丫头的。好啦,这事儿就这么定了。秦俊彦这孩子的伤势不轻,得赶快救治,我就不在这儿多耽搁了。”

    说着,他将手向秦俊彦一招,打出一股木元力,将他慢慢拉向自己。然后,另一只手在空中一划,在空间中幻化出一片光影。

    他就在大家充满祝福的目光中,带着秦俊彦走进了那片光影里。

    临行,他还向水长老招呼了一声:“欧阳,一块儿走吧。”

    “你走先,我随后就到。”水长老朝他点了点头,然后向自己的孙子们交代了几句什么,又对王落辰他们这边儿的人说道:“希望你们汲取这次的教训,以后谨言慎行,好自为之。给我记着,若有下次,定斩不饶。”

    说完,跟木长老一样,他也使用缩地术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