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师妹,这剑仙怎么会如此不堪一击?”王落辰看着眼前这个几乎要跪地求饶的神念师,不胜疑惑,向着师妹问了一句。(书=-屋*0小-}说-+网)

    “师兄,不是跟你说了吗?他们不是什么剑仙,世上根本就没有剑仙。只有武者。至于他为什么这么弱,因为他们神念师本来就这么弱啊。聚精会神的发动一次攻击,他们就得歇大半年才能把精神力给补回来。你想想,能不弱吗?”

    卓应儿笑着又踢了那地上被王落辰称为剑仙的家伙,解释了对方为什么会这么弱。

    “师兄,这世上没有凭空产生的力量,神念师能够御剑,实际上也是消耗了大量的五行之力后才做到的。而且,我告诉你,元力转化为精神力的能耗比真的很大,达到一百比一。也就是说,一百分元力只能转化出一分精神力。这也就造成了所谓的御剑杀敌,根本就是赔本儿赚吆喝的买卖。只有少数爱@装逼的人才会这么干。”

    这时,他们身旁比较了解情况的赵思雅,也是补充了几句。让王落辰明白了,原来所谓的剑仙,不过就是神念师在装@逼。

    “呵呵,原来是这样啊。看来咱们眼前这家伙就是这样的二货了。喂,我问你,二货,你刚才说什么挡下我师妹的乌金梭是为了帮我们,到底是什么意思?”

    王落辰明白了所谓的剑仙是怎么回事儿,心中对这人的崇拜和敬畏之情立马就消失了,他也是踹了这家伙一脚,将话题扯回到了刚才那个上面。

    “同门、同门,别打、别打,你们听我解释。我说的真是实话。我之所以不惜消耗自己的元力阻止你们杀这欧阳靖,真是为你们好。因为,你们不知道啊,凡是老祖的嫡系子孙,在魂灯阁都有他们的护主魂灯。当他们的生命安全受到威胁时,魂灯都会传递出呼救信号。一旦老祖感知到这些信号,无论相隔多远,他都会去救他们的。也就是说,你若杀欧阳靖,在他将死之际,老祖就会出现在大家面前。将你们全都给杀死。现在你们明白了吧,我真是为你们好啊。”

    那人罗里吧嗦地将自己出手的原因解释了一番,听得王落辰有些将信将疑的。

    “真的?你真的是为了救我们,而不是为了救他才出手的?”因为心中还存有疑惑,王落辰追问到。

    “真的,这是老祖家族的秘密,本来我是不应该告诉你们的。可我看你们几个年纪这么小就已经有了这样的战力,是我们五极门的人才,不忍心见你们就这么失去,所以我才没有隐瞒你们这些。”那人瞥了一眼欧阳靖,又看了一眼王落辰,态度极其就诚恳且谦卑地说到。

    “屁啊,我差点儿就信了。可你刚才望向欧阳靖那一眼中满是讨好的眼神儿,让我确信了,你在撒谎。或者说,你在拿半真半假的话骗我们。让我猜一下,你刚才那些话里,哪一些是真哪一些是假吧。”王落辰的心智也是不弱,他仅凭那人的一个眼神儿,就看出了他在撒谎。

    先指出他的不诚实,他接着说道:“若我猜得没错,你的话里,夸我们的还有什么为了我们好之类的话,都是假的。说什么欧阳靖临死之前老祖就会出现也是假的。但,魂灯却是真的,只是它要发挥作用,恐怕是需要欧阳靖他们主动引发魂灯出现变化吧。而魂灯出现了异常,老祖要知道肯定需要时间,他赶到这里也需要时间,所以,你才故意阻止了我师妹的出手,并编了一套谎话来为自己的主子争取时间。对不对?”

    “哈哈,你真聪明,可惜,已经晚了。老祖马上就要来了。”那人因为觉得自己救下了自己的少主欧阳靖,儿得意地仰天狂笑。

    “混蛋,敢骗我们,我现在就先杀了你。”卓应儿被他得意的样子给气坏了,将刚才那只乌金梭对着他就甩了过去。

    “噗”

    乌金梭从他的脖颈一下穿透,他的鲜血立即喷发了出来,将他近旁的欧阳靖等人尽数染红。

    “胡闹!都给我住手!”

    那人的鲜血刚刚喷涌而出,现场一阵光波晃动,光影中,走出一人,用十分恼火的口吻大喝了一声。

    他的出现,让大家将视线从正在喷血的那人身上,一下转移到他身上。

    结果,大家定睛一看,全愣住了。没想到,真被正在喷血的那家伙给说中了,现场真就来了一位五极门老祖。

    那人素色长袍,满头乌发,长相俊美,正是王落辰入门之前就见过一次面的水长老。

    水长老就是欧阳靖的太太太爷爷,他的到来,恐怕对自己这一边儿很不妙啊。

    随着看清他是谁,王落辰他们这几个人心中都是生出一股寒意,觉出形势对自己这一边的不利。

    “哼!怎么?五极门的弟子,见到长辈,都没有一点礼数了吗?学院就教会了你们这些?”水长老见众人呆住了,忘了礼数,很不满意地冷哼了一声,语气冰冷地问道。

    “见过水长老!”王落辰他们几个,被他说了,赶紧行礼。

    “太爷爷,你要为我们做主啊,他们,他们欺负人,呜呜……”与王落辰他们只是弯腰行礼不同,欧阳靖他们这些水长老的孙子们,全都跪倒在地,一边磕头,一边哭诉了起来。

    “拜托,你们要点儿脸好不好?不要每次自己欺负别人欺负失败以后,见到自己的救星就这么恶心地哭诉,装委屈,好不好?”看不惯他们这副恶人先告状的嘴脸,卓应儿忍不住骂道。

    “小丫头你就是卓不群的女儿吧?你说的没错,这些不肖子孙就是如此的不成器,就知道哭。行啦,都给闭嘴。在别人面前,有点儿出息行不行?”

    被卓应儿一讥讽,水长老脸上有些挂不住了,不禁以一种恨铁不成钢的语气,教训起他的那些从人类遗传学上来讲,跟他的血缘关系已经远了很多子孙来。

    “是,太爷爷,有您给我们做主,我们不哭了。可是,太爷爷,他们真的很嚣张,很恶毒的。他们,他们打死了司徒无匹。还杀死了一直护卫咱们家的神念师,玉剑仙庄毕。”

    被自己太爷爷给说了,欧阳靖真就不哭了。用袖子抹了抹自己的眼泪和鼻涕,正式向水长老控诉起王落辰他们的“罪行”。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