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现自己元力不受控制的,不光只有司徒鹰和欧阳靖他们两个,与他们同时向王落辰发动元力攻击的人,都发现了这种怪异之处。

    顿时,所有的人都慌乱了起来,现场立刻一片混乱。

    这不怪他们没有定力,因为谁都知道,若是一个修行五极元功的人,其体内的五行之力骤然耗尽,那么他的身体会因为出现能量真空,被天地宇宙间的五行元力所反噬的。

    若是那样的话,现场众人,肯定是轻则经脉丹田受损、修为下降、战力降级,重则危及性命。他们岂能不惊慌失措?

    而此时的王落辰已然随着五彩轮盘的不断加速旋转,进入一种入定状态。对外界的各种嘈杂已然是充耳不闻。

    体内那一轮五彩轮盘,在他有意无意的驱使下,带动着那宛如星云般的元气旋涡,飞速地转动着。

    这种转动,产生了一股神秘的力量,由丹田透出体外,将所有残留在他周围的还没有吸入体内轮盘中的五行元力,以及欧阳靖司徒鹰他们这伙儿人体内的元力,都给带动了起来,形成了一个以王落辰的丹田为中心的五彩旋涡。

    那旋涡一形成,也开始旋转,并且越转越快。它的中心,元力不断地向丹田中的五彩轮盘汇聚;它的周围,所有人体内的元力被不断地抽出向旋涡中汇聚。

    众人都被这景象给震惊了。他们大呼小叫着,奋力朝这旋涡之外挣扎,企图在自身的元力被吸干前,由这个旋涡中逃出去。

    但一切力气都是白费,他们最终谁也没有逃出去。都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自己好不容易修炼来的元力一点一点的被那旋涡给抽干。

    最后,由于被抽干了元力,他们全都现出了真实容貌,并委顿了下来,像一滩泥那样瘫在了地上。

    而伴随着他们瘫在地上,那旋涡因为没有新的元力补充进来,也逐渐向着中心收缩了起来。很快就消失不见了。

    一切都恢复了正常,唯有瘫坐一地的少年,证明这个地方确实曾经发出过不寻常的事情。

    王落辰在那旋涡消失,五彩轮盘停止转动,再次隐身于他的丹田之内后,从入定中清醒了过来。

    睁开眼睛看到地上的那一滩滩烂泥般的家伙,王落辰哈哈大笑。

    这时,卓应儿他们也被刚才的异象吸引了过来,见到眼前这一幕,他们全被王落辰的战果给深深震惊到了。

    “师兄,你真牛,把他们全给干趴窝儿了。嘿嘿,要不,让我趁这个机会杀了他们吧。”

    卓应儿不怕事儿大,见这次谋害他们几人的又是欧阳靖他们一伙儿,立刻就将乌金梭拿了出来,要结束掉他们的性命。

    “不行,师妹,他们都是长老的族人。若是我们杀了他们,长老责怪下来,我们以后就没法儿在五极门混了。”秦俊彦为人老成,见卓应儿要杀人,他赶紧劝阻。

    “没法混就不混呗!大不了咱们就都离开,全跟我投奔冷月宫去。反正有我娘在那儿,到了冷月宫,咱们也吃不了亏。”卓应儿满不在乎地说。

    “冷月宫?你娘是冷月宫的人?”

    关于自己卓师伯这老头儿为什么会有这么一个十几岁的小女儿,她娘又是谁,大家一直都很好奇。但由于事关卓师伯和卓应儿父女的隐私,他们谁也没有主动问过或打听过。如今听卓应儿亲口说出自己的身世,且还说的好像很离奇很有故事,大家不禁追问了一句。

    “是啊,她就是冷月宫的人啊。这可是我有一次从我爹跟咱们肖师伯蔡师伯聊天儿中听来的。虽然不知道为什么我爹从来不跟我提前我娘的事,可我猜想肯定与我娘的这个身份有关。要知道,在咱们圣境,冷月宫和炽日教可一直都跟咱们五极门不怎么对付啊。”见他们不信,卓应儿接着解释。

    “哈哈,冷月宫什么时候能跟我们五极门相提并论了?他们根本连跟我五极门做敌人的资格都没有。要不是祖师爷当年曾经有过遗训,不与冷月宫炽日教那些怪胎计较,咱们五极门早把这两个魔教给铲除了。”

    欧阳靖输了战斗,却不输气势,躺在地上做烂泥,还摆出一副很@吊的样子,趾高气扬地指出了卓应儿话中在他看来十分荒谬之处。

    “呸!你才魔教呢。你们全家都魔教。让你再污蔑我娘,我杀了你。”卓应儿刚向王落辰他们炫耀了一下自己的身世,就被欧阳靖这家伙给泼了一盆脏水,当然非常气恼了,手中乌金梭想也不想就甩了出去。

    乌金梭别看个头儿不大,仅有寸余。但其质坚硬,密度较大,再加上两头有尖儿,打在人身上,若是力道足了,完全可以穿透骨肉,深入内脏,取人性命。

    卓应儿这一梭,乃是盛怒之下所发,而欧阳靖瘫坐在地上,又恰逢脆弱之时,倘若这一梭打实了,那么很可能就会让欧阳靖命丧当场。

    眼看乌金梭如飞剑一般朝欧阳靖胸口打到,忽然斜刺里飞来一支三寸多长的小剑将乌金梭挡了下来。

    “当”

    小剑和乌金梭撞击在一处,发出一声脆响,乌金梭掉落在地上,小剑飞了回去。

    “神念师?哦,师兄,我明白了,怪不得咱们无法召唤咱们的飞行兽了,原来是他们请来的神念师捣的鬼。”赵思雅看到眼前这一幕,有些震惊地说。

    “神念师又是什么鬼?难道是传说中的剑仙?”王落辰见到那把小剑,想到了历史中的一种人物。

    “仙?哦,那是尘世对圣境中高战力之人的错误称呼。剑仙又是什么?难道是说神念师?不过,师兄,这神念师虽然能够御剑,但却不是什么神仙。而是武魂修为异于常人的武者。”

    “说白了,就是他们的脑波因为天生或者由于后天修炼了什么功法,比人家强大。强到什么程度呢,喏,就跟刚才用小剑阻挡我攻击的那家伙一样,可以以精神力,驱使一些较小的物品在空中做短距离飞行,杀人毁物。所以,以此判断,那家伙肯定离咱们不会太远的。让我去把他给找出来,然后杀了他。”

    卓应儿气恼那家伙害自己没有杀成欧阳靖,气呼呼地朝着那柄小剑飞来的方向,跑了过去。

    接下来,就听见那处有一阵打斗声传来,没多久,她就提着一名中年人走了回来。

    到了众人面前,卓应儿一把将他掷到地上。那人立刻就吓得浑身跟筛糠一样,对这王落辰他们求饶:“各位同门,各位同门,误会,误会。刚才我之所以拦下这位师妹的暗器,只是希望能够帮到诸位而已。”

    “你放屁,你击落我的乌金梭,还说帮我们?你以为我们都跟你一样弱智吗?”卓应儿在他屁股上踢了一脚骂道。

    王落辰看着眼前这个跟修真中,风流潇洒的剑仙完全都对不上号儿的神念师,心中不禁一阵错愕。

    我靠,怎么回事儿?剑仙在武者面前,简直弱爆了呀。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