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们正在惊呆,王落辰又做出了一个大胆的,远超过他们意料之外的举动。他居然硬生生地迎着那些刀剑什么的,向着他们两个所在的位置一步步冲了过来。

    看来,他是想找他们两个打一架,也找机会削他们俩几剑。

    “大哥,这小子身上有古怪,这样打恐怕伤不了他,要不然他也不会这样有恃无恐的。”司徒鹰看着慢慢朝自己这边走来的王落辰,对欧阳靖说道。

    “那你说该怎么办?我们可是已经刀剑齐出了啊。”欧阳靖皱了一下眉头,有些郁闷地问。

    “要不像上次那样,再使用元力试试。毕竟上次咱们用了元力之后,还是对这小子造成了一些伤害的。而且,我觉得,若是咱们这次用上全力,将元力全都调用出来,恐怕就能把这小子给灭掉。”司徒鹰脸上带着阴毒的坏笑,说了自己的办法。

    “那好,叫弟兄们全都把兵器收起来,使用元力攻击。”

    欧阳靖回想了一下上次跟王落辰交手的情形,肯定了司徒鹰的想法是对的,就同意了他的建议。

    他发话了,司徒鹰马上就照办,对着在场的众兄弟喊道:“各位兄弟听着,全部收起武器,调动元力,对这家伙进行全力轰击。”

    元力兵器是一种十分稀罕的兵器种类,即使身为老祖的家人,也只有极少数人才拥有。因而,他们的元力,在他们的战力还没有进入武帅级以前,因为无法实现精确地控制,是无法灌注到兵器上的。要使用元力对别人实施攻击的话,就只能是直接挥拳相向。

    这就是司徒鹰要大家使用元力时,必须收起兵器的原因。

    他一声令下,那些弟子岂敢不听?

    正暗自为自己的兵器无法伤到王落辰而暗自着急的他们,当即立刻纷纷收起了兵器。开始将元力灌注在自己的拳头上,向王落辰发起了攻击。

    “哼,你们以为元力攻击就会让小爷怕了吗?上次让你们占了便宜,那是小爷一时大意,这次却是不会了。”

    王落辰从司徒鹰的命令中,已然明白这小子是想像上次一样动用元力来对付自己。马上就主动从自己的脑海中调出五条神识形成的玉龙,将自己丹田中的五彩轮盘给驱动了起来。

    大家应该都明白这样的道理,无论是工具还是方法,一旦你经常使用,就会逐渐掌握到使用它的窍门儿,并且还会因为使用的次数多了,对其运用的更加纯熟。

    这五彩轮盘,作为和王落辰心念相连的一种防御元力攻击的手段,经过几次自动启动之后,其启动的时机、条件和方法,也是被王落辰所掌握。

    此时听说对方要用元力来攻击自己,他自然不会再傻到等到自己被人家给伤到了,依靠五彩轮盘的自主启动方式来展开防御了。而是,主动动用自己的神识,让它转动了起来。

    五彩轮盘一转,他的丹田中便有五色光芒释放而出,顺着各条经脉,散布到他的全身。

    当对方的各种元力攻击到他身上时,自然就会有一种色彩迎向前去,将那种元力给承接下来,传授到五彩轮盘的某个轮齿上去。

    轮齿得到了相对应的五行元力,就会将之吸收,驱动五彩轮齿之内的双鱼相互绕转,并进而带动丹田之中,轮盘之上的元气旋涡不停转动。

    不停旋转的元气旋涡,将元气团中的其他五行之力甩出,再不断汇入到五彩轮盘之中,从而让所有的五行之力维持到一种均衡状态。

    这一过程,说起来有些复杂,好像要花费很多的时间。实际上,却仅仅只在王落辰的一念之间。

    一念之间有多么短暂,我想大家都有体会,就不用我再多做解释了吧。

    对,他丹田中的这五彩轮盘吸收别人的元力的过程就是这么快速,高效。以至于,即便他面对数十人的各种元力攻击,都可以从容应对,且游刃有余。

    而那些攻击他的家伙,不明白自己的五行之力为什么打在王落辰身上之后,全无半点效果。心中焦急,还以为自己所发出的五行之力不够,纷纷提高了自己调用五行之力的力度,将更多的五行之力向王落辰攻击过来。

    一时间王落辰的周围可就热闹起来了。

    各种电闪雷鸣,风雨霜雪,沙土金石,熔岩流火,鲜花丛林之类的异象都出现了。

    为什么会这么热闹?

    这是因为,我们说五行之力,其实是个笼统的说法,是对各种宇宙力量的概括性的总结性的说法。其实,具体的五行之力,其形态是十分丰富、五花八门的。故而,当他们都汇聚到王落辰的周围时,才会引发出各类神奇的自然现象。

    “我就不信这回你还不死?”司徒鹰见大家攻击的热闹,自己也跳过去对着王落辰打出了元力。

    “我也来给他一下,出出气。”欧阳靖见司徒鹰过去了,他也按耐不住,向王落辰打了几下,过了把瘾。

    可惜,所有的这些攻击都是徒劳的,不仅伤不到他分毫,反而还让他丹田中的五彩轮盘变得更加艳丽,更加趋于实质化起来。

    那圆盘就悬在王落辰丹田之中,不再像从前那么虚幻了,变得好像就是通过某种外科手术植入进王落辰腹中的真材实料的圆盘一样。

    “八卦为轮齿,五行做区划,双鱼居中宫,元气依附它。宇宙在其中,阴阳有变化,一念天地动,杀神亦不怕。”王落辰后来总结出的几句顺口溜,正是这圆盘的形态和妙处。

    此时的王落辰不断承受着那些家伙的攻击,心中全无半点儿愁苦,反倒生出一份喜悦。

    “哈哈,你们这帮蠢货,使劲儿啊,快使劲儿向我发出元力啊。看我的五彩轮盘不把你们这些家伙给吸干榨净。到时候,哈哈,恐怕你们一个个就是连爬也没有力气了,各个都得乖乖地任小爷我宰割。”

    王落辰惊喜于自己轮盘的变化,心中生出了许许多多的幸灾乐祸的感觉。

    “不对啊,大哥。这小子就是再厉害,承受了这么多元力攻击,也该碎成渣儿了啊。怎么到现在,他还能屹立不倒呢?恐怕,他身上还是有古怪。要不咱们撤吧。”他们中间的智囊人物司徒鹰,这次又感觉到了事情的不妙。萌生了撤退的想。

    “兄弟,我也想撤啊。可是,你试试,咱们还能撤得了吗?”欧阳靖大声回答他,语气里充满了惊讶与恐惧。

    “什么?怎么会这样?哎呀,不好,我的元力怎么不受我控制了。”

    司徒鹰听了欧阳靖的话,试着将自己的元力撤回,却发现不禁他打出的元力撤不回来了,就连他体内的元力也不受自己的控制,源源不断地自动朝体外喷涌了起来。

    这让他顿时大惊失色,心中慌乱不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