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的时候,面对危险,若是仅仅只是自己的生命受到了威胁,人们或许会害怕,会逃避。

    可若是在自己的背后,还站在自己在乎的人,关心的人,在他们会因为自己的退却和逃避而受到伤害的情况下,人们或者就会表现出比平时更多的勇气来面对那将要降临的危险了。

    王落辰此时就是这样。

    他清楚自己作为五人中的唯一保持着战斗力的男人,三位美丽可爱的小师妹的师兄,无论前面有多少凶险,他不能退。

    他必须要保护她们,这是他身为男人,身为师兄的责任。

    因而,他闭上了眼睛,开始试着用自己的神识感受周围的一切,希望可以通过这种方法找到敌人,并跟他们一战。

    然后,他便十分惊奇地发现,尽管自己从来没有修习过使用神识的功法,在黑暗的黑盲谷森林中,当他闭上眼睛后,试着使用自己的神识感知周围的环境时,自己竟然什么都能感知到了。

    周围的一切都变得清晰起来。风吹草动,蛇虫鼠蚁的爬行,好像都逃不过他的感知,那些人藏身的位置,也渐渐被他给锁定。

    他不知道这是为什么,为什么他的神识能够感应到周围的一切,或许,答案还得在天一生水那儿寻找吧。但现在他没有时间去考虑这些,他得出战了。

    “师妹们,保护好秦师兄。让我给他们来个打草惊蛇。”说着,王落辰从自己的音灵石中,拿出了沙傲云送自己的千绝剑,就要朝那些隐藏在树丛中的人冲过去。

    “师兄,给你这个。虽然炸不死他们,可也能让他们瘫倒一片。”卓应儿伸手拉住他,将剩下的两枚金声雷震子都塞进了他手里。

    “哎,这个好。哈哈。”王落辰也不客气,将假金声雷震子攥在手里,冲了出去。

    他这全力地一冲,有些出乎对方的预料。而他在冲的过程中,准确无比地朝他们藏身的位置甩出了两颗假金声雷震子,更是令他们猝不及防,乱了方寸。

    “快跑,这玩意儿厉害。”假雷震子一落地,刚冒出红色烟雾,这些家伙立刻就很识货地跑开了。雷震子的攻击落了空。

    “咦,他们怎么知道这东西的厉害?莫非……”

    听到那些人的叫声,又见到那些人惊慌逃窜的模样儿,王落辰心中产生了一个猜想。

    见过这假雷震子威力的,只有欧阳靖那帮人,如今这些长得有些蠢头蠢脑的妖精,一见到这雷震子就知道它的厉害,难道说他们之间有什么联系吗?

    聪明的他,马上决定试探一下,就大声喊出了几个人的名字:“欧阳靖、欧阳康、司徒鹰、司徒貂。”

    “哎!你怎么知道是我的?难道我的改头换面丸药效过去了?”

    “没有啊,司徒貂,你的脸没有变化啊。哎呀,不好,我刚才是不是叫了你的名字?咱们是不是中他的诡计了?”

    他喊出了这一串儿名字,其中精明如欧阳靖和司徒鹰的,自然是不会应声儿了。

    可他们蠢笨的弟弟欧阳靖和司徒貂,就没脑子想到这只是对方的计策了,他们俩不仅马上有一个答应了,还有一个连自己同伴的名字都给叫了出来。

    “猪啊,你们?真是气死我了。不过,这样也好,也省得咱们再遮遮掩掩了。”欧阳靖听到他俩的对话,气得骂了出来。但考虑到自己的身份已经暴露,再隐藏也没什么必要了,他索性停了下来,不再跑了。

    “大哥,事已至此,咱们也只能下定决心了。何况,他们还害死了咱们的兄弟,先下了杀手。咱们为兄弟报仇,灭了他们,天经地义。就是将来有人知道了咱们做的事情,也不会把咱们怎么样的。”

    司徒鹰见欧阳靖停了下来,就知道他已经彻底地下定了决心,不由地又火上浇油地为他大开杀戒加了把力。

    “果然是你们。你们好大的胆子,居然敢冒充妖精意图残害同门。好啊,既然你们不仁,就别怪我不义,今天我不好好教训你们一顿,为我师兄师妹报仇,我王落辰就誓不为人。”

    见果然不出自己所料,对方真是几次三番与自己为敌的欧阳司徒两家的子弟,王落辰心中的怒火腾地一下就蹿起老高。

    他恶狠狠地把千绝剑往胸前一横,当众立下了一个誓言。

    “发誓我们就怕你吗?你这个就只会挨揍和爬行的家伙。连剑法都没有学过,就学人家‘耍贱’,哈哈。”

    欧阳靖招呼着自己一方的人朝着王落辰围拢过来,人强马壮的他,根本就无惧王落辰的发狠。

    “别废话,出手吧。我今天就让你们看看,谁才是不能被招惹的人。”王落辰心中杀意已现,根本不会再像从前那样跟他们打什么言语机锋。直接挥剑就上了。

    不过,正如欧阳靖所讽刺地那样,因为还没有开始在五极学院的学习,他的确是不会半点儿剑法,出手之间,都是些直来直去的劈砍。根本就打不到欧阳司徒两家这些习练过武功招式,会腾挪躲闪的子弟身上。

    “哈哈,大家看,咱们这样是不是就跟耍猴一样?兄弟们,看到了吧,他根本就是什么武功都不会的白板,大家不要怕他,一起上,把他给我打成肉饼。”

    见王落辰真的一点儿武功都不会,空拿着一把上好的宝剑却使不出有力的杀招儿,欧阳靖禁不住取笑了他一番,然后,就号召大家上去,把他给解决了。

    那些子弟听他发话了,纷纷亮出自己的兵器,向着王落辰砍杀了过来。

    一时间,什么刀枪剑戟,斧钺钩叉的五花八门的武器,就落在了王落辰头上。

    “哼,上次群殴没打死你,那是拳头。我就不信,这次兵器还削不死你。”司徒鹰见自家众兄弟的武器件件锋利,一齐砍向了连躲闪的身法都不会的王落辰,以为他这回肯定是完蛋了,心中不由地一阵畅快。

    谁知,他的愿望又落空了。

    因为他马上就发现,那些所谓的宝剑金枪什么的,砍杀在王落辰身上,除了能将他的衣衫给划破刺毁之外,根本就扎不进去半点儿。反而还因那些手持武器的人在砍他时靠得太近,被他给逮到机会,用千绝剑给连连砍伤了几个。

    “这怎么可能?难道我们见鬼了?”听着自家兄弟连连发出的惨嚎,司徒鹰和欧阳靖,都被惊吓到了。

    ————————————————

    作者这么勤快,大家多支持支持啊。手中有票票什么的要投,多记得我点啊。你的支持,是作者快更的动力。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