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落辰的身后,卓应儿和赵思雅同时摸了摸自己有些发烫的脸颊,彼此会心一笑。

    她们俩心中同时想到,还好自己的这位师兄晕血,不然还真的要跟他好好解释一下,那个是什么呢。只是,若真跟他解释的话,恐怕她们两个都要尴尬了吧。

    一边如此想着,两人也是跟了上去。

    因为怕他们三个回来,会找不到自己,吴梦雪和秦俊彦两人呆的地方,离这儿并不远,藏得也并不严实。他们三个很容易就找到他们。

    “师妹,你也受伤了?那名少年是怎么回事儿?我们走的时候,他不是晕过去了吗?”

    他们两队人汇合后,王落辰一眼就瞥见吴梦雪的腿上绑着的纱布,连忙过去查看。

    “别提他了,就是那家伙把我给划伤的。还有秦师兄,也被他给打伤了。哎呦,师兄!我的腿啊!也不知道以后会不会留个难看的疤呀。我以后还能不能穿裙子啊?”

    见到杀人时眼睛都没眨一下的吴梦雪,见到王落辰后,却抱着自己的小腿儿哭了起来,还担心自己的小腿受伤以后会影响自己穿裙子。令秦俊彦有些奇怪,暗想,自己师妹这转变也太快了吧,前后简直判若两人啊。

    “别哭,只是划了一下,没那么严重的。就算有点儿小疤痕,你穿上丝袜谁又能看得出来?对你穿裙子也没什么影响的。再说了,我听说五极门有一种药,叫踏雪无痕神丹,专门消除各类疤痕,十分奇妙,等我回到门内我就给你找去。包你小腿恢复如初。呵呵。现在呢,你还是先把手拿开,让赵师妹给你上点儿止血防感染的药吧,免得伤口发炎化脓什么。”

    王落辰摸了摸她的脑袋,哄了她几句。

    吴梦雪被他哄了,这才将手拿开,由赵思雅为她敷了药并更换了新的纱布。

    这一过程,因为怕自己再次晕血,王落辰没有在一旁观看,他和卓应儿躲到秦俊彦那边,去查看他的伤势了。

    他发现,秦俊彦被那少年给伤了之后,身体状况更加不好了。不由地更加担心了起来。

    同时,为防万一,也是再次拿出了肉骨金丹求自己的师兄服下。

    可是,秦俊彦这人也很倔,他就是不肯因为自己的伤,让王落辰减少一次活命的机会,死活都不肯服下金丹。

    王落辰没办法,只好在心中暗自打算,如果发现秦俊彦真的撑不下去了,自己就是把他给打昏过去硬塞,也要把这颗丹药给他服下去。

    至于现在嘛,为避免他生气,还是先听他的吧。

    在他们俩为丹药的事儿争执的时候,吴梦雪的伤口已经被赵思雅给重新包扎了起来。

    卓应儿看看吴梦雪这边已经准备好了,秦师兄那边一时半会儿也劝不了他,就对王落辰说:“王师兄,如今秦师兄和吴师姐都受了伤,那些假妖精又说不准什么时候就杀过来,要不咱们还是赶快走吧。”

    “嗯,还是我来背着师兄。你呢,辛苦一点儿扶着你吴师姐。赵师妹呢,你对这儿的环境比我们熟悉,且必要时可以飞起来,你就负责探路和警戒吧。怎么样,这样分工,大家没意见吧。”

    王落辰背起秦俊彦,对他们的撤离队形,进行了重新安排,并就此征求了一下她们的意见。

    他是师兄,且安排的又很合理,大家自然没什么意见。都说会按他的安排行动的。

    于是,他们一行五人,避开刚才追击那几名假妖精的方向,重新踏上了回五极门的路。

    黑盲谷中依旧黑暗,道路依旧难行,他们与自己的飞行兽之间依旧联系不上,几个人中还有两名伤员,他们的行进速度更慢了。

    这样又走了个把小时,他们虽然还是没有走出黑盲谷,可也没有遇到什么阻碍,那些假妖精,似乎也并没有跟上来。

    “师兄,你累了吧?要不让我替你背会儿。”卓应儿见背了一个人的王落辰,满头大汗,脚步也有些沉重,怕是累了,就提出要替换他一下。

    “不用,师妹。你看你个头儿那么小,秦师兄背到你背上,脚都离不了地,还是算了吧。”王落辰用袖子擦了擦汗水,看着娇小的卓应儿说道。

    “没事儿,别看我个头儿小,可我战力高啊。就是几百斤的重物,我也是可以背动的。你就让我替你背会儿吧。”卓应儿坚持说。

    两人正在互相争着背秦俊彦,忽然听到前面有人说:“你们不用争了,因为,再过一会儿,你们就都是死人,都要被人家给背着才能挪动地方了。哈哈。”

    “什么人?”那人话音未落,走在几人最前头的赵思雅大声喝问道。

    “你们杀了我的兄弟,还想活着离开,怎么可能呢。哼,今天我就要你们这几个都殒命在此。不过嘛,男的嘛就直接杀死,女的嘛,就要先奸后杀,让你们死之前也真正当一会女人,哈哈……”那声音又响起来,而且还带着几分嚣张和无耻。

    “呸!找死。有种的给老娘出来,我先把你这不要脸的东西给阉了,然后再慢慢地将你这畜生一刀一刀削成肉片儿喂狗。”

    被对方用无耻的话语给羞辱了,卓应儿第一个不答应了,她将吴梦雪撇开,猛地跳到队伍前面,向对方一阵叫骂。

    “哼,好毒的丫头。不过,我喜欢。哈哈,就从你开始吧。弟兄们,待会儿注意点儿,一定要留下她的小身板儿给我爽一下。”那人或许天生就是个色狼,居然半句话都不离情欲之事。

    “呀!你他娘的给我死出来,看我不活剥了你。”卓应儿何曾听过这样的污言秽语?她被彻底激怒了,冲着那声音发出的方向,就要飞身跳过去。

    “应儿,不要单独行动。”她刚要挑起,就被赶到她身后的王落辰给拦腰抱住了。

    他不要她冲动,是因为他已经听出,对方刚才那么说,实际上是在使用激将法,妄图激怒他们中的一人,将他们分开,以便各个击破。

    但他们越想这样,就越不能让他们得逞,因而必须要控制自己的愤怒,保持队形不散乱,这样才不会让他们有机可乘。

    可卓应儿此时已经被愤怒冲昏了头脑,完全不理会王落辰的劝阻,被他抱住了,还一个劲儿的挣扎着,想要挣开他的怀抱,冲出去把那人给杀了。

    “应儿,相信师兄。我不会放过任何一个侮辱你们的人的。既然对方对咱们没安好心,不给咱们留活路,那好,我就把他们一个一个全杀掉。”王落辰将卓应儿抱回大家的身边,对她承诺道。

    “师兄,你以为我会信你的话吗?你不会告诉我说,这一会儿的功夫,你就不晕血了吧?”卓应儿还记得他晕血的事儿,所以他说要为她去杀人的话,她根本就不信。

    “这的确是个问题,不过,也不难解决。因为,杀人的时候,我可以闭上眼睛不看嘛。”

    王落辰说这话时,语气异常的平静,平静地让人可以想到化极峰上那万年不化的寒冷冰川。

    他从没这样过,卓应儿知道,他这次真的发狠了。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