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算啦,既然联系不上,那也没办法。师弟他们吉人自有天相,也不会有什么事的。梦雪,你就别气了。要不,你先过去把这名少年给解开吧。你看他都被吓昏过去了。”

    秦俊彦见联系不上他们,怕吴梦雪担心,就安慰了她一句。并且,为了转移她的注意力,缓解她的心情,他还特意提及了刚才那名大喊救命的少年。

    在他看来,别管那些妖精是不是真的,这名少年是无辜的受害者,是肯定的了,要不他也不会晕过去呀。侠义心肠一热,他便想到要救醒这名受害者。

    吴梦雪作为一名学过医术的预备医生,在她的意识里,治病救人对她来说,是理所应当的事情。即便是秦俊彦不吩咐,她原本也是打算去看看那名少年的情况的。

    如今,听他一说,就快步朝那少年走了过去。

    远远地瞧着,那名少年一动不动,似乎连呼吸也很微弱的样子,让她觉得他情况似乎很不好似的。

    吴梦雪不禁加快靠近他的了脚步,免得贻误了救治他的时机,导致他走向死亡。

    三步并作两步到了他的面前,吴梦雪蹲下身子,将手指放在了他手臂和脖颈处的脉搏摸了摸,又探了探他的鼻息,感觉他的鼻息和脉搏都很微弱。就转头对秦俊彦说:“师兄,他的呼吸和脉搏都很微弱,看来要……”

    “梦雪小心!”

    话还没说完,她突然看到自己的师兄朝她身后一指,发出了一声带着惊讶和怒火的警告。

    她马上意识到不好,赶忙机敏地就地一滚,想要避开来自身后的一击。然而她躲避地终究还是有些迟了,对方手中的利刃虽然没有刺中她的后心,但还是在她右腿的小腿上划出一道口子。

    血一下子就流了出来,疼痛也立时冲上了她的脑门儿,但她来不及考虑这些,因为那人的第二下,又疾如流星般地朝着她的心窝儿刺过来了。

    这一下,她还是来不及招架,只能就地打滚儿,拼命闪躲。

    “噌”

    因为躲避及时,那匕首没有刺到她,而是深深地扎进她原来待过的那一片地面的泥土里。

    “混蛋!竟然给我们设套儿。”

    就在那名少年再次扬起手里的匕首,向着吴梦雪刺过来时,秦俊彦强忍着身上的伤痛赶了过来,向那少年手腕踢出一脚。

    “啪”

    那少年注意力都放在了吴梦雪身上,没想到秦俊彦这名伤员会突然出手,手腕被他给踢了个正着儿,吃痛之下,匕首飞了出去。

    然而,这名少年被人安排当杀手的角色,实力自然是不弱的。手中的匕首刚一被踢落,他便即刻就地弯曲双腿,借两腿蹬地之力猛地跃起,身子一个飞旋,腾空朝秦俊彦踢出一记旋风腿。

    秦俊彦此时踢飞了他的匕首,招式已老。再加上刚才奋力踢出的那一腿牵动了伤势,令他浑身疼痛,身体的反应速度出现了迟缓现象。当那白衣少年临时变招儿,在空中旋转一百八十度,向他踢出那一记旋风腿后,他有点跟不上对方的节奏了。

    他想着抬起双臂去硬抗对方那一记杀招儿来着,但胳膊的速度跟不上人家腿的速度。

    因而,他的胳膊还没抬到胸前,人家的腿脚已经踢了过来。

    “砰”

    那势大力沉的一脚正好踢在他的当胸,把他一下给踢得后退了数步。

    “噗”

    本来就有内伤的秦俊彦,硬挨了这一脚,顿时忍耐不住,吐出一口鲜血来。

    “敢伤我师兄!你这混账王八蛋,我要杀了你。”

    见秦俊彦为了救自己而再度负伤,并喷出一口鲜血,吴梦雪急了。想也不想,就从音灵石里取出明晃晃地冰月轮来,一把握住,调动元力,不顾一切地用月牙的两只尖角朝对方削去。

    “啊,不好,你竟然有元力兵器。”

    那少年倒也识货,认得吴梦雪手中这把长约一尺,状如弯月的兵器,是一件可灌注元力用以攻击的上等兵器,吓得他赶紧躲避。

    可惜,当初叶孤帆代表木长老送给吴梦雪这件兵器的时候,说过的“这件冰月轮威力很大,不可轻易使用”的话,不是说着玩儿的。

    只见随着吴梦雪体内冰寒元力的注入,这件兵器就像是有了灵性,陡然间浮现出一抹如清秋冷月般的光芒。

    这种光芒很在对敌攻击时,很是厉害。

    当吴梦雪用它来攻击对方时,冰刃才刚刚接近对方,那光芒就已经先于冰刃切削在了对方的身体上面。这就像是给冰月轮安装了加长刀刃,令它的攻击范围猛然增加了。

    这样,往往就会令对手产生只顾躲避刀刃而不注意躲避刀芒的误判,从而产生意想不到的杀敌效果。

    “刺啦!”

    显然,今天这名少年也出现了这样的误判,他躲避的时候,仅仅只躲开了冰月轮的锋刃,而没有躲开它的锋芒。被它一下子在胸前划出了一道大口子。

    “啊,你,你敢杀我?”

    那口子当胸划开,极大极深,那少年两只手都捂不过来。

    血从他的手指缝间,汩汩流出。他马上就意识到自己受的伤有多严重了。知道这是致命伤,会死人的。

    或许,对于别人的死亡,他认为是理所应当。对于自己的死亡,他想都没想过。

    所以,刚才刺杀吴梦雪时,他毫不留情,想也不想对方会被自己杀死的事儿。如今反被吴梦雪给伤了,他一时间难以接受,嘴巴一张,居然就说出吴梦雪为什么要杀自己这样幼稚可笑的话来。

    “我敢杀你?你这问题问地有点儿晚了,因为我已经杀了你了。不妨告诉你,以我解剖尸体的经验,就你这伤口的深度和失血的速度,你绝对活不过三分钟。”

    吴梦雪骨子里仿佛继承了吴绮梦的基因,对待亲人和朋友无比的有爱,对待敌人要多冷酷就有多冷酷。

    因而,虽然是自己第一次杀人,吴梦雪的情绪却没有半点儿波动。

    她以看待死人的眼光看了对方一眼之后,冷冷地对那少年的死亡时间下了一个令那少年绝望的结论。然后,从音灵石里取出一块轻纱,十分平静地包扎起了自己的小腿。

    “不,我求求你,我不想死。救救我。”

    那已经被自己即将死亡的事实给吓坏了的少年,猛然跪倒在地,用尽最后的力气,口吐着鲜血,以含糊不清的话语,向吴梦雪哀求道。

    “你不想死,我秦师兄难道就想死吗?真是笑话。”

    说完,已经给自己伤口止住血的吴梦雪,再也不看他一眼,慢慢站起来,一瘸一拐地走向秦俊彦,去查看他的伤势。

    秦俊彦伤得不轻,躺在地上的他,面色苍白,嘴唇和胸前的衣服上都是血。但尽管如此,他还算可以,至少呼吸心跳正常,而且还能说话。

    他轻声儿地说:“梦,梦雪,趁他没断气儿,问问他是谁派来的。”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