确定了赵思雅的真实身份,王落辰更放心让她替秦俊彦疗伤了。于是,就把秦俊彦交到了她手上,自己则是带着卓应儿她们两个去采集花蜜了。

    毕竟,来都来了,既然现在秦俊彦的伤势暂时没有性命之忧,那么他们还是要坚持把这项任务先完成的。免得回到学院,还得因完不成任务的事儿,跟那些混蛋生闲气。

    由于是他们三个人采蜜,互相配合,这次又没有因陀罗蜂来捣乱,他们采蜜的速度很快。用了没多大会儿,就把五十斤的采蜜任务给完成了。

    “两位师妹,任务完成了,花蜜还有不少,你们再多采一些带给卓师伯吧。他修炼的是水之元力,这些永夜花的花蜜对他功力提升有好处。我先去看看秦师兄那边的情形,咱们待会儿汇合。”

    王落辰终究是不放心自己的师兄,看看花蜜也采够数量了,就把采蜜工具交给了吴梦雪她们俩,自己先去看师兄了。

    吴梦雪和卓应儿两人修行的都是水元力,这永夜花的花蜜,对她们两个也有用处,觉得反正一时也走不了,秦俊彦那里她们又帮不上忙,就答应了王落辰,留下来继续采蜜。

    王落辰赶回秦俊彦那边,看见赵思雅和他两个人,正名面对面盘坐着,两对手掌掌心紧紧相抵,运功疗伤。

    此时的赵思雅,或许因为将自身的功力运转到了极致,她整个人都变身了。

    她的头发变成了银色,脸颊和裸露的手臂上都浮现出一片片亮晶晶的不规则光片,好像是一层鱼鳞。

    最奇妙的是她的五官,也发生了一些改变。

    耳朵的位置比原来上移了,并且耳廓也变得好像一只猫咪的那样,尖尖的,还带点儿细细的绒毛。

    眼睛则变成了有些眼角上挑的细长眼睛,瞳孔也变成了兔爷儿一样的红色。

    最奇妙的是她的嘴巴,王落辰也是惊奇地发现,她嘴巴的唇线更加弯曲,由原来的樱桃小口,变成了有些唇角上扬的大嘴巴。

    这副样子,还真是有点儿像传说中的妖精呢。不过,跟妖精不同的是,她的样子虽然有些怪异,但却自有一番美感,比那些漫画里的妖精要好看的多了。

    王落辰就这样把量着眼前这位变得有些不一样的小丫头,耐心等了那么一会儿,赵思雅和秦俊彦就醒过来了。

    赵思雅将功力收回,顺便也把样子改回了原来有着肥嘟嘟脸颊的可爱模样,有些忧虑地对王落辰说:“刚才为他疗伤的时候,我顺便探查了一下,发现秦师兄的伤好像比看起来的要严重呢。那些因陀罗之光恐怕是伤到了他的经脉和丹田了。王师兄,我看咱们不能再耽搁了,最好赶快回去,好尽早让卓师伯为秦师兄医治。”

    王落辰一听秦俊彦的伤比预想的要严重,赶快说:“既然是这样儿,那咱们就别耽搁了,赶紧走。思雅,就辛苦你先扶着师兄点儿,我去叫两位师妹过来。”

    说完,王落辰不敢怠慢,赶紧去叫吴梦雪她们两人过来。

    两处相隔不远,王落辰很快就带着她们回来了。

    两边汇合后,大家也不多说什么,拿出唤兽哨儿就吹,打算召唤自己的飞行兽下来,直接骑乘它们离开。

    但是,他们连吹了数下,巡天兽们却毫无反应,根本没有向他们这边飞过来。

    “怎么回事儿?为什么咱们的飞行兽都不听咱们的召唤了。”望着空荡荡的天空,吴梦雪有些焦急地说。

    “师妹,别急,让我再试试看。”

    王落辰和巡天宝宝可以通过连心锁进行神识交流,见唤兽哨儿不起作用,他就闭上了眼睛,手握连心锁,试图通过神识来召唤巡天兽。

    可是,不知怎么搞得,如今连这一招儿也不管用了,他试了半天也没跟巡天兽联系上。

    他也着急起来,抬头看了看天空,没发现半点飞行兽们的影子,便对大家说:“快,情况有些不对,说不定咱们的飞行兽也遇到了什么不好的事情。咱们不能再等了,得赶快走出黑盲谷去。来,师兄让我来背着,你们负责给我开道,警戒。”

    说着,王落辰就一把将秦俊彦给背到了身上。

    被他背起来的秦俊彦神智依旧清醒,怕成为大家的累赘,他挣扎了两下说:“没事儿,不用你背。我自己能走,你背着我,咱们反倒都走不快。”

    可王落辰哪里肯听他的,把他往上托了托说:“不行,你一动,气血运行加快,你的伤势会更加严重的。师兄,这回你一定不要逞强,安心听我的。好啦,为你疗伤要紧,你别客气了,咱们走。”

    担心秦俊彦的伤势,又挂念着自己的巡天宝宝,王落辰心里着急,不和秦俊彦磨叽,直接背着他快步往黑盲谷外走去。

    他一动,其他三人也是跟着行动了起来。

    他们几个刚离开那片生长着永夜花的地方,就听见前面传来了什么人大声呼救的声音。

    “救命啊,救命啊,有妖精啊,妖精要吃人了。”

    那声音叫的很大声,带着几分恐惧和慌乱,同时也带着几分稚嫩,好像对方也是一名年龄不大的少年。

    “师兄?难道真有妖精?”吴梦雪听到那声音,害怕了,朝王落辰走近了一些问。

    “废话,当然有妖精了,赵思雅不就是吗?只是,这里除了她之外,还有没其他的妖精,这就要问她了。”王落辰看着赵思雅,希望她能给自己一个解释。

    “我的族人一般来讲,不太可能到这里来。因为这片森林对我们的力量有较强的抑制作用,在这里呆时间长了,对我们的身体也会造成一定的损伤。因而,除非必要,谁也不会到这儿来的。另外,我们族人之间,相互也有一定的感应。现在,说实话,我并没有感应到我的族人。”

    赵思雅给了王落辰一个算是较为肯定的回答,那就是,那大叫救命之人所遇到的所谓妖精,是她的族人的可能性很小。

    “虽然可能性比较小,可对方已经在喊救命了,看来情况是比较危急了。路见不平,拔刀相助,是我辈武者应有的侠义精神,师兄,我认为无论如何,我们都应该过去看看。”

    卓应儿听见那人又叫喊了一声,分明就是遇到危险时的求救声,于心不忍,不禁动了救人的心思。

    “是啊,落辰,去看看吧,若是对方真的遇到了赵师妹的族人,她一句话就把人救下了,咱们也算是做了件好事儿。”

    伏在王落辰背上的秦俊彦本来就是个好心之人,如今虽说自己不能亲自去救人了,还是希望自己的师弟师妹可以本着侠义精神,去救人于为难之中。

    “好吧,过去看看吧。我们和飞行兽之间的联系都中断了,或许,赵师妹和她的族人之间的感应也受到了某种东西的影响了呢。万一那边真有师妹的族人,而她没有感应到,咱们过去,的确是可以做一件好事的。赵师妹,你说呢?”

    王落辰分析了一下当前的形势,将决定权交给了赵思雅。

    只是,话说到这份儿上了,赵思雅虽然很确定自己和族人之间的那种特殊感应不可能被什么给影响,但为了跟大家保持一致,还是点点头同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