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于她的脸红,秦俊彦只顾救她了,根本就没注意到。

    他将她放在清风兽的背上,对着王落辰喊道:“师弟,以后可别开这种玩笑了,你看,多危险啊。”

    “师兄,我……你还说我?哈哈。”

    王落辰笑着说了些什么,因为风大,他没听清。便转而问身边赵思雅说:“赵师妹,他在说什么?”

    “秦师兄,我也没听清。”赵思雅还停留在刚才的羞涩之中,低着头轻轻回了一句。

    “哦。”

    秦俊彦不是一个喜欢刨根问底儿的人,更不是一个多话的人,听赵思雅说了她也不知道后,就在她的身旁坐下来,专心地驾驭起清风兽。

    目视前方,秦俊彦俊美到堪称标志的脸上,很是平静,并没有因为刚才的事情,出现一丝的波澜。

    这种情绪,或许影响到了他身边的赵思雅,赵思雅脸上的羞红退去,人也变得恬淡宁静起来。

    情形显得有些奇怪,王落辰和他的两位师妹还在热热闹闹地追逐,而他们这两人这里,却变得安静起来。安静到两人都仿佛能够听到对方的呼吸和心跳。

    或许是终于意识到这样的安静有些容易令人尴尬,作为清风兽的主人,秦俊彦首先开口了:“赵师妹,你说在妖精森林你能够帮到我们?不知这句话里面有没有特殊的含义?还是说,这句话根本就是你为了想陪着应儿那丫头一起来玩儿,故意那么说的?”

    “秦师兄,你这个问题我能暂时不回答吗?”

    秦俊彦一开口就问了一个,刚才赵思雅就不想让卓应儿说破的问题,让赵思雅真正尴尬上了。她再次红了红脸颊,用恳求地语气向秦俊彦提出了自己的请求。

    “呵呵,赵师妹,别误会,我问这个问题没有别的意思。我只是想说,如果你并没有在妖精森林帮到我们的实力,如果真的遇到什么危险什么的,你可以像落辰他们一样躲到我身后的。毕竟,我比你们大几岁,又有些战力,可以保护你的。”

    原来,他是这个意思。

    秦俊彦一解释,赵思雅才明白自己误会他了。她赶忙说:“好的,就听师兄的。要真是遇到危险,我一定不会跟你客气的。哈哈。”

    明白了他的善意,赵思雅放松了下来,又变得活泼开朗起来。

    “嗯,好的。”秦俊彦点点头,说道。

    “师兄,师姐,你们快过来瞧瞧,秦师兄和赵思雅两个人在说悄悄话呢。”两个人的谈话刚开了个头儿,卓应儿就驾驭着冰蓝雉靠了过来。边靠近,还边开起了他们俩的玩笑。

    “应儿,你怎么这么不懂事儿呢?秦师兄和赵师妹两人说悄悄话,你过去凑什么热闹?莫非,你想在人家两个中间插上一腿?哈哈……”吴梦雪也赶了上来,接着卓应儿的话茬儿,继续开两人的玩笑。

    “你们太不像话了。怎么可以乱开师兄的玩笑?师兄这么标致的美人儿,有个把小姑娘喜欢有什么奇怪的。你们还来这里大惊小怪。哈哈。”

    王落辰也是过来寻他们俩开心的。

    赵思雅的脸被他们说的快红成番茄了,秦俊彦也连连摆手说道:“去去去,一边儿去,别开这种玩笑,师兄可不跟你们一样,一个个感情丰富的跟什么似的。”

    赵思雅也小声儿地说:“就是,别、别瞎说,还是抓紧时间赶路吧。你们看,天都快黑了。”

    妖精森林的确很大,他们飞了四个多小时,还没有飞到黑盲谷。而此时,天色已经近黄昏了。

    “是啊,赵师妹说的没错,虽然夏天天黑的晚,可我们距离黑盲谷还有两百多公里的距离呢,还是别嬉闹了,赶快飞吧。”秦俊彦也掏出地图,一边指点着,一边神色严肃地说道。

    王落辰他们三个,一看两人都不搭自己的茬儿,再说下去,倒是没趣儿了,就都停止了玩笑,一本正经地跟他俩研究起路程问题来了。

    几个人仔细看了看地图,又考虑了一下飞行兽的体力,进而做出一个决定,今天暂时不进黑盲谷了,就地扎营。

    反正,森林里嘛,到处都差不多,全都是树木草丛什么的,在哪儿露宿都一样。

    既然今天不容易赶到那里了,大家赶了一天的路也都累了,不如干脆就地休息一晚吧。

    于是,他们几个就催动飞行兽降落了在了下面的森林里。

    似乎真的对在妖精森林怎么生存很有经验。几人一落地,赵思雅就开始指挥大家如何布置营地。

    首先,她让大家用自己的宝剑清除了一块林间平地上的灌木和杂草。

    然后,她就从自己的音灵石中取出一大瓶儿白色粉末,撒在了这块平地的周围。据她说,这粉末是用特殊的药草制成的,能够有效的驱虫驱蚊驱兽,让大家不受蚊虫的叮咬,免除蛇和林中野兽的侵扰。

    接着,她便让大家把刚才砍倒的杂草和灌木聚拢起来,浇上一桶油膏,点起了一大堆篝火。

    “要不要去打猎?”篝火生了起来,她问。

    “打猎这么好玩儿的事儿,当然我要去了。”卓应儿立刻回答。

    “我也要去。”吴梦雪从来没有打过猎,十分好奇,就也想跟着去见识见识。

    “师妹,你还是别去了。猎杀动物是要见血的,你不害怕吗?”王落辰提醒到。

    “不要忘了,我是个医生哎。我会怕血?”吴梦雪叉着腰,牛哄哄地说道。

    然后,王落辰没话说了,就只得让她去了。他自己留下来陪着秦师兄,两个大男人一起看篝火。

    或者是运气好,也或者是赵思雅对打猎真的很在行,二十几分钟后,她们三个就满载而归了。

    两只山鸡,一对野兔儿,一条蟒蛇,一只袍子,这是她们全部的收获。

    “我来解剖它们,打上学的时候,我就最爱上解剖课了。”刚到营地,吴梦雪就自告奋勇地承担了剥洗这些动物尸体的活儿。

    “好啊师姐,我去跟你打下手儿,顺便学学解剖动物。”卓应儿做了她的学徒。

    “那我在这里先煲一锅粥好了。”赵思雅笑着收回那些动物上面的弩箭,从音灵石里取出了一只砂锅和一个锅架,两桶凉水。

    将其中一桶给了卓应儿让她去洗肉,自己留了一桶来煲汤。

    看着她们三人忙碌,秦俊彦和王落辰不禁问道:“那我们呢?女侠?”

    “你们坐着吃就行了。要是过意不去,你们也可以跟着梦雪去解剖动物。”野外生存专家赵女侠甜甜地一笑,说道。

    “那我还是坐着吃吧。梦雪知道,我晕血。”王落辰瞟了一眼手提兔子耳朵,正在剥皮的吴梦雪,闭上眼睛说道。

    “我倒不晕血,可是我有洁癖。”秦俊彦也看了一眼吴梦雪那边,有些不好意思地来了句。

    唉,看来,他们俩这一对进不了厨房的奇葩,也只能是坐着不动当白吃的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