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着带有几分微醺的众人,欧阳靖觉得,宴席进行到这个点儿上,也该散了。就对他们说:“好啦,大家都别喝了,免得明早起不来,耽误了咱们的大事。都散了吧。不过,在走之前,为了稳妥,我还是要问一句,根据咱们商量好的,每个人该做什么,你们都清楚了吧?”

    “大哥,您放心。我们没喝醉。要不信,我再把每个人该做什么跟你叙述一遍。”欧阳康带了几分酒意,听大哥的话里,好像有不大放心大家的意思,就拍着胸脯儿说道。

    “二弟,你明天负责带齐供众人使用的‘改头换面神丸’,责任最为重大,一定不要大意;司徒鹰,你负责去请神念师以阻断他们跟自己飞行兽之间的联系,对咱们能否得到他们的飞行兽,至关重要,也不能疏忽;司徒貂,你负责跟踪侦查他们的行踪,自然也不能误事。还有你们几个,以司徒无匹为首,负责袭击和引诱他们进入咱们预设的埋伏圈,更是不能儿戏。”

    没有让众人各自叙述一遍自己的任务,欧阳靖亲自重复了一下计划的各个部分。然后站起来,举杯说道:“请大家记住,咱们这个计划,能否成功,与各位所负责的每一个环节都紧密相关。哪一个环节出了问题,都有可能导致计划失败。因此,大家一定要打起十二分的精神,做到万无一失。来,兄弟们,让咱们共饮此杯,预祝咱们马到成功。”

    “对,大哥说的对。咱们这次一定要好好教训这几个家伙。让他们知道知道,谁才是这五极门的主人。让他们晓得,有些人的确是他们惹不起的。记住,如遇反抗,必要的话,不必留手。当然,除了木长老他老人家在意的那人之外。”司徒鹰作为他们这个团伙儿中的老二,为防大家心慈手软,特意讲了几句狠话。

    “对,就是这个说法。大家放手去做,出了事情,自有我去承担。来,干!”

    欧阳靖也正有此意,正好司徒鹰替他说出来了,他满意地冲他点了点头,说了句交底地话,一口将杯中酒给干了下去。

    “干!”

    有了他这句话,这帮人彻底无所顾忌了,在他之后,也将各人杯中的酒一饮而尽。

    “好,这事儿就这么定了,你们回去休息吧。明天一早,根据线报,咱们同他们一块儿出发。目的地,妖精森林。哈哈。这回,我要让他们知道知道,妖精森林里的妖精传说,绝不仅仅只是传说。”

    “咯吧”

    欧阳靖一把将自己手中的玉杯捏碎,眼中冒出了一丝狠辣。

    大家知道,他这种表情,就代表他是真的下定决心要王落辰他们几个的好看了,也就不再多言语,纷纷告辞,回去休息了。

    昨天一天,又是开学典礼,又是赌约,又是祭祖的,一整天都没有消停。王落辰他们都累了,因而这一夜都睡得很香,对即将到来的危险,并无一点儿感应。

    第二天早晨,按照昨晚商量好的,他们三个早早的就起来了。悄没声儿地收拾好自己所需物品,侧耳听了听卓应儿房中她那跟小哨儿一样的鼾声,知道她一点儿也没有被他们给吵到。他们三个就放心大胆地开了门,溜了出去。

    为防吵到那丫头,出了门,一路步行,离开寓所很远了,他们三个才拿出唤兽哨儿,将各自的飞行兽给唤了过来。

    因为起得早,巡天兽它们三个被唤来后,也是哈欠连天的,一副懒洋洋的模样儿。

    “师兄,这三个家伙的热情不高啊。”飞身上了自己的霓虹兽,吴梦雪向王落辰说道。

    “是啊,看来早起的话,不光人会没精神,连兽兽们也是会受影响啊。要不,师妹,把你的零食也贡献出来一点儿,给它们提提神吧。”王落辰看着这三头兽没精打采的样子,眉头一皱,想出了一个主意。

    “哼,还好意思提零食呢。你们三个家伙,就会骗小孩儿。居然不叫醒我就偷偷地溜出来,你们这是几个意思?”

    王落辰刚说到零食,就听到身后风声响起,一道蓝色身影拦在了他们三个前面。接着,一个小女孩儿十分不高兴的声音也随之钻进了他的耳朵。

    王落辰连忙用手捂住自己的额头,挡住自己的眼睛,假装看不见这一人一兽,朝秦俊彦说道:“秦师兄,你的记性怎么那么差?明明叫你走的时候别忘记叫上咱们乖巧伶俐,聪明可爱,美丽善良的应儿师妹的,你怎么还是给忘了?不行,我王落辰身为男子汉大丈夫,不可以这么不讲信用。我既然答应了要叫上应儿一块儿去,就一定要说到做到。你们等着,我这就回去叫醒师妹去。”

    “啧啧,王师兄,你脸皮真厚!我看你啊,真不该在天才少年班呆着,而应该去表演班。学习去当一名演员。哼!”卓应儿见他在自己面前装,气呼呼地挖苦说。

    “师妹,什么表演班?咱们学院有这个班吗?嘻嘻。”王落辰嬉皮笑脸地往她身旁凑了凑,一脸讨好地问。

    “切,没有,可以为你这个大骗子专门开一个啊。你别理我,我不想跟你说话。坏师兄!大骗子!”卓应儿见他靠过来,特意催动冰蓝雉往一边儿挪了挪,剜了他一眼说道。

    “师妹,你这可不公平啊。没去叫醒你的人又不光我一个,你干嘛偏偏说我一个啊?”王落辰十分委屈地抗议。

    “可他们俩没有骗我的零食啊?我不单说你说谁?”卓应儿这理由让王落辰顿时语塞。

    “好吧,好吧,都怨我,都怨我行了吧?可师妹啊,我这么做也是为了你好啊。你自己不是也说了,采集永夜花的花蜜很危险的嘛。”王落辰在债主面前气短,只好顺着她的意思,主动承认了错误。

    “正因为危险,我才得要去保护你们嘛。身为咱们这四个人里战力最高的一个,保护你们可是我义不容辞的责任呢。再说了,我这次去也是有几分把握的。因为,我为了这次任务,可是特意给你们邀请了一位十分强大的外援啊。”卓应儿用力晃了晃自己高战力的小拳头,得意地炫耀道。

    “外援?谁啊?在哪儿呢?”吴梦雪听了她的话,往四周寻找了起来。

    “师姐,不用找了,我和她昨晚就商量好了。怕你们不同意她去,她昨夜就先到妖精森林边儿上,去等咱们了。哈哈,现在,你们只管跟我走,咱们都去跟那儿她汇合就好了。”

    没想到这小丫头还有这种安排,王落辰他们心里不禁生出一丝疑惑。这丫头,是什么时候,跟什么人商量出的这种安排呢?他们怎么就没人注意到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