巡天兽要成精了,自己可咋办?它会不会撇下自己跑掉?不行,我得想办法把它的心给稳定下来。嘿嘿。

    王落辰暗自琢磨着,又想出了一个主意:“啧啧,厉害啊巡天,仅仅根据咱们俩情绪的相似之处,你就能得出自己的家或许也不在这个世界的推论。你的智商真的很高嘛。哈哈。不瞒你说,你的想法是对的。”

    “主人告诉你,你的故乡,也就是你祖先的家,的确是不在这里的。它在非常遥远非常遥远的星空深处,要到达那里是很难很难的。这样吧,看你也怪可怜的,我答应你,如果主人有一天能够变成这世界上最强的人,就带你回你自己的家。可是,在此之前,你可要好好听我的话,好吗?”

    “真的?主人真的能带我回家?可是,主人,我看你现在战力很渣呢。不知道你哪一天才能带宝宝回家啊?你这不是在给我开空头支票,骗我给你做苦力吧?”

    靠,你只是一只兽,而且还仅仅是一只幼兽哎,要不要聪明的这么逆天?

    没想到他会质疑自己的话,王落辰被巡天的聪明给吓到了,赶忙故作镇定地保证:“切,你别小看主人啊。主人已经得到了高人的传授了,很快战力就会大幅提高的。放心,主人不骗你的。三年,对,顶多三年,主人就会带着你离开这个圣境,回到我的家里去。到了那里,做完主人要做的事,主人就带你回你的家。而且,实话告诉你吧,你家那边儿,就有主人的仇人。我送你回家只是顺路,我真正的目的,是要把他们的老巢儿给捣毁它,明白了吗?”

    “牛,主人的战力虽然很渣,可你的口才真的很牛。好吧,我承认,我被你给说服了。我就信你一回吧。哈哈。”巡天兽被王落辰的激情演讲给打动了,相信了他会带自己回家的话。

    “很好,巡天,那咱们说好了,主人带你回家。在主人战力比较渣的时候,你就负责好好保护主人,听到了吗?我告诉你,其实你跟着主人也有很多好处的,你比如说,主人有很多朋友……”

    为了稳定巡天的跟随自己的决心,在接下来那段路上,王落辰大大地将它跟着自己所能获得的好处,大吹特吹了一番,还真把巡天给唬住了。

    最终,在王落辰的连哄带骗之下,巡天宝宝这只幼兽,终于心甘情愿地向他发下了誓言,承诺一生一世都会跟着他、保护他、永不背叛他,做他的好坐骑,好跟班儿。

    拿下巡天兽,让王落辰好好佩服了自己一把。同时,也让他的心里乐开了花。

    真没想到,刚刚才去向师叔云不归请教了怎么才能让自己的飞行兽具有攻击性的问题,回来的路上这问题就给解决了。这怎么能不让他高兴呢?

    因为高兴,王落辰在巡天兽把自己送回到寓所后,他还特地向卓应儿要了几样儿好吃的送给了他的忠实跟班儿。

    既然吹下牛皮了,别的做不到,先给它点儿好吃的,稍显诚意,小施一下恩惠还是做得到的嘛。

    吞下零食,巡天高兴地去兽舍了。只留下王落辰独自去面对卓应儿的埋怨。

    “师兄,你到云师叔那里一趟,就学会了这个,讹师妹的零食讨好自己的飞行兽?”卓应儿损失了一些零食,自然很不高兴了。

    “师妹,借的,借的,不是跟你说了吗,那些零食都是我跟你借的,不是白拿的。而且,我告诉你,这个零食真的不白给它吃的,说不定,它因此而喜欢上你,将来会向你报恩什么的也说不定呢。”

    因为或许牵涉到自己脑袋中的天一生水,王落辰不敢告诉她以及其他人,自己已经跟巡天兽的神识沟通上了。他只能很模糊地向卓应儿暗示了一下,跟巡天兽搞好关系,可能会得到的好处。

    可卓应儿哪会在乎什么将来的好处?她只在乎现在自己零食被巡天兽给吃了的损失,她白了一眼王落辰说:“行,你说的,是借的。我可是会给你记账的哟。改天一定要还啊。哼,好啦,天也不早了,人家不跟你啰嗦了,先去睡了。哦,对啦,明天你们不是去做任务吗?记得一定要叫醒我啊,我可是要跟你们一块儿去玩玩儿的。”

    “你也要去?不行啊,师妹……”已然知道明天去做的这项任务,会有极大危险,王落辰打心底里不想卓应儿跟着自己去冒险。

    可不等他把话说完,卓应儿就向他伸出了手,摆出一副讨债的架势。王落辰明白她是在说,不让她去也行,先把欠她的零食还来。

    “你明知道我没有嘛。人家身上唯有的一点儿江湖币都被你给搜刮走了,现在哪还有钱去买零食还你?唉,算啦,既然你非要坚持,那就带上你吧。”

    天大地大债主最大,王落辰没办法,面对债主卓应儿伸出的讨债之手,只好被迫答应了她的要求。

    “算你识趣。呵呵。那就这样吧。明天的事情,咱们就这么愉快地决定了。”卓应儿就知道自己这一招会管用,有些得意地拍了拍王落辰的肩膀,悠然自得地回自己那屋儿休息去了。

    听他们达成了协议,一直在一旁没有插话的吴梦雪和秦俊彦,就王落辰同意卓应儿跟着他们一块儿去做任务,马上表达了自己的反对意见。

    王落辰当然知道他们这是担心卓应儿的安全,但又怕他们的话会把卓应儿再给招来。就将手指放在嘴唇上,向他们做了一个噤声的动作,小声儿说道:“嘘,师兄,师妹,别担心啊。你们听我说,你们看明天咱们这样儿好不好?师妹不是贪睡吗?她明早肯定起不来。那样的话,咱们仨明天就早早的起来,悄悄地溜走,别叫醒她不就行了。”

    “还是师兄鬼主意多,咱们明天就这么办。嘻嘻。”吴梦雪见他心里早有打算,不禁心中一喜,笑着赞扬了他一句。

    就这样,师兄妹三人就不让卓应儿跟着这一点,达成了秘密协议。然后,也各自回房间去休息去了。

    随着大家进入梦乡,他们的寓所安静了下来。而在离他们有大约一里多路的另一处较为豪华的寓所里,夜虽已深,一场酒宴却还没有结束。

    灯火通明的大厅里,一张摆满酒菜的圆桌上,坐了七八个人。为首的,就是王落辰最近刚刚得罪的欧阳靖。其余的,不用说自然便是他的兄弟欧阳康,司徒鹰和司徒貂他们了。

    按照他们今天下午在祖庙所商量好的,今晚的这场宴席,正是他们为报复王落辰他们而举行的一次秘密聚会。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