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咦,木长老让新加的这名受控弟子,他去了飞行兽苑,同云不归谈了近两个小时的家常儿。怎么,他们两个关系很不错吗?”一名老者看到这份关于王落辰的信息,向另一名老者问道。

    “哦,记得上次飞行兽苑的幽隐雀报过,那名少年好像对驯养飞行兽很感兴趣,此次去拜访,或者也是为了去请教驯养知识吧。”另外那人的记性好像不是一般的好,所以,前者一问,他马上就想起了这名少年跟云不归的关系。

    “除此之外,这一个时辰内,还有这名少年的消息吗?”先前那名老者,听了后者的回答,略微一思考,问了第二个问题。

    “有,他和另外几人去了师门贡献处,领了一个采集永夜花花蜜的任务。”另一名老者翻了翻手中的字条儿,又找到了一条跟王落辰有关的消息。

    “采集永夜花的花蜜这种危险的任务,什么时候开始派给新弟子了?这陈不居还真是有些胡闹呢。这信息要不要告诉木长老?”听到这条信息,先前那名老者有些生气。

    “师兄,关于这事儿,有人交代了,不能告诉木长老。”另一名老者压低声音说道。

    “有人?哦,是他老人家。我明白了。那就这样吧。先把这条儿他去云不归那里的消息报上去吧。毕竟,有关他的消息,是木长老点名要的。而且,咱们接下来还有十几批消息要处置呢,也没空儿在他这事儿上费太多心思。”

    于是,这名老者,就在一块木牌上落笔写下了这条儿消息,并将这块木牌连同其他几块木牌,交到了那名书生模样的人手里。由他送到木长老那儿去。

    就这样,在这个凉风习习的夏夜,五极门最神秘的机构,戒律院幽隐司,就和王落辰正式发生了第一次亲密接触。

    而这次亲密接触的主角儿王落辰,和其他大多数被幽隐司关注的人一样,对此却浑然不知。此刻,他正在赶回寓所的路上。

    端坐在巡天兽宽广平稳的后背上,望着前面的灯火,计算了一下路程,他知道,离自己在江湖圣境中的家,已经不远了。

    想想以前在尘世中的时候,自己每次放学后或参加完比赛回家时,也是奔着这家里的灯火往前走的。他的心里不禁产生了一种叫做想家的感觉。

    “爸、妈,你们还好吗?你们现在到底在哪儿啊?我想你们啦。”

    “爸、妈,你们为我受苦了,我对不起你们。”

    “爸、妈,你们等着,我一定尽快提高战力,走出圣境儿,去救你们的。咱们一家人,一定会重聚的。”

    因为想家,王落辰思念起了自己的父母。情不自禁地,他就在巡天兽上面,流着眼泪,喃喃自语起来。

    “家、家,家是什么?”

    他正暗自感伤,挂在胸前的连心锁突然闪烁了一下。一道像婴儿一样稚嫩的声音在他的脑海中响起。

    他用心分辨了一下,觉察出这不是真的声音,而只是一道神识。

    他不禁有些奇怪,这道明显带着几分稚嫩的神识是谁的呢?

    他企图用自己的神识去感应一下,但因为他自己并没有练过增强神识的功法,神识并不强大,因此他什么也没有感应到。

    “家是什么啊?快告诉宝宝啊。”

    没有感应到神识,他正有些疑惑和失落,那道神识又出现了。

    “宝宝?你是谁?告诉我你的名字,我就告诉你什么是家。”听出对方智商有些不高,王落辰脑筋一动,想出了一招儿。

    “宝宝就是宝宝啊,每天驮着你飞的宝宝啊。怎么你不认识我啊?”那神识好像很奇怪王落辰为什么会这么问,有些不高兴地反问道。

    “每天驮着我飞的宝宝?这,啊,难道说,你是我的巡天兽?这,这不可能啊,你什么时候变得有智慧了?”

    王落辰虽说见过巡天兽的祖灵,知道远古时期的巡天兽其实是拥有很高的灵智的,但却怎么也没想到,自己刚认领的这只现代巡天兽,在某一天也会跟自己进行神识的交流啊。

    “你这样说,宝宝要不高兴了,人家什么时候是没有智慧的蠢兽了?人家原来不能跟你交流,只是和你的心灵联系的不够紧密罢了。经过这一天多的接触,我和你已经变得心心相印了,当然就能和你交流了。怎么?主人,你不高兴和宝宝交流吗?”

    巡天兽的神识和王落辰的神识,一旦建立了联系,就会越来越紧密,而随着这种紧密的出现,它和他交流起来,也是越来越通畅。

    “高兴,主人哪能不高兴和你交流呢。只是宝宝,你这么大个子,还叫自己宝宝,主人我可是感觉有点儿不好接受呢?要不,咱们改个名字好不好?”

    王落辰听它这么大的怪兽自称宝宝,实在是有些难以接受,就跟他商量着,要帮他改个名字。

    听他要给自己改名字,巡天兽想了一下说:“主人,你说改什么?难不成叫兽兽就好听了?不行,宝宝才不要辣么难听的名字呢。”

    它的话,把王落辰给逗乐了,他笑着说:“哈哈,我也觉得兽兽不好听。而且,我也没打算叫你兽兽。宝宝,我想帮你改名叫巡天好不好?这个名字既响亮,又够威风。多好啊。”

    “好吧,既然主人喜欢,那宝宝就改名叫巡天吧。这下主人满意了吧,可以告诉我什么是家了吧?”想不到巡天兽也会妥协,它居然为了换取一个答案,同意了王落辰为自己改的名字。

    说到家,王落辰脑海中闪现出了自己那温馨的小窝儿,他眯着眼睛说道:“什么是家?怎么说才好呢?我以为,家就是一个人出生的地方,那里有爸爸,有妈妈,有兄弟姐们,还有好多亲戚朋友。最重要的,是有安全感和幸福感。不知道我这个答案,你满意吗?”

    没有回答满意不满意,巡天兽问了另外一个,看似不相关的问题:“那主人,你的家在哪儿?昨天咱们去的地方,是你的家吗?”

    “那里不是,只能算是一个临时的住所。我的家不在这里,我的家一个跟这儿不太一样的世界。”王落辰想也不想的回答。

    “是这样啊主人。这么说你的家不在这里了。哎,主人,好奇怪哦,我怎么感觉你现在的情绪跟我心里常常出现的情绪一样呢?主人,你说,这是不是说我的家也不在这里,而是在另外一个世界呢?”

    巡天兽饶了一圈儿,又把话题扯回到自己的家上面。

    刚刚还很萌宠的它,怎么突然变得这样聪明?它的变化让王落辰感到有些惊奇。

    他不禁暗想,这巡天兽,该不会是成精了吧?

    ——————————————

    有时间写故事,保证完本,欢迎到起点投票,订阅。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