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人听完卓应儿的话,心中难免气愤,没想到就因为言语上有些冲突,这名掌管着五极门所有新弟子师门贡献的师伯,就对他们做出如此狠毒的报复。真是没有天理了。

    “至于吗?我们跟他有什么仇什么怨?他要这样对待我们?不行,这口气我不能忍下去。我要去学院院长那里去告他。”受到了这样的不公平对待,吴梦雪气得不行,想要去找个地方说理去。

    “师妹,冷静。我觉得这事儿蹊跷,如果这次的任务仅仅是咱们这位陈师伯的安排,我想他还不至于胆大妄为到如此地步。恐怕,做出这种安排的是另有其人啊。”

    相对于吴梦雪的激愤,秦俊彦十分冷静,他非常平静地拦住自己的师妹,说出了自己对这件事的看法。

    “师妹,师兄说的没错,陈不居不敢这样对待咱们,除非有人在背后给他撑腰或直接给他授意。要知道,咱们毕竟也不是没人疼的孩子,如果仅仅是他,对我们做的太过分的话,他肯定也会考虑一下会不会遭到别人的斥责甚至是报复的。你们说是不是?”王落辰点点头,赞同了秦俊彦的说法。

    “那该怎么办?要不,我去找我爹吧,让他出面叫陈不居给你们换个任务。”卓应儿有些焦急地说。

    “不行,这件事情最好不要让卓师伯知道。因为他老人家脾气不好,容易发火儿,万一跟陈不居起了冲突,反而会因此惹恼了这老东西背后的人。那样的话,不仅会对卓师伯不利,同时对我们也不利。不要忘了,我们当前最迫切的任务,是提升自己的实力。而卓师伯武功卓绝,学识渊博,对咱们提升实力有很大帮助。不宜让他因为我们树敌太多。基于此一点,我决定了,咱们不妨就接下这个任务,想尽办法把它给完成,看他们还有什么可使坏的。”

    王落辰一把拉住想要到卓不群那里告状的卓应儿,分析了一下这件事儿的利弊,下定了接下任务的决心。

    他们几人,虽说以秦俊彦年纪最大,但自打几人形成一个小团体以来,不知为何,无论就什么事儿做什么决定的时候,大家却隐隐以王落辰为主了。此次,他既然决定了要接下这个任务,其他人当然也就没人说什么了。

    “你说接就接吧,我没意见,只是,到时候你们可要保护我这个柔弱的小师妹啊。”吴梦雪上去抱住王落辰的胳膊,一副求照顾的萌态。

    “师妹,咱们三个里面,秦师兄最厉害,你次之,就我白搭,你要保护,找错对象儿了吧?”王落辰假装害怕,把她的胳膊给扒拉了下来,躲到了秦俊彦后面,把他向前推出去一步,说道。

    吴梦雪过来抓住秦俊彦的胳膊,把他挡在自己面前说:“这你就不懂了吧,秦师兄虽然功夫厉害,可他不如你抗揍啊。万一要是那什么蜂来蜇我,我躲秦师兄后面,肯定不如躲在你这皮肉比较‘贱人’的后面效果好啊。嘻嘻。”

    说完这话,她得意地笑着跑了。王落辰被她给占了便宜,哪里肯饶她?她一跑,他就追了上去。

    一边追,一边还嚷道:“你给我站住!站住!听见没有。好,不站住是吧?你最好别让我追上。不然,看我不打死你个小丫头片子。”

    “哇,要发生暴力事件儿了,秦师兄,咱们赶快去看热闹吧。哈哈。”他们俩一跑,卓应儿也追了上去。

    “喂,你们不等李英晨他们了?”见他们都跑了,想到李英晨他们还没出来的秦俊彦,在背后喊了一句。

    “师兄,等什么啊,反正他们待会儿也得去饭堂。哈哈……”就冲这句话,卓应儿这个小吃货,肯定是饿了。

    秦俊彦无奈地摇了摇头,朝身后的城堡式建筑看了一眼,向着顽皮的师弟师妹们追去。

    “啧啧,死到临头了还有心情嬉笑打闹。唉,这几个孩子,还真是没心没肺的家伙啊。哈哈……”

    等他们都走掉了,曲无涯也不知从哪儿冒出来的,对着他们的背影,阴测测地狂笑了起来。

    三人去得远了,不知道这家伙的幸灾乐祸。否则,必定又会对他进行一番冷嘲热讽。

    他们三个一路嬉笑着,去了饭堂。

    找好了位置,等领任务的弟子都回来,饭堂开了饭,他们照样儿该吃吃,该喝喝儿,一点儿也没有因为领到一个危险十足的任务而影响食欲。

    以这种大无畏的吃货状态吃了一顿饭。很快,他们几个就混了个酒足饭饱,呼喊着李英晨他们一块儿离开了。

    吃完晚饭,因为接下来的三天都是新弟子们做任务的时间,他们都不用到学院去上晚课,就聚在一起商量,今晚上床休息之前的时间去干点儿什么。

    有人说打牌,有人说练功,还有人说开会。

    王落辰却说,他想去飞行兽苑找云不归请教问题。

    请教问题也是学习啊,对于其他几个不爱学习的家伙来说,都觉得很没有意思,就没有同意跟他一块儿去的。于是,他便只好自己一个人骑了青云兽,赶去飞行兽苑了。

    到了兽苑,以兽苑为家的工作狂云不归,见到他这位,自己特别欣赏的弟子来了,非常高兴地将王落辰带到了他在兽苑大殿的办公室,亲自给他沏上了一壶好茶,陪他饮茶聊天。

    师叔如此态度,让王落辰有点儿受宠若惊,赶忙很谦虚地跟他说了一些打搅师叔休息了之类的客套话。

    云不归却说:“落辰哪,以后来这里不必客气。渴了就泡茶,饿了就吃点心,就把师叔这里当成家里一样就好了。”

    他这样一说,让王落辰放松了下来,他本来就不是一个善于客气的人嘛。

    接着,他便以一种轻松的语气跟云不归请教:“是师叔,那我就不客气了。师叔,其实我今天来是想向您讨教一个问题的。就是,飞行兽对人类是否具有攻击性?”

    “哦,这个问题嘛。其实我觉得你应该很容易就能想明白啊。”云不归略一沉吟,抬手给王落辰倒了一杯茶,说道,“飞行兽肯定会对人类有一定的攻击性啊。你可别忘了,它们本来就是外来生物,在最初没有被咱们人类给驯化的时候,可是吃了不少人呢。”

    “可是,它们现在不是被咱们给驯化了吗?”王落辰端起茶,品了一口,向云不归竖起大拇指,为他的茶水点了个赞,接着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