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管你承不承认,当自己的儿女声泪俱下向自己诉说她或他被人欺负了。身为人家的父母,你的第一反应必然是相信自己孩子说的是实话,并对自家孩子口中的那个欺负他们的“坏人”,心生怨恨。

    凭着当时心里生出的那种气愤和恨意,若是自己没有一个善于分析问题的头脑和一颗冷静的心脏,身边又没有人劝解和阻拦。身为父母的你,必定会像一头护犊子的野兽一样,暴跳如雷,张开血盆大口朝那欺负人的家伙猛扑上去。

    幸好,卓不群虽然也护犊子,但却不是一个十分鲁莽的人,也不是一个身边没有人劝解和阻拦的人。

    当他听完卓应儿的讲述,胸中怒火中烧的时候,气呼呼地对着五极学院的方向说了句:“曲无涯,你这个小丑儿,仗了谁的势,竟然敢欺负我的女儿?走,咱们马上回学院,将那曲无涯的武功给废了。好好替你们出出这口恶气。”

    “师伯、师伯。不要冲动啊。曲无涯那家伙本来就没什么武功,废与不废,他都是个废物,您又何必跟这样的小人一般见识呢?再说,我们昨晚也没有应儿师妹说的那么惨,其实,我们也有占到便宜的。”

    见卓不群动了真火,王落辰怕他真会去将曲无涯废了。那样的话,岂不是就将护法派和戒律派的矛盾给激化了?就目前的实力对比来说,这样做还是很不妥的。就赶紧上前拦住了卓不群,将昨晚的故事,按照自己这边没有吃亏都是自己这一方占对方便宜的原则,又给他重新讲了一遍。

    “真是这样?应儿,原来是你又给爹编故事。你这丫头,真是调皮。下次爹再也不信你的话了。”

    听完王落辰的版本,卓不群的火气小了些。细细细琢磨,就明白过来自己又上了女儿的当了,忍不住在她额头上戳了一指头,教训了一句。

    “嘻嘻,爹,我说的跟王师兄说的也差不多嘛。怎么到了您嘴里,我说的就成了编故事,他说的就成了可信的事实呢?爹,难道说在您心里,我这当女儿的,还不如他这当徒弟的亲?您可真偏心啊!”

    卓应儿说的也没错。她讲的故事,其基本内容的确和王落辰跟卓不群说的差不多,但这讲故事时所用的语气,配合的表情什么的就大大不同了。以至于让听故事的人听了,产生出了很不一样的感觉。

    再加上,卓不群爱女心切,听说有人敢欺负自己的女儿,本就先入为主的带了几分怒气,当然会受到卓应儿的煽动和蛊惑了。

    大家都有些明白这个道理,但却没有人挑明了讲出来。

    卓应儿也明白自己老爹最疼爱的是自己,却偏偏还是故意说出爹爹偏心的话里,借此来岔开有关自己刚才言语不实这事儿的话题,免得自己的老爹会惩罚自己什么的。

    卓不群哪里会不明白她的小心思,对她这种说法,只是瞪了一眼说道:“你师兄比你诚实,又比你用功,我当然信他的话了。你如果也肯学学你师兄,那我也会像信他一样信你的。”

    “哼,你爱信不信,我不跟你说了。反正,我就觉得,你,偏心、偏心、非常非常的偏心。走,师姐,咱们先走。让他们这偏心的师父和实诚的徒弟亲近去吧。”

    卓应儿才不想变得诚实用功呢,她听自己老爹又要给自己上课,赶紧拉起吴梦雪的胳膊,朝着自己的老爹强词夺理了一番,溜了。

    “这丫头。哈哈。真是拿她没办法。落辰,俊彦,以后你们都在一块儿学习修炼了,可一定要替我督促着她点儿啊。”

    对于自己女儿的顽皮,卓不群也没有什么好办法,只好任由她去。不过感觉女儿好像很听她师兄的话,就看了看自己左右的王落辰和秦俊彦,把这教导女儿的责任甩给了他们。

    王落辰和秦俊彦对视了一眼,都从对方的眼神儿中看出了责任重大、任务艰巨的神色,然后同时硬着头皮对卓不群说:“师伯请放心,我们一定尽最大的努力尽到师兄的责任的。”

    对他们俩的态度挺满意的,卓不群点了点头,就带着他们朝卓应儿她们追了上去。

    因为王落辰的昏倒,他们从祖庙出来的晚,此时五极学院的其他人,包括李英晨他们几个,都已经先离开了。

    所以,这一路上,卓不群随着他们一起回五极学院时,旁边没有闲杂人等,就不免说了一些自己人才能说的话。其中,就提到了跟欧阳司徒两家少年的这两次冲突这个事情。

    说到这个,卓不群也跟墨可一样提醒他们,让他们尽量少跟那些纨绔子弟起冲突。说是,他们毕竟是老祖的家人,跟他们冲突起来,弄出事情来,很难办。

    这倒并不是说卓不群怕他们,只是,他是怕有人会利用这些人做文章,给王落辰他们下套儿。

    若是对方很高明,一旦他们落入套中,或者就会惹上大麻烦,让别人无从解救。

    这的确是个让人值得注意的问题。

    单单和这些人冲突,的确是没什么的。大家都是少年,都是好勇斗狠的年纪,不免有些意气之争。

    只是,这些少年之间的争斗,跟成人之间的斗争不太一样。一般来说,最坏的后果也就是双方出现一些身体上的小损伤什么的,不会闹出人命。

    可大人就不同了,大人斗争起来,往往都是要以鲜血和死亡的出现,为斗争的最终结局的。

    若是卷入这种斗争中,一个不小心,就会出现无可收拾的局面。

    王落辰和秦俊彦自然明白这其中的严重性。因而他们都对卓不群表示,自己以后一定会当心的。即使跟他们再发生冲突,也一定会长个心眼儿,避免落入别人的圈套里去的。

    就这样,师徒三个一路谈论着事情,回到了五极学院。

    卓不群要去参加学院教授们的会议,就跟他们分开了。

    他走以后,王落辰和秦俊彦则是跟自己的两位师妹汇合,并邀上李英晨他们五个,一同去了师门贡献管理处。

    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

    为师门做贡献,是五极门对入门弟子的一项基本要求,也是一种基本考验。每个弟子都不可能逃避的。

    而至于说,因为跟掌管师门贡献其任务分派的陈不居有点小矛盾,担心他会借机特殊“照顾”一下自己这一条儿,显然是不能成为不做师门贡献的理由。

    因而,他们几人这一次还是硬着去了那里,准备接受自己那有可能比别人的难度更高的任务。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